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紫色男孩就是罗振成,可是他在同友网上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刚好跟死神给我们的名字一样也有可能。本以为我们跟踪他,等他作案的时候可以抓他一个现行,但是没想到罗振成是个小受,还是个捆绑受。他身单力薄,如果不把对方灌醉或者趁着对方熟睡下手,他是不可能成功杀人的,更不可能杀了几个人。既然无力杀人,所以我们判定罗振成不是我们要找的紫色男孩,死神让我们找的那个杀人凶手另有其人。可是我们在罗振成身上花的时间太多了,如果他不是死神让我们找的人,那恐怕我们剩下的时间就不够用了。

  好在这时梁璐还比较冷静,她让我们回想在网上聊天的每一个细节,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回想起什么蛛丝马迹。我想来想去感觉如果罗振成不是紫色男孩,那也没别人有太大的嫌疑。可是罗振成确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排骨男,说他用刀了多人确实不可能……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灵机一动,我感觉我们似乎把问题想偏激了。谁说杀人就一定要用刀子啊,美术学院的老校长画画都能让学生跳楼,罗振成也不一定非要用蛮力才能杀人啊!可是如果这个家伙不用蛮力杀人,他是怎么成为连环杀手的呢?我们在他家里也没发现毒药之类的东西……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就问梁璐说:“你那个窃听器还要不要了?”

  梁璐听了我的话一转方向盘来了个大转弯,她皱着眉头说:“你不早提醒我,那东西就一个,我领出来还要还呢!”

  酷}:匠}网4(首发6

  我看梁璐埋怨我心里也不痛快,可是突然间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就问她说:“你那个窃听器的有效距离是多远啊?”

  两路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最新的设备,只要电池有点,多远都能监听。”

  “那咱们这一路上也没有别的事情,要不你把它打开咱们听听?”因为梁璐在车里的时候不许我们放歌,路途遥远我嫌气氛沉闷,所以我对梁璐提出了这个要求。

  梁璐掏出手机扔给我说:“愿意听你自己听吧,戴上耳机啊,别烦我!”

  我真没想到现在的监听设备如此先进,插上耳机打开运行软件,果不其然听到了罗振成屋里的声音。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基石,泛滥之后就是人类窥探他人隐私的罪魁祸首。偷窥或者偷听能带来的刺激源自于我们的本性,可是这一次我小小的邪恶举措却让我们得到了大大的受益!

  我听到罗振成在听一档广播节目,这个节目叫听听我心,是一档电台主持人跟听众聊天的沟通类节目。听来听去发现电台的主持人开始讲述人生,面对着他的高谈阔论我都想给她打电话跟他讨论一番。什么叫人生啊,像电台主持人这样朝九晚五的普通人哪里知道什么是生命的意义啊?我们现在天天游走在生死之间,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我还没感叹造化弄人、命运多舛,他一个靠嘴吃饭的电台主持人凭什么告诉别人该怎样生活?就在我感慨的时候,我听到罗振成关掉了广播,他竟然打通了热心电话,跟电台的主持人交流了起来!

  这可太刺激了啊,如果是普通的听众,他们只能听到声音,不知道现在发言的是谁,就不会体会到我现在的感受。原来走进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如此其妙的一件事情,我倒要听听罗振成作为一个同性恋,会对人生说出什么独到的见解。

  可是跟和我聊天的时候一样,看上去非常内向的罗振成说出的话非常深奥。到最后他消极的言论让电台的主持人都跟他争论了起来,他问罗振成说:“你年纪轻轻知道什么叫人生,你经历过什么就敢断定生命注定是悲惨的?你有什么样的经历就敢在这里教训我,我告诉你,如果你没有经历坎坷,你现在的悲观论调不过是因为你太懦弱……”

  “我经历过什么?对,我承认我很年轻,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我经历的少!你说我懦弱,你了解我吗你就说我懦弱,如果你得知了自己患上了艾滋病……”

  听罗振成说到这里,我手中的手机都掉了。梁璐看我摔了她的手机,打了我一下说:“你要死啊,你干嘛?”

  我一抬手示意她闭嘴,我刚才听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我想我知道紫色男孩到底是什么杀人的了。

  “那个窃听器你先别拆了!”等我整理好思路,我对梁璐说。

  “为什么啊?”梁璐问我。

  “因为……因为罗振成可能有艾滋病!”我回答说。

  “什么?”梁璐听了我的话当时就踩上了油门,这辆鲁德聪租来的越野车急停把我们都晃得够呛,可是梁璐显然更关心我刚才说的话,她抓住我的胳膊问我说:“你怎么知道罗振成有艾滋病?”

  我看梁璐认真的样子知道她听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就回答她说:“我也不确定,咱们去医院查查当地艾滋病患者的病例记录,一切答案就都揭晓了!”

  “罗振成有没有艾滋病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坐在后座睡觉的鲁德聪,这时被梁璐刚才那么一急刹车给晃醒了,他揉了揉眼睛问我们说。

  “这还不好理解么,如果罗振成有艾滋病,那他杀人的方式就不是用刀,而是……”

  “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鲁德聪听到这里如梦方醒,他应和梁璐说:“咱们今天冲进房间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男人都没带套儿……”

  “你闭嘴!”我和梁璐实在是不想再次重温那个画面,齐声呵斥鲁德聪这个事后诸葛亮。

  第二天我们在医院通过复杂的手续,不出所料的查到了罗振成的艾滋病患者档案。当天我们就联系当地警方,把他带到了警察局。对于用自己的肉体传染艾滋病报复社会这件事情,罗振成供认不讳。看来他就是死神让我们找的紫色男孩,我们对他的判定一点错误都没有,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他是用这么一种特殊的方式在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