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信按着自己的感觉一直跑,一直跑到上气不接下气才总算是跑回了原处,他连忙拿出手机在地上照了起来,在哪里呢?找了半天,赵信都没有看到紫舞剑的存在,他不禁又扩大了搜索范围,可是一番下来,还是无所发现。

  紫舞剑不见了!

  这下子赵信是真正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了,他的脑子中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拿着手机,到处照来照去,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在路上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点撞到杆子上。

  紫舞剑不见了,接下来该怎么应对麻烦,酒吧以后有人闹事怎么办?反天联盟的事情怎么解决,还有戾龙的仇恨,唐金生的事情,这一切都该如何解决。难道就是仅凭借警方调查员这样一个身份么。

  唉,看来一切都要回到从前了...一直走了不知道多久,赵信才停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明天早上还要上课,就算是紫舞剑丢了,还是要去学校的。现在连方向都不知道,赵信往前了一段,拦上一辆出租车。

  报给司机地址后,赵信拿起手机看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有一个未接电话,居然是萧蓉打过来的,时间就是晚上,不过那会他应该是在医院,所以没有接到电话。

  萧蓉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难道?会是闹鬼案有了线索吗?赵信心想现在是否应该给她回个电话,就是不知道这么晚了,她会不会已经睡了。

  “兄弟,擦擦吧。”司机师傅这时从前面递过来一个毛巾。

  赵信刚才在雨中淋了许久,头发衣服早就湿透了,他接过毛巾感谢了一句,“谢谢了。”

  这年头好人还是存在的,赵信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想着,擦完之后赵信把毛巾还给了司机师傅,然后拨通了萧蓉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萧蓉的手机铃声,不过唱了半天却就是没有人听电话。就在赵信快要失去耐心,要挂电话的时候,萧蓉的声音总算是响起了。

  “喂...谁呀?”萧蓉的声音迷迷糊糊,听上去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你打电话给我干嘛?”赵信也不管那么多,直接问道,反正他现在心情不好。

  “有病!你谁呀?”萧蓉骂了一句。

  我擦,这下赵信是火气也上来了,这娘们嚣张什么,难道还想尝试一下被强吻的感觉吗。

  “我是赵信!你才有病,你不是给我打电话了吗?”赵信对着电话咆哮了出来。

  对方的语气是更加高了,足足是提高了好几十分贝,“赵信你这个混蛋!老娘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说啊!为什么不接电话...”

  赵信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赶忙把手机拿远了一些,过了一会儿,等对方消停了一些,他才继续道。

  “骂完了没有!”不就是没接电话嘛,有必要这么激动,何况也不是故意不接的。

  萧蓉应该也是骂累了,这时语气已经恢复了一些,“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当然这个问题,她还是没有放过。

  “我晚上的时候在医院,所以才...”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萧蓉突然急急忙问道。

  萧蓉的语气让赵信有些怀疑,怎么一说自己受伤,她居然这么紧张,难道说她...这也太快了吧,自己的魅力真的有这么大吗?不管了,要是真的,以后找机会把这个暴力警花也给吃掉,想想感觉也是不错的。

  “嘿嘿,这么关心我干嘛...”赵信语气猥琐调侃道。

  “谁关心你了!”

  不承认赵信也不戳穿,这种让人尴尬的事情,适可而止就好了,“哦,那是我误会了。”

  w酷$匠√{网唯U一W正Q版,其T'他|F都是盗rg版

  “你本来就是误会了。挂了!”

  “喂,你还没说有什么事情呢!”赵信急忙问,可惜对方已经挂了。再打过去,她是怎么也不接了。

  靠,这叫什么事情呀,今天怎么谁都欺负自己,先是一把剑,现在连萧蓉也欺负他,真是悲剧的人生啊!

  “小兄弟,你怎么了?”司机师傅这时候问道。

  “没怎么...”虽然心里一堆烦心事,但是讲给司机师傅听,又有什么用呢。

  司机师傅这时候语重心长的教育道,“小兄弟啊,年轻人谈恋爱总有个争争吵吵,迁就一下什么都解决了,我和我老婆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经常吵架,严重的时候都闹得分居了,十几年了不还是过来了,现在我们之间就很少吵架了,什么事情都会好好商量。”

  说着,司机师傅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这司机师傅这话说的,还以为赵信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嘛。

  “唉...”

  “小兄弟,听我一句劝吧,年轻的时候不好好把握,老了就会后悔了。我从你电话里面的声音也听出了一些,那个女孩应该是个好女孩,大概因为你没有接她的电话而发脾气吧,听我的,你就跟她道个歉,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晕倒,这司机听得还真是清楚,赵信道,“师傅,真的不是这个原因...”

  “我知道你好面子,但是老了的时候,有你后悔的。”

  “......”

  说了半天,赵信没有丝毫听进去,这司机估计也是生气了,于是一句话也没有再说了,赵信也就躺在后座眯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司机把赵信喊醒了,说是位置到了,赵信睁开眼,看了一下周围,还真是到了海青小区,没想到这眯一会居然睡过去了。于是和司机说了一声谢谢,就下车了。

  把钱从前窗递给司机,赵信不忘说了一句,“师傅,我真的不是那个原因,而且我也真没有和那个女孩谈恋爱,我的女朋友是另一个女孩...”

  不知司机师傅是领悟到了什么,在赵信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哦...”

  不过那样子赵信怎么感觉有些不得劲呢,于是立刻解释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说的是,我丢了一把剑,所以我才这么烦心...”

  “哦...剑,兄弟你这口味,我先走了。”司机说完,一溜烟跑了。

  “靠!妈了个巴子,一把剑怎么了。”

  赵信是郁闷不已的走进了小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耳朵图图说:

  真心求大家的支持,投一点挖掘机吧,网站竟然又涨了!醉了!

  朋友的一本书可以看看。

  逆天校园。

《天玄剑》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