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局长和梁璐听了我的话都陷入了沉思,看来他们也认为我的疑问很重要。如果我们能把这两个疑问解释清楚,那么我们就能找到罗中秀,救下鲁德聪的小命。梁璐皱着眉头坐在床上沉思不语,突然间她问我说:“今天是几号?”

  “七号,不,已经是八号了!”我看了一眼表,发现已经过了凌晨,所以这样回答梁璐说。

  “我记得罗秀中的孩子遇难那天,也是八号!”梁璐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我对她说:“今天是那个孩子的祭日,你说会不会是罗秀中在每个梅雨季都触景生情,然后跑到街上把雨衣借给游客,然后尾随游客到他们下榻的地方,等八号晚上再去找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那天晚上罗秀中没有杀害鲁德聪的原因,也正是这样,罗秀中才能找到这里。可是他会带鲁德聪去哪儿呢?”

  “坟地!”我立刻回答了梁璐的问题,然后对她解释说:“今天是那孩子的祭日,罗秀中一定是带着他抓到的游客去坟地给那孩子上坟去了。这也能解释清楚为什么罗秀中杀了那么多人都没被发现,他在深更半夜到坟地里杀人,然后就地掩埋。这是时间正常人都在睡觉,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到坟地里挖东西,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他这么做神不知鬼不觉,在奇异的时间诡异的地点做怪异的事情……”

  不等我把话说完,梁璐起身拉住老局长问:“公募在哪?”

  老局长立刻披上了雨衣表示要亲自带我们去,我们出了宾馆坐上警车,开出十分钟左右,我在车里就看到远处有火光闪动。我们立刻下车向有火光的地方跑去,没跑多远我们看到老罗站在一个坟堆前烧纸,他满脸的热泪,那痛苦的表情像是有人用刀在扎他的心一样。他盯着火堆不停地往里面放烧纸,口中还念念有词。

  *X更新最#K快!W上酷匠》,网^

  我之前没有参加过追捕行动,只知道跟着梁璐跑。梁璐看我跟着她,推了我一下,然后伸出手通过手势示意我三路包抄。等我们三个突然间同时跑向罗秀中,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我们的出现,还是一边哭一边烧纸一边叨念。我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反正梁璐和老局长一起把他按倒在地,然后用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我在坟堆旁边看到了装在麻袋里面的鲁德聪,这家伙被打晕了,不过还有气息。

  等我们把罗秀中带回警察局,通过审讯他对这九年来杀害游客的事情供认不讳。他交代的情况跟我们之前分析的差不多,等我们按照他告诉我们的地点挖掘,我们果不其然的在坟地里发现了九具尸体。

  小镇的老局长看到他们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立刻表示要报告给上级。我和梁璐找到了雨夜屠夫,知道自己完成了死神交给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决定立刻离开。等我们坐在返程的飞机上,看着劫后余生的鲁德聪睡得跟死猪一样。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就问梁璐说:“你知道那个当初撞死罗秀中孩子的游客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吗?”

  梁璐听我这么问皱着眉头说:“他是酒驾撞人,按理说应该坐牢。可是他当时没有逃逸,又赔偿了很多钱,好像最后只判了几年缓刑吧……”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之前听罗秀中不停地在叨念一句话,他是南方人,口音很重,再加上他声音小语速快,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搞明白他在自己儿子的坟前重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听了梁璐的话我终于知道了罗秀中对他儿子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应该说的是:“牙仔,阿爹给你报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