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指挥听梁璐这么说,立刻下达了命令。我们躲在指挥车里,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后来一切结束之后有个特警告诉我们说,穆一龙这个家伙太恐怖了。他让甜甜做他的观察员,两个人躲在快捷酒店楼顶上的牌子后面不停地向楼下开枪。一开始他还专门挑特警队员开枪,后来发现特警队员都躲了起来,竟然丧心病狂到开枪射击趴在窗边看热闹的无辜百姓。所以在此我劝告各位不要看热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固然是好的,要是没那个能力就不要再用自己的好奇心去伤害无辜的人了。反正在穆一龙开了十多枪之后,他才被击毙。甜甜看到穆一龙死了,当时就从快捷酒店的顶层跳了下来。这一对祸害精就此结束了他们罪恶的生命,我们也算是把塞外枪王绳之于法了。

  再会去的路上我忍不住想:甜甜一个花季少女,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让她的心里如此阴暗,做出诱惑狙击手杀人的事情来。我想让梁璐帮我查查,可是看到她冷艳的样子,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要是我提出这个要求会不会被她撅了面子。这时梁璐看了我一眼说:“甜甜的继父是退伍军人,她小时候可能被那个禽兽侵犯过……”

  “你怎么知道?”我听到梁璐说可能,这就说明她的话是她的推断,要是她说不出合理的解释,我可不会盲从她的观点。

  “你还记得被穆一龙杀掉的那个副市长吗?”梁璐问我说。

  “记得啊!”提起被穆一龙杀掉的那个副市长,我又有了一个新的疑问:穆一龙杀他干什么?边防站的人都讨厌穆一龙,算是跟他有过节。可是穆一龙第一个杀的人不是哨所里面的官兵,而是那个副市长。是因为穆一龙想要随便找一个试试手,还是因为那个副市长和穆一龙之间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过节,我也没搞清楚。现在梁璐提起了那个副市长,我问她说:“那个副市长怎么了?”

  梁璐看着我求知欲泛滥的眼神,闭上了眼靠在椅背上说:“他就是甜甜的继父!”

  我听了梁璐的话,半天沉默不语。凡事都有第一次,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打架……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不是所有都能接受的。自从穆一龙被击毙之后,我每天晚上都能在睡梦中听到一声枪响,我看不到特别清楚的画面,只是感觉自己眼前有一个人应声倒下,然后就从睡梦中惊醒。这时候我会感觉自己跟刚从水里出来一样,一身的冷汗让我瑟瑟发抖。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找心理医生看看,可是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我又收到了一封来自死神的电子邮件,上面的内容依然只有四个字:摄魂画家。

  画家?一个画家怎么会是连环杀手呢?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梁璐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她收到了一个地址,是一个美术学院,明天只要天一亮,我们就出发。

  我和梁璐的手机都设定了来件提示功能,所以只要死神给我们发邮件我们就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不过这个死神现在怎么也应该是个中老年人了,他却掌握着非常高超的信息技术。我们曾经试图让技术人员查出邮件的发送地址,可是技术人员告诉我们那些邮件是通过一个运行软件不停转发最后发送到我们手上的。即便是追踪到了地址,等我们去了哪里对方早就不见了。考虑到现在很多老年人连发短信都不会,我对于死神为什么如此善于在网络上隐藏自己的踪迹有着浓厚的兴趣。说实话,虽然前面两个案子我和梁璐顺利的找到了死神要找的人,可是这两次游走在生死之间让我对于日后漫无止境的追查生活产生了厌倦。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天天跟那些心理变态的杀人狂打交道,谁知道我们会不会一不小心被他们干掉?更何况死神行踪莫测,手段凶残,如果我们没有按时找到他要找的人,我们的家人受到伤害怎么办?所以我思来想去感觉最好的办法就是反攻为首,表面上专心追查死神让我们找的人,暗地里展开对死神的调查,争取早点把死神绳之于法,好让我们过上之前那种安定祥和的生活。

  只是这个死神也真是名不虚传,除了那一夜的近距离接触,我们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去跟进调查。所以现在我们只能乖乖听话,等待时机跟死神展开新的博弈。

  第二天在机场梁璐看到我和鲁德聪已经先到了,她盯着鲁德聪看了半天转过脸问我说:“是你带他来的么?”

  X酷匠网首发Y

  我看梁璐眉宇之间已经有了几分怒气,不敢跟她对视,一边转移目光一边点了点头。

  “你有病啊,带他来干嘛?”梁璐果然如我所料开始发飙,我在她彻底爆发之前连忙用之前早就准备好的理由让她无言以对:“他纠缠你两年了,你有办法甩了他吗?”

  要不怎么说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呢,我这一句话就让梁璐无言以对了,我趁着她没反应过来的时机,转过身对鲁德聪说:“来,带我们登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