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信不禁思索,那人为何想要把项链交给自己,难道那人还认识他不成,这么宝贝的东西就这么随随便便就送人了,是不是也太傻了一点,又或者说那人根本不知道项链的宝贵之处。

  但是这更不可能啊,不知道项链的宝贵之处,干嘛又特地的要把这项链送给赵信,怎么也说不通呀。

  “那人什么时候来店子找你的?”

  时间这个问题,当然是很重要的。

  “去年,夏天,当时热得要命,大半夜把我弄得是一身汗。”老板抱怨不已。

  赵信无视了老板的抱怨,继续问,“具体的时间记得么?”

  “那我哪记得呀,反正就是6月份的样子...”

  6月份,刚刚进入夏天的时候,赵信暗自点了点头。

  “那他长什么样子,除了你刚才说的他脸上的疤痕,还有什么明显的特征?”知道那人的一些特征,赵信才能够找到那人的下落。

  从目前老板的话中看来,那人一定是知道项链其中的一些事情,找到那人的下落,赵信心里的迷惑就能随之解开。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老板所说的一切并不是虚假的,都是真实可信的。

  这一点,赵信没有多少担心,他还不相信这个老板有在紫舞剑下撒谎的胆子。除非老板拿自己命不当回事。

  老板听了顿时是叫屈道,“他那脸都给我吓死了,我哪里还敢仔细看呀,不过其他特殊的地方倒是...”

  赵信顿时眼光一亮,抓住老板的衣领,逼问道,“有什么特殊的?”

  “别急呀!你先松开我...喘气都难呀...”

  赵信太过激动,一时用的力气太大,把老板的衣领子拽的太紧,老板的脸都有些红了,赵信这才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

  老板此时松了一口气,慢慢道,“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他当时穿着一件很奇怪的黑色袍子,就是把整个人都包在里面的那种。”

  从老板的描述之中,西游记后传中的黑袍形象不禁浮现在了赵信的脑海之中,难道那人就是黑袍那般打扮。可是为何,那么炎热的夏天,还穿着那样怪异的袍子,不会热到中暑么。

  “黑色袍子?你确定吗?”

  “确定确定,这么奇怪的装扮,我当然不会忘记了。”老板十分肯定道。

  “哦...对了,那人就说我脸上又几道皱纹,你又是怎样确定我的呢?从去年到今年,我就不信没有一个和我一样有皱纹的年轻人到你店子里面来过。”

  赵信说的没错,就说额头上有几道皱纹,这并非什么十分独特的地方,许多人都会拥有,那么这项链岂不是很容易交给失误了。

  “是这样的,他当时就告诉我,只需要在店子里面等待,不需要去寻找你,之所以能确定是你,那是因为他给了我一张照片,照片上面的人就是你。”

  “照片在哪?快给我看看!”赵信一听说有照片,顿时急不可待。

  老板此刻走到柜台里面去,一阵翻腾,好一会儿,才翻出一张照片,然后他把照片递给了赵信。赵信把照片接过来,那一刻赵信愣了。

  照片的背景就是赵信家里楼下,而上面的人物赫然就是赵信,是他一个人的独照。

  这张照片从角度上看,是从高处往下拍的,像素是十分清晰,恐怕拍照之人的设备是比较高端,通过老板的话可以确定,这张照片一定是去年拍摄的。

  去年去年,赵信脑子不禁飞快转动起来,去年6月那时候,距离中考时间已经是不多了,那段时间也是赵信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学习成绩也是一落千丈。

  照片上,赵信神情有些焦急,出门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可是,赵信此时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自己到底是出门干什么了。不过,这也不是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拍照的人一定对赵信比较了解!否则那人不可能知道赵信家的位置,而且结合那人要把项链送给自己,赵信是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老板谢谢你。”

  赵信拿着照片走了,今晚恐怕他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唉唉!就这么就走了...”

  回到家中,赵信不断用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快要爆炸了,为什么那么多的事情都和他扯上关系了,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B酷☆H匠yA网d正d版Yj首@发p

  父母失踪!

  舅舅舅妈抛弃!

  神秘项链!

  紫舞剑认主!

  现在又冒出了一个神秘人!

  为什么这一切,都选中了他,赵信很是不明白。

  “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我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吗?”

  赵信嘴中不断的呢喃着,冷水一边打在他的身上,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一边用自己的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反复不停。

  “啊!”赵信发出痛苦的嚎叫。

  他呆呆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头发已经乱得不像样子,眼神之中带有了血丝,这是一种痛苦到了极致了表现。

  片刻之后,赵信睡了过去。

  而此时,在遥远的一座山上,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望着远方。

  黑袍男子发出一声叹息,“这是你的宿命...”

  不知他口中的“你”,究竟所指的是谁,这一切真的是宿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