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之后,赵信是完全没有了一点睡觉的欲望,此刻他心里充斥着疑问,紫舞那天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还有这么些天,它一直在哪里呆着。

  “紫舞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赵信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紫舞剑,对紫舞问道。

  “主人,我...”

  紫舞犹犹豫豫,似乎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也让赵信更加好奇,他于是继续问道,“怎么了,紫舞,有什么你就说出来,我会理解你的。”

  听到赵信这样说,紫舞似乎放心了,它跳出了赵信手里,在空中旋转了起来,“其实,是因为上次见主人你实在是太过胆小,所以我才想离开你,让你自己锻炼一番,不想让你太过依赖与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紫舞这么一说,赵信总算是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过胆小懦弱,依赖紫舞剑,所以紫舞剑才会离开,锻炼自己的意志,而恰好紫舞剑离开之后,自己也受到了不少的挫折,也算是成长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赵信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最s9新☆'章S节:上,F酷H匠网4‘

  “主人你现在不怪我了吗?”

  紫舞语气小心的问,在赵信说了不怪之后,它高兴得又飞回了赵信手中,赵信也慢慢将其攥在手中。

  “那这次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呢又?”

  紫舞“嗤嗤”一笑,“主人,你还真笨,我和你心意想通,当然能感觉到你的危险,如果我当时不赶到的话,主人岂不是危险了。”

  赵信摇头一笑,心想自己还真是的,这一点都忘记了。一直聊了很久,赵信才困睡过去,只是在他睡着之后,手中一直是紧紧捏着紫舞剑,不愿放开。

  唐氏别墅内。

  唐不换眉头紧锁,虽然儿子已经被解救回来了,这让他很是高兴,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五个手下居然只有两个回来了,另外的三人却是完全没有了消息,也不知此时是生还是死。

  空旷的大厅里,唐不换来回的走动,他在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这时他周围的管家福伯,慢慢开口道,“老爷,估计是凶多吉少了,看来那几个小娃娃还有些门道。”

  福伯已经是白发苍苍的年纪,身体微微佝偻,看上去风烛残年,说话的语气也很是缓慢,但是如果你仔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其实他眼中蕴含着无边的气势,只是一般人难以发现而已,这也是所谓的气势内敛。

  唐不换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地步,福伯功不可没,可谓是为唐不换解决了无数生死难题。

  “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唐不换叹气着说,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心力交瘁了,生意上的对手不断紧逼,现在儿子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情,实在是心累不已。

  福伯望着唐不换那踌躇的脸色,不禁提议道,“老爷,依我看不如出动,杀手组前往,如果老爷认为那几个小娃娃必须除掉不可的话。”

  杀手组,这是唐家的一张绝命王牌,不到关键时候,是绝对不会轻易动用的,而且这个王牌一旦出手,就从来没有失手这么一说。整个杀手组一共只有十个人,是唐不换花重金从杀手组织买回来的,这十个人从跟着唐不换开始到现在,一直是不增不减。

  “杀手组啊...”

  唐不换似乎有些犹豫,一时没有答应下来,他在思考着。福伯也没有出言打扰,只是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好吧,派他们去吧,不过先把一切都查清楚,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务必做到干净利落。”

  福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了。

  剩下的时间,赵信开始抓紧练习篮球,已经是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起码现在和班上的男生一起同场玩耍,不会拿求紧张,上篮也不慌乱了,只是可惜的是,投篮的命中率还是那么一般,当然这已经是他很努力的效果了。

  自从上次教训过唐金生之后,赵信发现对方就低调了许多,见到赵信再也不那么嚣张了,不过赵信头疼的是,沈思雨对他的态度依旧那么冷漠,他至今也不懂为什么,不过经过这段时间,他也已经是看开了许多。

  星期五的时候,赵信去俱乐部训练,进门的时候碰到高树,高树问他最近谭珍珍怎么样了,对此他也是不知情,没能给高树什么答案,因为他也好久不联系谭珍珍这个上司了,或许他本就是一个不合格的下属。

  卧底任务到现在也已经是过去了很久时间,自从联系到一个林小虎之后,赵信也没有什么进展了,奇怪的是谭珍珍也没有再催促他了,上次龙虎帮和义帮的大战,他也是有所耳闻了。在赵信的心里,他当然是希望义帮能够赢得胜利。

  让赵信比较满意的是,在被他威胁一番后的阿龙,立刻便带着杰帮的一干人等归顺了他,从此天龙帮的实力又壮大了一分。关于木人桩的训练,赵信还是根据网络视频来进行的,老鼠看过赵信练习,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好像是觉得赵信练习得还可以的样子,这不禁让赵信信心又多了一分。

  抓住周末的时间,赵信又和宝儿腻在一起,温存了一番,带着宝儿去了王奶奶那里坐了坐,然后去浅水湖逛了一圈,心情是大好,生活这样有节奏的过着,似乎没有什么风浪一般,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一切的风暴将会来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