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天给自己递来的合同,宋倾城水灵的双眸中划过一抹惊诧。

烟雨赌石场,送给自己的礼物?

宋倾城虽说没参与家族生意,但一切看在眼里,懂的自然懂。

一个南城赌石场就让母亲气急败坏了,更何况价值在南城十倍之上的烟雨?

再加上南城赌石场就在刚刚才被烟雨收购,这烟雨的价值真的太大了,大到宋倾城都不敢往下想了。

一把将秦天递来的合同推开,宋倾城不悦的对秦天道:“秦羽,都什么时候了,别开玩笑了。”

她可不相信,自己那无能老公真的拿下了烟雨赌石场。

刘曼显然也没相信,她依旧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香气,整个人失落到了极点。

只有宋伟张口狂笑了起来,边笑边挖苦道:“秦羽,二叔我现在是真的打心眼里有点佩服你了。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真到位。要不是红庄已经放出话来,说你只是他们的一颗弃子,我都差点要信你了。”

秦天没有搭理宋伟,依旧深情地对宋倾城说:“倾城,知道我在拿下烟雨赌石场后,为什么还要收购南城赌石场吗?”

“闭嘴,傻小子你醒醒,别演了,你看有人信你吗?”宋伟有点不耐烦了,其实他心里也气得很。本来和李家说好了,将南城赌石场搞到手,李家会交给他经营,现在到嘴的鸭子飞了,还要听一个废物在这演戏泡妞,他真想立刻捏死这烦人的家伙。

但秦天就像是当宋伟在放屁一样,继续用深邃的眼眸对宋倾城说:“因为……”

“干他,黑子给我弄死他,把他给我绑了,送去李家请罪!”

宋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秦天,今天他带来自己最强的保镖黑子,就是为了擒拿秦天。

一声令下,黑子宛若一头黑豹呼啸而出,一记小擒拿手直接探向秦天的手腕。

很快黑子就擒住了秦天的手腕,但秦天只是简单的左手一抖,就挣脱了黑子的擒拿。

紧接着秦天左手一扬,不给黑子反应的时间,就一手薅住了黑子的头发,将黑子死死的按在了原地,任他如何挣扎,竟动弹不了分毫。

秦天向黑子翻了个白眼,说“兄弟,我这和心爱的人表白呢,能不能严肃一点?等会再陪你打,行不行?”

说完,秦天才恢复了深情,继续对宋倾城说:“烟雨赌石场,南城赌石场,烟雨南城,我将他们合并,就是想告诉你。往事如烟,唯有倾城。不管你们宋家怎么不待见我,你怎么看不上我。当我入赘宋家那一刻,我就真的喜欢上了你,为了你我可以像条狗一样委曲求全,也可以像头狼一样拼死守护。什么烟雨,什么南城,在我心中都比不上你的倾城一笑。只要你开心,我做什么都值得。”

说完这一大段表白,秦天自己都尴尬了。

倒不是他真的爱上了宋倾城,喜欢上了自己的嫂子。而是因为叶红狐的话点醒了他,他只有扮演一个绝对的痴情汉,才能掩护自己的身份,继续留在宋家执行任务。

哥哥的生死固然重要,但秦天同样没有忘记关将军交给他的任务,那是国家的任务。

虽然秦天桀骜一世,当初为了那个令他心碎的女人,甚至做了出格举动,一手建立了令西方世界闻风丧胆的天门。

但他始终有家国情怀,他既然接受了这个查探宋家之秘的任务,他就一定会坚决的去完成。

宋倾城看着这个男人愣愣出神,哪怕明知道这合同是假的,她依旧被打动了些许。

“秦羽,行了,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事已至此,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如果不想彻底害死我们宋家,你现在立刻离开。”宋倾城直接对秦天说。

秦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宋家真是没一个人看得起他,没一个人相信他的能力啊。

收起合同,秦天随手拎起黑子,将他远远的摔在了一旁,然后起身上楼。

楼上有一个储藏间,那里就是他的卧室。

“秦羽,你以前虽然窝囊,但脸皮没这么厚,现在的你就是一条癞皮狗。你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刘曼的下场!”终于缓过神来的刘曼对着秦天就冷喝道。

说完,她就拿出手机准备喊人,今天她要彻底打残秦羽。

他们宋家是缺男人,但缺的是有背景有势力的豪门大少,而不是秦天这种有点三脚猫功夫就自以为是的小人物!

刚要喊安保,刘曼的电话突然就响了,她接起了电话。

“变更了?南城赌石场法人变更了?”

“是叶红狐吗?”

“什么,法人是秦羽?”

“啊?烟雨赌石场的法人也是秦羽?”

……

挂断电话,刘曼震惊地看着秦天上楼的背影,那张熟透的俏脸胀得通红。

终于,她鼓起了勇气,说:“那个,秦羽……我们聊一下。”

秦天驻足,缓缓扭头,看向曼妙身姿微微颤抖的刘曼,咧嘴一笑,说:“那个,岳母大人,我有点累,先睡了,你能不能去做顿饭,等我睡醒了吃?”

刘曼气得花枝乱颤,自己这一家之主什么时候轮到上门女婿指使了啊!

但在没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她又不好轻易发火。

目送秦天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刘曼立刻来到了书房,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一切都在秦天掌控之中,秦天已经悄悄来到了不远处,他的听力远超常人,刘曼打电话的内容一切都被他听在了耳里。

“赵旭日,到底怎么回事,秦羽怎么又出现了?”

“我不是让他彻底从杭城消失的吗?你不是说顺利完成了,那现在这个秦羽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好,晚上九点,罗马皇宫见,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