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时间里,天星带领着奇幻组破获了不少神秘案件,慢慢的澄海市就很少再出现那些神秘的案件了。

  但是自始至终,奇幻组这个名字一直对于外界都是保密的,除了警队内部的人员,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更不知道这里面都是一群异能者。

  赵信认认真真的从头听到尾,谭珍珍的这一番话足是让他震惊不已,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异能者!

  还有那所谓的古武者、狼人、吸血鬼...一瞬间赵信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他也更加坚信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项链绝对是个神宝。

  “你现在总该说出来了吧?”谭珍珍相信,她的话应该起到了效果。

  “你说的那些和我有什么关系...”赵信低声道。

  “看来你的理解能力还有待提高,我之所以告诉你奇幻组的存在,就是想说,以你身体的特殊情况,是有希望加入奇幻组的。”

  加入奇幻组?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这样的一个神秘组织,待遇上绝对是比什么调查员要优厚许多!

  赵信想了片刻,还是决定把项链的事情说出来,起码这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清楚谭珍珍是不会伤害他的。

  “我真的可以加入奇幻组吗?”赵信期待道。

  “我不能保证,因为现在奇幻组里面的成员都是一些异能者...就算你不是异能者,如果你的情况特殊,我会向上级请求,让你加入奇幻组。”

  虽然奇幻组里面都是异能者,但是只要有特殊能力的人,能够加入奇幻组对警方来说都是有帮助的,谭珍珍相信以自己在警队的地位,上级应该会批准她的请求。

  “原来是这样啊...”赵信有些丧气,因为他清楚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异能,只是拥有一个比较神奇的项链而已。

  “你就放心吧,就算你不能加入奇幻组,以你的情况,你在警队的地位也会提升不少的,绝对比调查员要高!”

  赵信一想她说的也对,一个调查员能有什么前途,“其实吧...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应该和我的项链有关。”

  “项链!什么项链?”谭珍珍激动道,她心想半天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终于是让赵信把秘密说出来了。

  “这个项链其实就是...”赵信把项链的来历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谭珍珍,只是当中被那个女子误认为色狼的片段被他给省略了。

  谭珍珍听完立刻迫不及待道,“把项链拿出来我看看!”

  其实赵信这次大难不死真是一个运气,因为那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不知怎么的就把项链带在了身上,但是他自己却全然不知,直到后来在医院,医生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项链的存在。

  赵信从身上拿出了项链,递给了谭珍珍,她接过项链立刻仔细打量的起来,看了半天她眉头紧皱,“你确定是这个项链的缘故?”

  “一定是的。”赵信十分确定,如果不是这条项链的话他早已经死了。

  “我是我看了半天,怎么觉得它就是一个普通的项链呢?”谭珍珍说着就把项链还给了赵信,她和赵信当初是一样的想法,她认为这种项链在淘宝上面一搜就会有一大堆,根本没有什么价值。

  刀门。

  一位老者摸了摸他那长长的胡须道,“世道将乱,哪位弟子愿意下山,辅助明主,平定乱世。”

  老者坐在高堂之上,下面站着他的将近100多位弟子,此刻弟子们皆是默不作声,似乎没有人愿意离开山门而下山去。

  老者沉吟道,“难道没人愿意下山吗?”

  这时,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弟子站了出来,只见他双手抱拳行礼道,“掌门,弟子愿意下山。”

  “好吧,那你就准备一下,明日下山。”

  “是,掌门。”

  U\酷s匠!网唯S一正版K、,其a他#;都{是盗bf版Y:

  这名年轻弟子名叫龙三刀,是刀门的第三代弟子中,天赋最为突出的几人之一。

  是夜,龙三刀的房间之中。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龙三刀的思绪,他心想谁会这么晚来找自己,“进来。”

  来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龙三刀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掌门,他连忙起身行礼,“掌门...”

  掌门慈祥一笑,摆了摆手道,“坐下吧。”

  两人说罢相对而坐,龙三刀率先开口问道,“不知掌门今夜找弟子,所为何事...”

  “你是年轻一辈中天赋最出色的弟子,你确定要下山去?”

  “弟子想清楚了。”

  “唉,你明知这次下山的人就没有机会参加下任掌门的选拔比赛,为何...”

  “掌门,弟子正是不愿意参与师兄弟之间的纷争,故此才选择下山。”

  掌门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只留下龙三刀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视线重新转回海青小区赵信的家里。

  项链的事情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二人便就此作罢,谭珍珍继续呆了几分钟之后,就告别赵信离开了,这几天她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必须得尽快抓紧打听有用的消息。

  谭珍珍走后赵信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感觉肚子有些饿了,赵信决定出去买点面包和方便面回家吃。谁知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赵信打开门一看,居然是一身红色连衣裙打扮的班主任站在他的面前。不过班主任今天这打扮还真是靓丽,赵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怎么,不请我进去?”陈文珍说着自己走进了屋内。

  赵信这时才回过神,显得有些尴尬,他关上门之后,连忙去倒了一杯茶给陈文珍,“坐啊,老师。”

  陈文珍笑着坐在了沙发上,接过赵信手中的茶水,她的视线开始慢慢在客厅里四处打量。赵信这时候则是显得十分不自在,毕竟这是班主任第一次到他的家里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