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老老实实躺着睡觉都能惹上麻烦,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话说我做了一个梦,梦醒时分却发现这个梦改变了我的所有生活。那个跟我一同被绑架的警花找到了我,她告诉我她知道死神的底细。我心想你知道你就抓他去啊,跟我这儿磨蹭什么。可是那个女警身上有一种不怒而自威的霸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不自觉地就想让她三分,所以我只能和和气气的问她说:“那你为什么不去追查那个自称死神的家伙,反而来找我呢?”

  女警花听我这么问脸一沉,皱着眉头对我说:“我只是说我知道他是什么来路,这并不代表我能找到他。你别跟我废话了,咱们回局里说!”

  我这是被逮捕了么?虽然我只请了半天假,虽然我很想回家休息,可是面对着如此温柔的邀请,我估计全世界的通缉犯都会自首。跟着一群警察坐警车,我感觉别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我知道自己的气场怎么看也不像是便衣,索性低下了头眼不见心不烦。到了警察局之后那个女警直接带我走进了局长的办公室,我心想直接被最大的领导接见这待遇可以啊。坐在局长办公室里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警察,他看到我之后显得有些失望,不过那种神色一带而过,他站起身伸出手来跟我握手说:“我是警察局长方子兴,你叫我老方就行!”

  我心想还是叫方局吧,连忙自我介绍说:“方局您好,我……我叫赵思齐!”

  这时候局长的秘书给我们端进来了两杯茶,等她出去之后我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最后还是领导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问我说:“那个……小赵啊,你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我如实回答,然后方局长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最后他看了带我来这儿的那个女警花说:“看来……小赵跟他也没什么联系哈?”

  我估计方局长口中的他指的就是昨天晚上自称死神的人,心想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打听清楚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以我斗胆问了一句:“方局,你……你知道死神么?”

  方局长听我这么问,沉吟了半晌对我说:“小赵啊,既然你已经卷入到这个事件当中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死神……是一个杀人嫌疑犯的代号,我跟他算是打过交道。”

  “那您……为什么不抓他啊?”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好在方局并不跟我计较,他苦笑了一下对我说:“这件事情啊,已经过去二十年啦!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警员,因为工作需要去外地开会。可是当我在外地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家里人神神秘秘告诉我能晚点回来就尽量晚点回来,最好别回来了!我听他们这么说当时就觉得好奇怪,平白无故的他们为什么不让我回家呢?这个疑问还没有消除,家里人又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如果是工作需要不得不回来,那也行,可是千万不能穿警服,一定要穿便装回来!我当时是越听越糊涂啊,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不让我回家又是不让我穿警服的。最后我家里人跟我解释了一番我才知道,那段时间在我们市出现了一个专门杀警察的杀人狂,从片警到刑警,只要是穿警服的人被他盯上,那无一幸免,全都是一刀毙命!截至我家里人给我打电话那天,已经有十多个警察倒在了那个杀人狂的屠刀之下,所以当时在我们市没人敢穿警服上街!”

  方局说的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过任何事情到了民间之后就会被夸大渲染,所以我并不完全相信。现在官方跟我讲述这件事情,我没有不相信的理由了。不过警察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带着枪的,他们在明杀人犯在暗,被人突袭身遭不测也在所难免。所以我这时还没有开始惧怕方局口中的那个死神,可是方局长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就听他继续说道:“十多人丧命,还都是警务人员,上级对这个案件非常重视,成了一个专案小组。可是就在专案组到达咱们市的当天晚上,全组的人都被那个杀人狂杀了!他还在墙上留下了一句话: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不过我会回来的。另外那面墙上还插着一把猎刀,经法医鉴定,所有的死者都是被那把猎刀所害。上级派来的精英团队在一夜间同时遇害,这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调查了。你说老百姓遇到了危险找警察,可是警察要是遇到了危险该找谁呢?最后上级不得不明确指示:任何警员在任何条件下遇到疑犯,都不得擅自行动,必须立刻向上级汇报,等待支援。这件事情流传到民间沦为了笑谈,大家都说这没想到警察居然也要报警!”

  *-酷匠Vj网●永久…免费看i小h说~4

  我看方局长说这番话的时候有些激动,等他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继续说道:“从此之后,那个杀人狂就有了一个绰号,叫做死神。我们把长达一年多的追捕工作命名为死神追捕行动,可是到最后死神杀了二十多人,依然全身而退,我们的这次行动,就算是失败了!我刚刚得到消息,证物科的同事告诉我,作为追捕死神行动的重要物证,那把猎刀不见了。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二十年前我们就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二十年后科技如此发达,我们还是对那个自称死神的家伙无可奈何。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怎么就跟一个幽灵一样难以捉摸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