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是威力不够啊。要是先天剑灵的话,恐怕直接能秒杀了这个狼王。

  是的,先天剑灵的威力十分强大。

  万物皆有灵性。而剑灵,就是剑有了意识,能够像人一样自主修炼。剑灵又分为先天和后天。先天剑灵是用来铸剑的铁石内蕴藏着无穷的灵力,因此铸成剑之后,就会形成剑灵。

  而后天剑灵,就是指人强行把元力灌输进剑中,自然而然地,剑灵便会产生。

  不过相比后者,前者要更加厉害。因为前者可以化形,自主攻击,而后者只能保持剑的状态,并且对剑主元力的消耗很大。剑中的元力耗光了,就跟普通的剑无疑。灵剑宗的人只有去比较远的地方时才会给剑附灵,然后御剑飞行。这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御剑术”。

  虽然一击没有击杀狼妖,但也重伤了狼妖。

  男子有些吃力地垂着双臂,头朝下喘着粗气。

  刚刚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的全力,可仍然没有击杀狼妖。他已经有些绝望了。

  他缓缓倒下。

  狼王有些得意,仰头长啸。

  “畜牲罢了。”宫流云冷笑道。双脚用力陡然一蹬。踏莲步法施展开来。矫健的步伐十分轻盈,空气中似乎有台阶一般,宫流云用力踏着空气向上,一直到达狼妖的头顶。

  他的眼神同狼王一样冰冷。

  狼王似乎是感觉到了挑衅和威胁,恼怒地挥起左爪,似乎想把宫流云拍倒在地。

  金龙翔天。再次催发内力,宫流云轻松躲过了这一击。

  看了一样昏倒在地上的灵剑宗的男子,宫流云决心发挥出全部实力,速战速决。

  “降三世明王之忿怒心。”

  快速捏了一个手印,宫流云在心底默念。大量的元力赫然涌入他的体内,他似乎感觉到身体十分充盈,肌肉更加有力了。

  这时,左眼的封印因为庞大的精神力的暂时寄存而被解除了。

  暗金色的眼瞳露了出来,瞳孔内隐隐有朵莲花在绽放。

  “糟糕,洞彻天瞳显露了出来。”宫流云心说不好。

  而看到暗金色瞳眸的宫流云的那一刹那,狼王惊异了,它隐隐感觉到这双暗金色的眼有吞噬它心智的能力。

  “南无阿弥陀佛。”

  与宫流云对视后,狼王顿感周围有几千个和尚在诵经,它十分头痛,肌肉暴起,似乎在忍受痛苦的折磨一般。

  狼王嚎叫着,巨大的双爪不断拍击着地面,激起许多石屑。

  隐隐能看到有血水从狼王的眼眶中流出。狼王先是身负重伤,再经历洞彻天瞳的幻惑,一声不甘的哀嚎久久回荡在森林上空。

  “砰!”

  巨大的狼身倒地,再次激起地上的尘土飞扬。宫流云微微用手遮了一下飞溅过来的石子。他可不想因为杀一只妖王就毁了相。

  宫流云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就解决了妖王。

  不过他并不得意,因为这是发动了洞彻天瞳的幻惑效果。在没人的地方倒是可以用这招。不过如果有人发现了宫流云修炼成洞彻天瞳,必然会觊觎万分。

  宫流云缓缓落地,把倒在地上的男子抱了起来,将他放在一棵树下。

  他又捡起男子的剑。

  这是一柄青铜长剑,剑身与剑柄都是用青铜打造的,不过做工十分粗糙,青铜也含有很多杂质。宫流云握起这把剑的时候感觉到两头不平衡。不过剑锋倒是十分锋利,微显锋芒,算得上地元级兵器了。

  宫流云拿起剑就走向狼王的尸体,开始了对尸体的解剖,也就是战利品的收割。狼王的毛发,骨头还有眼睛等等都是十分值钱的。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妖丹。妖丹在狼王的心房位置,要取妖丹,至少得把狼王的胸膛剖开。

  过了一会儿,宫流云满身鲜血的从狼王的尸体里钻了出来,狼狈得很。

  不过他的手上拿着一颗宝蓝色圆润的珠子,在暗淡的月光下绽放出耀眼的蓝光。许多元力在珠子四周缭绕。

  宫流云擦了一下满脸的鲜血,将妖丹收进了囊中。

  这时,树下的男子睁开了双眼,一眼就看见了满身鲜血的宫流云。

  他一愣,然后说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狼王已经被我杀了,不过这妖丹我得留着。”

  男子并没有表现出遗憾的样子,反倒是释然地往后一靠靠在身后粗壮的树根上。

  “你拿了便拿了,反正狼王是你杀的,与我并无多大关系。只要除掉这个祸害,我便心满意足了。”

  宫流云暗生敬佩之心。“前辈不愧是灵剑宗之人,一颗坦荡侠义的心令晚辈敬佩万分。要不是前辈之前重伤狼王,我也不可能击杀狼王。”宫流云谦虚地说道。

  其实按辈分来看,宫流云是千佛宗宗主,而他不过是灵剑宗的弟子,哪怕再高级点是个护法或者宗主的剑侍,也仍然和宗主相差甚远。不过眼下为了不暴露自己,宫流云只得这样说道。

  “你说笑了小兄弟,我是学艺不精才没有干掉狼王,传出去实在丢灵剑宗的脸,枉我一个天段剑修,连一个妖王都打不过。不过小兄弟你这么厉害,是师承何派呀?”男子看向了宫流云,略带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少年。

  “千佛宗。”宫流云毫不避讳地说道。因为千佛宗换宗主的事情还并没有传出去,目前只有千佛宗内部的人知道。男子恐怕只会把他当做一个内门弟子而已。

  “千佛宗,怪不得。说起来,千佛宗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晚辈不知前辈的名号是?”

  “白逸尘。灵剑宗剑阁高级剑侍,天段剑修。以后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来灵剑宗找我。”

  “那晚辈就在此多谢了。”宫流云笑着说道。没想到此次秘山森林的修行,不仅把青瞳进阶成了洞彻天瞳,还收获了一枚妖王的妖丹,更重要的是还让灵剑宗的人欠了他一个人情。换作是别人,早就偷着乐了。更何况白逸尘还是剑阁的剑侍,假如以后自己想修剑道,问他借几本天元级的剑术谱来看看也是十分不错的。而且有时候自己不得不隐藏实力,能借天段剑修的手来消除障碍也会使自己未来的路更好走一些。

  宫流云在心中暗自想道。

  湖泊轻轻地喘息着,像是还在睡梦之中。湖畔幽暗的林中传来一只猫头鹰阴森忧郁的叫声,那叫声突显出湖面的幽静。

  惨白的月光下,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在湖畔清洗着衣物,露出了他那略显削瘦的身躯。

  左肩上,一个火红的太阳图案的标志赫然呈现。

  ^(最2新3章-节r-上酷匠网}G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