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很纠结。

  作为一个不良学生,想要巴结上校园里面的大哥,有这样一点小想法,他有什么不对的吗。

  可是,这该死的老天偏偏就不随人愿,三番几次的跟眼镜开玩笑捉弄他。

  第一次,校园大哥莫杰的左右手阿龙,找眼镜办事,很简单的一件事,不过就是几个人揍一个傻小子一顿。

  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眼镜轻轻松松就把那个傻小子给抓到树林里面,揍了一顿。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办成了,接下来就可以只等着上位了。

  可谁知道,那个傻小子竟然有如此强硬的后台!

  龙虎帮的堂主,风天。

  那傻小子立马就请风天给报复回来了,狠狠羞辱了莫杰一顿,还好眼镜几人是逃过一劫。

  但是,正是如此,上位的事情是真真正正的砸了!大难临头各自飞,这话是说得没错,可是经过这样的一次,莫杰怎么可能再给眼镜等人机会,他们想要跟莫杰混得风生水起,那是再没可能的了。

  绝望啊,甚是绝望。

  可是没过多久,机会又找上眼镜的门了,莫杰竟然主动找眼镜几人了,眼镜顿时喜出望外。

  莫杰找眼镜几人也没别的事情,就是要眼镜几人暗中跟随赵信,探知赵信家的具体位置。

  可是,死老天又跟他们开玩笑了起来。

  可是谁预料到,那赵信竟然在第二天就受伤了,被人用刀刺伤了,而且当时貌似情况十分严重,这事在学校闹得是沸沸扬扬。

  据说赵信的班主任花了几天的时间找凶手,可是最后都没有结果。

  赵信被人刺伤了,这真是天大的好事,眼镜心里大为痛快,可是他妈的这赵信之后就一直不来学校了。

  痛快是痛快,这任务倒是完成不了了,人都没来学校,还怎么跟踪赵信回家。

  眼镜是无比郁闷,这想上位怎么就这么难呢。

  于是眼镜一直是等啊等,等得是肝肠寸断!

  赵信就是没来学校。

  西城区警察局局长办公室。

  “韩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李建国一脸愁眉不展,这么些天了,问题还没解决,再拖下去,上头真要撤掉他这个西城警局局长了。

  韩平倒是显得一脸平静,“局长,我已经在加紧力度了,你也知道,龙虎帮的人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他们明显不相信我门警方。”

  李建国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明白,这段时间你费心了。”

  “能为局长分忧,是我的职责!”

  “好了,你下去吧。”

  “是。”

  走出局长办公室后,韩平十分不屑的“呸”了一口,此时他脑中所想的,恐怕李建国是到死也料想不到。

  什么东西!辛辛苦苦为你卖命这么多年,看着你一路高升,我韩平得到了什么,一有麻烦你就想到了我,好处你什么时候想到了我!

  我知道,我在你李建国眼中只不过是一条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

  好!既然你李建国把我当成狗,那么就别怪我无情无义!

  呵呵。

  什么勾结龙虎帮,消灭义帮,那都是狗屁。

  韩平只不过是在忽悠李建国而已,韩平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搞垮李建国。

  这么多年的鞍前马后,韩平早已经为自己感到不平了,他要用自己的双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搞垮李建国,韩平只需要把李建国贪污受贿的证据提交给东城总局就可以了。

  但是,这么多年了,李建国这个老狐狸,做事十分谨慎,哪怕是韩平这个得力助手,也没有办法接触到那些致命的证据。

  韩平不敢大意。

  所以韩平只能通过别的办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这一次龙虎帮和义帮的大战,就是一个机会。

  韩平仿佛看到了希望。

  一丝阴险的笑意升起,韩平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尽快行动。

  短信是发给龙虎帮的帮主杨啸天的。

  韩平早已经和杨啸天串通好了,他们为李建国精心设计了一场阴谋。

  只在这几天,龙虎帮将会和义帮上演终极大战,西城区的秩序到时候将会变得混乱不堪,事情会越闹越大,最终惊动政府。

  李建国的局长位子也就不保了。

  ————————。

  义帮安全区。

  宋义给帮主夏晓峰拨去了电话。

  f;酷(V匠6网j唯\一正q#版,其他/f都是。{盗版Q

  “帮主——”宋义沉吟道。

  “怎么了?”夏晓峰有些奇怪,这宋义怎么突然跟自己打电话了,他走的时候明明交代了,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说,帮会出大事了?

  “有些事情,必须要告诉你一下了。”

  夏晓峰一听对方的语气,立刻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说。”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龙虎帮的人是越来越过分了,三番五次挑衅,大闹我们的场子。”

  “嗯——”夏晓峰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兄弟们的伤亡越来越大,人心已经有些散了,走了不少兄弟。”

  “该走的留不住,让他们去吧。”

  “帮主!你醒醒吧,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宋义顿时感到心痛无比,好好的一个帮会就要散了,帮主还是这么一副淡然的样子。

  “宋义!你给我听好了,我的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需多言。还有什么情况,都说出来吧。”

  宋义觉得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帮主听不进去的话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有了一种不详的预兆,龙虎帮似乎已经准备要和我们决一死战了,帮主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兄弟们都需要你。”

  “我不回去了,我的心早已经不在帮会了,自从她死的那一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