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真人不露相,别看平日里梁璐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这没想到她身上还有不少艺术细菌。我和鲁德聪都没看明白老校长的画,梁璐却在临摹的过程中明白了老校长究竟想表达什么。只是那副充满了负能量的画过于消沉,甚至可以让深陷其中的人产生幻觉,最后坠楼身亡。这要不是我们亲自调查出来的结果,谁都不会相信一幅画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魔力。不过我记得我当初在看《午夜凶铃》系列的时候,因为过于投入于剧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确实感觉到了身体不适。艺术的感染力有多强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想象不到的,但是生老病死却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阶段。我就知道死神让我们找到摄魂画家,可是找到之后怎么处理这个人他却没说。这样一来死神就让我们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如果对老校长的行为听之任之,那这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会继续创作,如果哪天在遇到一个知音,可能又要有人意外身亡。可是如果我们想要阻止老校长,我们以什么名义做这件事情呢?他和之前找到的那些杀人犯不一样,那些人都是犯法之人,抓到他们之后法律自然会制裁他们。老校长这种靠艺术渲染扰乱心智的方式,却无法用法律来判定他是否有罪。我们也不知道老校长为什么非要在这个公用的绘画室里面画同样的画,甚至不清楚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画会在别人心中产生常人难以理解的震撼。总之我们认为老校长间接杀人的过程有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特征,可是不管怎样这件事情都不能继续下去了,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方法阻止他!

  梁璐这个人做事喜欢简单粗暴,她当即决定去找老校长摊牌。要是老校长识时务,只要他答应我们痛改前非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要是这老家伙冥顽不灵、死不悔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梁璐会跟上级如实汇报我们调查出来的结果,老校长会因为涉嫌杀人被调查,别的不敢说,至少任何学校他都别想进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等我们找到老校长的住所,我们看到了一辆救护车。就在不久之前,老校长因为心脏病发作离开了人世。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死神的又一神来之笔,还是机缘巧合,凑巧老校长在我们正要跟他摊牌之前就寿终正寝。反正老校长走了,作为一个摄魂画家,他的艺术早晚有一天会被世人认可的……

  梁璐在我们回去之前拿走了老校长的画,可是还没等我们立刻,我们有收到了新的任务。我收到的名字是紫色男孩,梁璐这一次受到的不是一个地址,而是一个网址。等我们三个人登陆那个网站之后我心想这个死神真是够不着调的,他给我们的那个网站,竟然是个同性恋交友网!

  我们三个应该都不是同性恋,也不歧视同性恋。在我看来同性恋跟有人吃臭豆腐是一个道理,你不吃不能说别人吃就不对,可是你当着我的面前吃……我总是觉得别扭。现在看到这个同性恋交友网,我们三个多少有些尴尬。到最后还是我开口打破沉默说:“根据咱们以往的经验,死神给我发的邮件概括了犯罪嫌疑人的特征。这一次我收到的信息是紫色男孩,梁璐收到的网址也叫紫色男孩交友网。因为粉色代表着女同,所以这个网站的管理员就用紫色来代表男同。综合以上的这些信息,我觉得这一次咱们要找的人是一个男人,并且还是个同性恋,并且还在这个网站上注册了会员……”

  “所以这次就靠你们俩了!”我的话还没说完,梁璐就拍了拍我和鲁德聪的肩膀说。

  “什么叫就靠我们俩了啊?”我疑惑不解的问。

  “这还不好理解么?死神给了我们一个男同交友网的网址,那就说明这个网站上有一个连环杀手,正在通过网上交友的方式把男同约出来杀害。你们两个是男人吧?一人注册一个账号在网上给我约人,如果遇到了可疑的人就告诉我。到时候咱们来个引蛇出洞,这样一来紫色男孩不就抓到了吗?”

  8K更¤新最G快…}上酷}匠d/网

  “你说得轻巧啊,这又不用你约!我们又不是男同,我们怎么知道如何跟男人……反正要约你约,我不约!”我听梁璐这么说立刻反驳她,可是梁璐却盯着我理直气壮的说:“赵思齐,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所以只能你们男人来办!死神又不是只威胁了我一个人,愿不愿意在网上约男人你自己看着办!”

  这时鲁德聪也跟着帮腔,他对我说:“老赵啊,你别较真儿,咱们这不是逢场作戏么!都是为了破案,你要配合璐璐的工作啊!”

  我看到眼前的这个饼子脸真想给他一拳,只要有这家伙在,本来就对我颐气指使的梁璐会更加的猖狂,完全以我们的领导自居。可是思来想去我觉得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保全大局自己只能委曲求全,听梁璐一次。

  可是我不是男同,也没在网上约过网友,再加上心里明白我在网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梁璐看到,所以心理负担很重。硬着头皮虚构了一个身份之后,我开始在网上跟网友聊天。人都说现实是真实的,可是你看到的人性都是虚拟的;而网路是虚拟的,可是里面的人性却是真实的。匿名上网还要做另一个自己,我感觉自己还悲哀。更悲哀的是即便我抑制真实的自我,在网上主动出击,在男同的世界里我依然是个屌丝而已。好不容易聊上了一个网友,他那饥不择食的随性让我认为他很可能就是紫色男孩,等我们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之后,我发现他居然就在附近。于是我告诉梁璐需要她陪我去见那个嫌疑人,可是这是鲁德聪说他也约了一个网友见面,时间跟我一样。

  “你……不会就是肌肉小正太吧?”我看着鲁德聪的饼子脸说。

  “你怎么知道?”鲁德聪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