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这么久,怕是早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赵信这下午也是懒得再去学校了,虽然这是第一次无缘无故就逃课,但是他心里却是并没有多少担心,就算明天去学校,班主任会找他谈话,他也有办法解释过去。

  老头走后,赵信依旧靠在椅背上,呆呆看着远方,情侣们都是只顾着谈情说爱,根本没有人会注意赵信,下湖寻剑,这还真是个奇葩的提议,但是那个老头的神秘感觉,让赵信心中又有些冲动。

  时间慢慢流逝,太阳光洒在湖面上,湖面波光粼粼,渐渐地那一轮红阳开始出现,观赏的游客也慢慢的离开了,下湖寻剑,赵信心里决定了,但是也要等到大家都走了以后他才会动手。

  不然别人还以为是自杀,一定会把赵信给捞起来呢!

  等到晚上的时候,赵信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他于是把手机放在木椅上,还有项链也从脖子上取了下来,紫舞剑已经被不小心给弄丢了,可不能再把项链也给丢了。走下凉亭到湖边上,赵信纵身一跳,身体落入了湖中,虽然他的水性不是很好,但是下潜个一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夜晚的气氛十分寂静,没有飞鸟的鸣叫,也没了人群的谈话声,湖底黑漆漆的,赵信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双手慢慢摸索着,下潜了一会儿,他终于摸到了淤泥,还好湖水不是那么深。冰冷的湖水在赵信的身体上擦拭着,刺激着他的皮肤,周围似乎有一些他不知道的生物在窥视着他,他心里有些悚然,但是却没有放弃。

  已经都下来了,那么就还是坚持一下吧。这时老头的话又让赵信有了一丝坚定。

  淤泥摸在手里软软的,但是除了石沙淤泥和水草,赵信并没有摸到什么其他的东西,一分多钟以后,他探出了湖面,大口呼吸着空气,抬眼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水中潜行了很远。

  气缓足了之后,赵信再次把脑袋埋入了水中,双手向下潜去,继续摸索,这一次他没有把范围扩大,而是就在原地自己找寻了起来,那些淤泥之中仔细的摸寻着。

  突然,赵信摸到了一个金属似的东西,顿时心中一阵激动,难道真的是紫舞剑!他当即使劲扒开淤泥,把那个金属东西紧紧捏在了手里,然后就开始一个劲的往回游,他要马上上岸看看,这个到底是不是紫舞剑。

  使劲游到岸边,赵信爬上了岸,抖了抖身上的水渍,然后上了凉亭,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木椅上,凉亭内灯光的照耀下,一把小刀静静的躺在那里。

  它不是紫舞...白高兴了一场,赵信顿时失望透顶,他抓起小刀就要把它丢进湖里!但是突然之间,他的手停住了,等等...这把刀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赵信连忙收手,把刀拿到自己的眼前观察了起来,慢慢抚摸着小刀,这好像是...这不就是戾龙的那把刀吗,这就是的。没想到没有找到紫舞剑,居然会找到这把证物刀,还真是巧了,难道那个老头说的话,就是为了让他找到这个刀吗?

  好神秘的老头,好像知道很多事情的样子。

  虽然找到了小刀,但是上面的血迹、指纹早已经被湖水浸泡的消失殆尽,根本不能当作什么证物了,也就说现在找到了也没有什么的意义,赵信本来想把刀就这么丢了算了,但是想想还是没有这么做,他把刀收了起来,带上项链手机,离开了凉亭。

  身上湿透了,走起路来都很是难受,现在赵信迫切需要换衣服。回家之后洗澡换了衣服,赵信就上床躺着了,这么长的时间,还好家里有个洗衣机,否则每天要自己手洗衣服,他早就崩溃了。

  把手机拿出来开机,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当时赵信正是从学校跑出来,心情是极其差,根本没有管是谁的电话,直接就没有接通,但是对方过了一会儿又打过来了,赵信烦了直接就把电话关机了。现在赵信才发现,这个电话是萧蓉打的。

  又一次没有接萧蓉的电话,那个娘们估计是被气疯了。不知为何,从浅水湖回来之后,赵信的心情好了许多,或许是因为找到了小刀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老头的话。于是,赵信就把电话给萧蓉回拨了过去。

  “谁呀,老娘正忙着呢!”

  萧蓉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火爆,根本不管是谁的电话,就是直接这么吼道。

  “赵信...中午给我打电话干嘛呀?”赵信也懒得在意,这个娘们就是个暴龙兽,迟早会对自己服服帖帖的。

  “靠!你个混蛋,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居然跟我关机,你是越来越胆大了啊!”

  这丫的什么话吗,他关机不关机管她什么事呀,管的也太宽了点,赵信于是说,“有事没有,没事我挂了!”

  “找你有事,别挂!”

  5:酷,匠=?网{%永h(久W‘免费看/小w7说H

  切,现在知道服软了吗,对付这种女人就得强势一点,给她点颜色就开染坊。赵信心想还是宝儿听话多了,不过就是身材比萧蓉要差了一些,而且也没有萧蓉成熟,看来想要完美的女人是不可能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耳朵图图说:

  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说说,真心求支持!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