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抽第一根烟的时候,我本以为我遇到了雨夜屠夫。可是追查连环杀人哪有这么容易,原来是我虚惊一场,那个来找我们的人是梁璐的追求者,花痴富二代鲁德聪。给个笑脸当爱情的我见多了,可是向他这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还一如既往的情种我没见过。就在我抽第二根烟的时候,鲁德聪拒绝了我让他躺下睡会儿的提议不说,还主动给我讲起了他和梁璐相识的过程。

  原来我猜得没错,这个鲁德聪果然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巨富的二代。可是色是刮骨的钢刀,钱是惹火的根苗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不知道低调的鲁德聪频频露富,最后被坏人盯上,绑架了他跟他老爸所要巨额赎金。要说鲁德聪的老爸也真够狠心的,当时二话不说直接报警。等警察找到鲁德聪,穷凶极恶的歹徒用刀架在鲁德聪的脖子上要挟警方,当时刚进重案组的梁璐手疾眼快,一枪把歹徒击毙,救了鲁德聪的小命儿。从此之后死中得活的鲁德聪疯狂的迷恋上了梁璐,对她展开了近乎于骚扰的追求。

  “兄弟,我这叫知恩图报你懂么?我这条命是璐璐给的,说什么这辈子我也不能离开她!”看着鲁德聪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心想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人家不喜欢你,你死缠烂打还有理了?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踩灭了烟头回到屋子里继续看监控画面。可是直到天亮,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可疑人物。

  白天我们三个补了一天的觉,天一黑我们又开始对着八个显示器开始监控。长话短说,又是一夜蒙蒙细雨,又是一夜一无所获。这时候梁璐沉不住气了,她这一晚上喝了好几杯咖啡,本来就有些急躁的女警花现在显然有些暴躁,她拿着咖啡杯对我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太被动了!咱们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我觉得应该主动出击,用别的办法把这个雨夜屠夫给找出来!”

  我这一晚上抽了一包烟,这时嗓子都干得快冒烟了,可是还是感觉睁不开眼。这种状态下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自然想不出什么办法。我提议先睡觉,等我们补足了睡眠晚上再商议对策。梁璐想了一下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也没说其他的话,直接放下了咖啡杯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我和鲁德聪就睡在我们放显示器的房间里,这家伙睡觉又打呼噜又磨牙,给我烦的恨不得把袜子塞进他的嘴里。等到傍晚我才好不容易完全睡着了,可是没过多久就感觉有人推我,睁开眼睛一看,梁璐站在我床边对我说:“我想到办法了,走,跟我去警察局!”

  要说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原本睡得跟猪一样的鲁德聪一听到梁璐的声音突然间就醒了,他擦了一下口水对我们说:“你们去哪儿啊,我跟你们一起去!”

  “不行!”梁璐看鲁德聪醒了立刻皱起了眉头,她指着屋子里的显示器说:“你有你的任务,天一黑你就开始替我们监控。如果发现异常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

  tj酷y~匠3=网(首Q发Z

  要说梁璐的话对于鲁德聪来说就是圣旨,这一点都不为过。鲁德聪立刻表示坚决完成任务,我对于这个花痴现在也是彻底无语了。穿上鞋之后感觉脚底下凉飕飕的,现在是梅雨季,天天下雨,到处都是潮乎乎的。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带雨具,我看外面小雨依然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心想要是身上在被雨淋湿了那会更难受。这时我看到了挂在衣架上的雨衣,就告诉鲁德聪我先穿走了。人家一个土豪自然不会在意一件破雨衣,等我和梁璐出门之后,我问她带我去警局干什么,梁璐对我说:“咱们上次去查的所有警务档案太片面了,我觉得咱们一定还能找到更有用的信息!”

  “什么类型的信息呢?”我又问。

  “既然这个小镇上有一个被死神称为雨夜屠夫的杀人狂,没到梅雨季节他就会杀掉一个人,然后毁尸灭迹,那他一定是这个镇子上的人。这种定期犯案的连环杀手大部分都是精神受过刺激的人,他们一定是在梅雨季节里面经历了非常可怕的事情,这才造成了他病态的心理。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查看所有梅雨季节的报警记录,看看这些年里面有没有什么非常恐怖的意外发生。我想雨夜屠夫一定是受害人或者受害人的家属,所以只要我们找到所有的这类人,然后逐个排查,一定能找到雨夜屠夫!”

  我觉得梁璐的思路完全正确,这个小镇不过几百户人家,只要雨夜屠夫确实存在,那我们用梁璐的方法找到他的确不难。只是这几十年的报警记录非常多,堆在档案室里面还不好找,所以我们的工作量并不小。不过好在这个小镇的文献资料保存的比较完整,功夫不负有心人,等到快凌晨了,梁璐突然指着一个卷宗对我说:“你过来看!十二年前,一个游客酒后骑摩托车在深夜撞死了一个孩子,你说……这个雨夜屠夫会不会是这个孩子的父母?”

  我一听连忙过去看那个卷宗,一个十岁的孩子在深夜里面惨死,换做谁是父母都难以接受吧?我立刻表示很有可能,为了避免更多的伤害,我们应该立刻找到这个孩子的父母。因为如果他是雨夜屠夫,那在这个梅雨季当中,他随时都可能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