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信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看到地面上的那些裂缝他不禁有些郁闷,这东西什么时候会有人来维修一下啊,哪天要是裂个洞出来了,走路过危险,搞不好就掉到洞里去了。不过虽然担心,赵信也没打算通知物业了,他想就算是有了一个洞,他也不会那么傻比的掉到洞里去,才懒得管这种闲事。

  不过赵信倒是顺口问了紫舞一句,能不能把这裂缝给修好。

  紫舞顿时委屈不已的说道,“主人,这不是我的专业好吧。我一把剑哪里会修什么裂缝啊。”

  赵信想想也是,剑怎么能当工人来使用呢,那也太大材小用了。昨天晚上赵信是把紫舞给放在自己床上睡了一晚,紫舞也非常体贴的把自己的温度变得和人体温度差不多,没有让赵信感到冰冷刺骨。

  不过赵信今天打算把紫舞带到学校去威风一下,于是就想让紫舞再变成匕首那么大小,好让他带在身上,可惜紫舞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变匕首那么小了。赵信是求爷爷告奶奶才算是让紫舞同意了,不过紫舞说了,若是赵信再笑话它的样子,它就把屋子给弄穿。

  这么严重的后果,赵信是当然不敢再犯错了,那可是好好房子,弄穿了他会哭死的。

  谭珍珍给赵信买的车是赛车,赵信骑着赛车上学,感觉很是有范儿,加上怀里揣着紫舞神剑,他得意的就像是中了五百万大奖似的,路上看到谁都对人家微笑,弄得人家以为他是个傻比,一个个都绕远着走。

  至于赵信的天龙帮,那四个手下,赵信是让他们自己在西区租了一个房子,每天按时到学校里来晃晃就行。

  赵信到学校之后是给1号打了个电话,“起来了没有?”

  那边四个似乎应该还是在沉睡,毕竟像他们这种国家公务员一般是不会起得像学生这么早的。赵信是等了半天,1号才接起了电话。

  “老大,有什么事情吗?”1号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此刻精神绝对还没有清醒过来。

  赵信也没有跟1号计较,丢了一句“起床之后,快点到学校来,今天还是要闹点动静”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有了宝剑在手,赵信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不用虚那些混混了,什么戾龙、红发全部都给我靠边站,都是一剑刺死的玩意儿。当然,赵信还没有那么大胆子敢随便杀人。

  于是乎,赵信首先就想去找红发报仇,虽然昨天1号四人已经把红发给揍了一顿,但是毕竟不是他自己揍的,所以他还要亲自揍一顿才解气。

  红发是高二的,所以赵信还是不打算太过张扬,直接找到红发的班级上去挑事。赵信吩咐一个高二的同学给红发带个信:有人中午放学后要在小树林和红发单挑。

  那个高二的本来是不屑鸟赵信这个高一的小弟弟,但是赵信直接一句话,“我是天龙帮的老大。”那个同学差点就吓得尿裤子,连连点头答应。

  约好了和红发单挑之后,赵信问紫舞,能不能帮助他把红发给教训一顿。

  “不能。”紫舞很是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啊!”赵信顿时哭丧不已,这战书都已经下了,这是要玩死他啊。

  “主人,你有了能力,可是不是这样欺负弱者的啊。”紫舞耐心劝说着赵信,希望把自己的那一套想法灌输给赵信。

  赵信当然不可能听的进去,他只知道红发是他的仇人,还有戾龙,他们都是,有仇不报非君子!

  “可是,他是我的仇人!”

  紫舞也不管什么仇人不仇人,说什么也不愿意帮助赵信教训红发,赵信因此是气的火冒三丈,这把剑也太不听话了,完全不拿他当个主人看待。

  于是乎,赵信是和紫舞陷入了冷战期,一上午都没有搭理过紫舞。后者也没有主动跟赵信神交。

  ,看iI正@6版b章d节上酷…匠网:A

  放学时候,赵信也没有再留下胖子一起吃饭,有了上次被坑的教训,胖子也是跑得飞快。约战的时候到了,赵信虽然没有得到紫舞的帮助许可,但是他还是毅然的前往小树林。

  赵信进入小树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坑了,红发这家伙竟然根本不是一个人应战,而是叫了一群人,足足有十几个。

  真够无耻的,这红发也是个无耻混混。

  “红发,说好的单挑,怎么变成一群人了?”赵信对着红发喊道。

  赵信是慢慢走近红发那一群人,才发现,对方个个是带着耳环项链的非主流。赵信不禁一阵恶心,这么一群挫比也当混混,简直给混混丢脸。

  红发本来还以为是谁要找他单挑,心里没底所以才叫了一群人助阵,现在见到是赵信,红发是一点也不担心了,因为红发觉得自己一只手都可以虐赵信这种渣渣。

  “小子原来是你呀,不过你还是太年轻了!”红发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十几个非主流得意道,“这年头谁还讲什么单挑啊,比得就是人多!”

  “不要脸的东西!”赵信直接骂了过去。

  红发脸上的表情立刻阴了下来,“你找死是吧,今天看爷爷单手虐你这个傻东西!”

  单手虐他,赵信听到红发口中的狂言妄语也是被刺激到了,挽起袖子就要和对方大干一场,说什么也不能输了志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