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璐这时候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们俩安静,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幅画,似乎从中看到了什么端倪。可是这幅画就要画完了,我也跟着观看了整个创作过程。这时候我已经看不出人脸来了,我能看到的就是有些凌乱的线条和变幻多样的色彩,你现在要问我这幅画想表达的是什么,我彻底答不上来了。我知道鲁德聪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从他穿衣服的品味来看估计他也不懂什么叫艺术。我们三个人当中在还有梁璐盯着那幅画看得最认真,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反正老校长画完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走了。像他这种目中无人的嫌疑犯是我们最喜欢的类型,等他走后我们三个又凑到那幅画前仔细观摩了一下,在我眼里那还是跟一彩色锅浆糊是的。不过梁璐却似乎发现了什么,她拿起老校长留在画板旁的画笔和油彩,坐到一旁开始临摹老校长的作品。

  你还别说,从梁璐一板一眼的样子中能看出来她绝对是学过绘画的。可是在画了差不多一半之后她放下了画笔,呼吸急促的看着画板上的线条,自言自语说:“我画不下去了……”

  “璐璐,这……这到底画的是什么呀?”鲁德聪看梁璐表情怪异,凑到梁璐身边问她说。

  “这不是一副画,而是几幅画合在了一起!”梁璐这时候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画板,到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这几幅画重叠在一起,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

  几幅画重叠在一起?这不可能啊!我们刚才躲在老校长身后眼睁睁看着他一气呵成,只画了这么一幅画,它怎么可能是几幅画重叠在一起呢?可是刚才看的时候我觉得这幅画里面有一张变幻的人脸,而鲁德聪告诉我他看到了一辆不停前行的汽车。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了不同的画面,只是一支笔靠着色彩的变化同时画出两张画,这种事情我闻所未闻,所以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梁璐这时候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她捂着胸口说:“你们都没看懂这幅画想表达什么,可是我看懂了,我现在感觉太压抑了……我……”

  梁璐这时候神色慌张,似乎都快流出眼泪,这是我认识她以来从没有看到过的情况。一直以来梁璐只有一个表情,能让她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这幅画到底有怎样的魔力?

  “你到底从这幅画里面看出什么来了?”我跟摸老虎屁股一样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梁璐的肩膀,算作对她的一种安慰。可是梁璐的内心显然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刺激,我也不知道她看到了多么震撼的画面,反正我能理解一个人如果真的遇到了可以激起内心涟漪的事情,那种情况下内心的波澜会有多么壮阔。

  经过反复深呼吸,梁璐才算是把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告诉我们说:“这幅画其实是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这也不是连环画,你怎么看出来是个故事的?”鲁德聪听梁璐这么说跟我一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梁璐道。

  “我都说了这幅画不是一幅画,是几幅画重叠在一起的!”梁璐显然有些恼怒,白了鲁德聪一眼说:“从这几幅重叠的画里面我看到了一个故事,虽然可能是我的猜测,但是猜得八九不离十……”

  “你看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啊?”我问。

  “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家三口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可是因为一起车祸,家中的父母离开了他们的孩子,留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梁璐说到这里居然哭了出来,虽然这个故事我没听完,但是我觉得梁璐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人脸、车、路……梁璐的故事中包含了我们看到的每一个因素。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梁璐能看出这幅画其中的奥妙,我和鲁德聪却看不出来。后来我才知道,看懂这幅画的人,都是孤儿。郭婷婷是领养的,从小她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跳楼的那个男生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特殊的环境造就了他孤僻的性格;至于梁璐,她的身世就更曲折了……

  等梁璐止住了哭声,她告诉我们说:“我想我知道为什么那些学生会跳楼了,我在看懂这幅画之后感觉非常的压抑,当我看到窗户时,我甚至恍惚的感觉那就是一条路……”

  如果这些话出自别人的口中,我会嗤之以鼻。可是现在梁璐这么说,我却非常肯定的认为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因为自从我认识梁璐以来,我就没见过她有其他的表情。她似乎是戴上了一个面具,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可是刚才梁璐崩溃了,我相信如果不是她的视觉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她绝不会让我们洞察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如果那两个跳楼的学生跟梁璐一样,在参悟透了这幅画想表达的真实内容之后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加之他们正好住在顶楼,所以一边想一边回宿舍,结果在进屋之后依然无法从那幅画里充斥着的消极情绪里面走出来,把窗户当成了通往另一条路的门……这时候我又想起了老校长对这幅画的评价:这幅画画的是一条路,一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路……

  现在看来一切都真相大白了,老校长就是摄魂画家,他的画能让看懂的人在心中引起共鸣,产生幻觉最后意外身亡。可是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那就是我们该怎么处理老校长呢?他跟那些杀人犯不一样,他的画能让人陷入消极的情绪当中这只能说明他是一个成功的画家,这并不犯法,甚至不算是碰触了道德底线。可是两个年轻的生命因为老校长的画就此灭亡,我们也没有正当的理由组织老校长继续创作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拿老校长怎么办呢?

  +.酷:'匠网永久k免_费看(小;说FX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