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黑夜中的幽灵,让人难以探寻踪迹,他有着超凡的身手,飞檐走壁在他眼中是轻而易举,他想让谁死,那么那人的生命便只剩下等待。

  他有一个让人闻而生畏的名字:杀手!

  没错,他是一个杀手,而且在同行之中,他的排位还不算低,能请得动他的绝非常人,因为他有着杀手的尊严。

  但是这一次他的任务不再是单调的杀人夺命,而是相对来说要简单的许多,本来按照他的性格,是不屑于接下这样一个毫无挑战的任务的,但是没办法,那委托人的报酬实在是太过丰厚!

  二十万!就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他将会得到二十万的报酬,这可是一辆普通轿车的价钱!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干他们这行的,不会和钱过不去。

  h8酷*C匠R网唯Jw一正GL版9j,;U其他都。是_盗h版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要潜入一所高中校长的办公室,偷取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到底为什么值那么多钱,他没有问,做杀手的不需要问任何无关紧要的问题,完成委托人的任务就是唯一的准则!

  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二十万将在等待着他。

  浅水湖。

  这是澄海市一个有名的淡水湖,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景色秀丽,更别说是现在的大好春天,游客更是数不胜数,以年轻情侣最甚。

  但是此时,这里却是清冷寂静,只因为现在是深夜。

  黑暗中,一道身影慢慢走近了浅水湖旁,那人一直走到湖水旁边的一座凉亭之上,停了下来。

  他有所动作,只见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望着黑夜诡谲的湖面,他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

  “噗咚!”落水的声音打破了湖面的沉静,湖底的幽灵纷纷四散,似乎是害怕这突然闯入的异物。

  赵信这几天可谓是轻松不已,既然班主任叫他好好休息一阵子再去学校,那么他只好痛痛快快的玩上一番了,否则怎么对得起他心脏上被刺的一刀。

  趁着这个机会,赵信是把澄海市大大小小的免费场所都逛了一番,没有钱嘛只能这么屌丝了。

  星期六的时候去看望了王奶奶一番,在她的催促中,赵信决定得尽快把女朋友的事情落实了,免得老人家心里总是惦记着。

  于是乎,赵信准备星期天和宝儿那个丫头一起去游乐园玩一趟,当他把这件事亲口告诉宝儿时,小丫头简直是兴奋的不得了,当场就把赵信抱着亲了个满脸唾沫星子,这可是把赵信的小心肝吓得扑扑直跳。

  赵信认识宝儿已经有2年了,第一眼看到那个丫头的时候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时正是一大清早,街上还没有几个人,赵信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女孩,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堆着雪人。

  小女孩似乎已经堆了许久,雪人就只剩下最后的鼻子部分就要完工了,小女孩望着自己的作品,激动的拍了拍手。

  就在这时,一辆飞驰的轿车从赵信身旁闪过,几秒之后,赵信亲眼望着那辆车残忍的压碎了雪人的身躯。

  一个由小女孩双手缔造的生命就这样消散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小女孩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变成了惊愕,短暂的迷茫之后,她的眼圈变得通红,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好伤心好伤心,可是眼泪为什么还不落出来。

  下了一晚上才停止的大雪顷刻之间又肆虐了起来,如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落下,一片一片落在了小女孩的头上,很快她的头发便被染成了白色。

  小女孩却像是毫无知觉一般,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任凭雪花沾满了她的全身。

  那个怪物杀死了我的雪人,它杀死了我的雪人,我好伤心好伤心,可是眼泪为什么还不落出来。

  大雪纷飞,小女孩的脸蛋被冻得发紫,此情此景,赵信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他当下迈步狂奔,跑向了小女孩的位置。

  “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小女孩慢慢仰起了她的头。

  “我的雪人没有了...”女孩的声音十分柔弱,赵信听了之后只感觉一阵心疼。

  “是刚才那辆车撞坏了吧。”

  “恩...”小女孩点点头,神情很是哀伤。

  赵信扬起阳光般的微笑,轻轻擦拭了一下小女孩头上的雪花,“别伤心了,哥哥能帮你把雪人救活。”

  “真的吗?”小女孩霎时露出期待的笑容。

  赵信不禁感叹果然是小孩子,伤心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是哀伤无比,转瞬之间就笑容绽放。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雪人终于是被赵信给救活了,只不过赵信口中的救活指的是重新再做一个而已。

  虽然新的一个雪人,比起自己做的那个要难看了许多,但是小女孩任然是高兴不已。

  “好了,大功告成!现在就放上你的萝卜吧。”

  小女孩动作十分小心的把手里的胡萝卜放在了雪人的嘴巴上方,生怕破坏到雪人一丝一毫,完事之后小女孩直接抱着赵信亲了一口。

  “谢谢你,大哥哥!我真的很高兴!”

  “......”赵信有些害羞的笑了笑。

  那个小女孩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宝儿。

  自那以后,宝儿就对赵信有了强烈的好感,经常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赵信的后面,“大哥哥大哥哥”的叫个不停。

  赵信本来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宝儿对他的感情会慢慢淡化,但是没想到的是,2年过去了,宝儿对他的感情是越来越深了。

  宝儿虽然从没有说过什么,但是赵信心里清楚,她只是把自己的情感全部藏在心里,没有吐露出来而已,她或许是觉得她现在年纪还小,不好意思和赵信说那些虚幻的词语,想等到再长大一些,再向赵信说明。

  但是赵信心里从来都只是把她当做妹妹一般看待,没有任何特殊的想法,只是这种伤人心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