我们本以为让梁璐牺牲色相,就可能让再世杰克上钩。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这其实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倒不是说梁璐的姿色不行,或者概率太小,而是这个再世杰克对于开膛手杰克过于痴迷,完全仿照对方的作案手法行事,导致二十多岁的梁璐直接被排除在他的迫害范围内。好在得知了这个坏消息之后我们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好消息不是梁璐得到了解脱,终于不用去当态度恶劣的站街女,而是我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再世杰克是怎么知道他杀害的的二个妓女身怀有孕呢?这个问题很关键,关键到如果我们真的想明白了这个问题,那可能我们就会知道再世杰克……

  “你们说……这个再世杰克会不会是皮条客?”梁璐问我们说。

  “对对对,他一定是!没有人比皮条客更了解妓女的身体情况了,这个再世杰克一定是个皮条客,他跟那些妓女有熟悉,所以受害者还不会有戒备,杀她们易如反掌!璐璐真是聪明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鲁德聪连忙应和说。

  “如果再世杰克是个皮条客的话,确实有可能了解到每个妓女的身体情况,而且那些妓女即便知道自己的同事被杀了,也不敢到警察局报案。她们可能躲起来,但是绝对不敢跟警察局合作,这种顾虑让再世杰克有了可乘之机,如果我们不赶快找到他,那他可能还要杀人!只是……”

  “行了,别只是了。现在时间紧迫,咱们赶快去警察局,把能找到的皮条客都查一遍吧!”梁璐这时候打断了我的话,她这个人做事就是这样雷厉风行。看着起身离去的梁璐,我也只能跟着她一起到警察局帮忙。谁能想到一个连环杀手能让一个城市再次掀起扫黄风暴,因为有上级支持,所以我们在一夜之间抓了上百个皮条客。其实这些人被称为保镖更为确切,因为他们都是有黑道背景的小混混,平日里主要的工作就是保证妓女能够拿到嫖资,而不是帮助妓女拉业务。那天晚上整个城市的警察忙到天亮,也没找到确切证据能够证实哪个皮条客是再世杰克。反正我们在结案之前不能放他们走,到最后看守所人满为患,从第二天的新闻来看,再世杰克还是逍遥法外。

  他一如既往的打了报警电话,告诉警方他的作案地点,让警方去收拾残局。这次的受害者与前几位死者一样被割开喉咙,并惨遭剖腹,肠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宫和腹部的肉被凶手割走。另外警方发现其颈部有明显的勒痕,据说周围的邻居说受害者死前曾呼救,但未引起注意。

  看着跟开膛手杰克完全一样的调查报告,我们三个人陷入了沉思。梁璐的猜测合情合理,可是为什么我们调查了那么多皮条客还是找不到再世杰克呢?当地警方追踪不到再世杰克的电话信号,并且告诉我们因为这三个站街女的从业时间较长,所以即便是经过认真仔细的调查,还是无法确认这三个人是否跟同一个皮条客合作过。这样一来我们似乎又走进了死胡同,现在想想当初开膛手杰克能够逍遥法外,跟他选择的迫害对象恐怕也有莫大的关系。妓女必定是弱势群体,并且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总是低调行事,除了嫖客和皮条客,不跟任何人来往。这些背井离乡出来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在这个城市里如同是藏在地下的老鼠,你知道她们的存在,也会在不经意间跟她们偶遇几次。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对于这种把自己的背景和生活现状深深隐藏起来的特殊群体,我们的调查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仿照开膛手杰克作案,那再世杰克他会对下一个死者做什么?”梁璐问我们说。

  g2酷-$匠@网5i永)久$免TE费看5.小;说☆;

  “他会用刀切开受害者的脖子!”我回答说。

  “就这样么?”梁璐又问。

  就这样么,她是受害者死的还不够惨吗?我看了梁璐一眼,发现她好像是有了新的想法,就回答她说:“在开膛手杰克的案卷里,第四个受害者被割喉,但未遭剖腹,而是死于左颈部动脉失血过多。由于犯罪手法不同,有人怀疑此案的凶手与前两起开肠剖腹的凶案并无直接关系。等第五个受害者凯萨琳•艾道斯被发现横尸在主教广场上之后,警方发现她除了同样被割喉剖腹,肠子甩到右胸外,她还被夺去部分子宫和肾脏。”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再世杰克对于开膛手杰克的案卷理解跟我们不一样呢?”梁璐听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问。

  我一听她这么问心想坏了,看来这个再世杰克的案子正在朝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发展,那就是案情扑朔迷离,让警方根本找不到头绪破案。我想我们的当务之急不应该是大量抓人试图从中找到再世杰克了,而是理清头绪,找到真正有价值的线索然后才有可能破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