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赵信的这一拳落空了,但是他见到戾龙竟然会躲避自己的拳头,他得意之情立刻展现在了脸上。

  刚才不是还挺嚣张嘛,怎么在跟爷爷碰了一拳之后就萎了,来啊来啊看爷爷不打残你。不过话说回来,以前从没打过架的,竟然不知道自己身体里面还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实在是太浪费了。

  今天爷爷要好好的教训你,赵信此刻已经得意忘形过头了。

  “你也知道躲啊!”赵信放声嘲笑道。

  此时戾龙的四个小弟已经发现剧情好像已经不是按照他们想象之中的在进行了,但是经过刚才那个小弟多嘴被臭骂之后,在没有听到戾龙的吩咐,这四个小弟是绝对不会再有所行动了。

  赵信的嘲笑让戾龙脸色再度变得寒冷几分,如果眼神能够将赵信杀死的话,此时此刻戾龙那如冰一样寒冷的眼神早已穿透赵信的心脏不知道多少次了。

  “怎么的,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有用吗?有种你就弄我啊!”赵信以为戾龙一直不动手是因为怕了自己,所以更加的狂傲起来了。

  可是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戾龙发生了变化,他的眼中精光暴涨,身形骤然动了起来,一把小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以及快的速度刺向赵信的胸膛!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赵信此时正是得意不已,哪里会想到戾龙会突然使出这么一手。

  在赵信充满惊愕的眼光之中,那把小刀无情的插入了他的胸膛,鲜血一瞬间流了出来,巨大的痛楚让他脸色发白,他伸出手指着戾龙,难以相信道:“你竟然...”

  其实戾龙只是刚才被赵信气到了,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最终才想到要用随身的小刀刺赵信一刀,但是这只是他冲动之下的想法而已。

  但是当刀真的插进赵信胸膛的那一刻,戾龙整个人都愣了,这么轻易就刺中赵信了?旋即戾龙清醒了过来,他才明白自己干了一件多么疯狂的事情,竟然在教室里面用刀子刺进了自己同学的胸膛!

  饶是戾龙有着深厚的背景,但是此刻他也是被吓到了,再怎么说他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而已,过往无数的嚣张也没经历过这等场面,那流出来的不是水,而是赤露露的鲜血!

  他要逃,一定要逃,他想自己如果不逃的话,这个时刻将会成为自己一生的噩梦!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戾龙的小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戾龙已经疯狂的挤开守门的小弟,冲出了教室。

  “快跑!”戾龙慌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立刻惊醒了迷糊之中的小弟。

  四个小弟此时如梦方醒,目光不由得向赵信那边一瞥,他们竟然看到了:血!这个字像炸弹一样在几人的脑中炸开了,他们这才真正意识到出大事了!流了那么多血搞不好还会闹出人命的。

  撒腿就跑,四人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戾龙这个...孙子,竟然用...刀子偷袭我...”偌大的教室此时就剩下赵信一个人,他的右手用力捂着伤口处,希望血能留的慢一些,现在必须得有个人把他送到医院去,不然他想自己可能就会这么死去了。

  赵信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脚下步伐虚浮无力,他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倒下了,但是内心却始终有一股意识在支撑着他:千万不能倒下!

  怎么回事,脑子好像越来越迷糊了,难道一切真的要结束了么,美好的人生还在想我招手,我就要这么死去了么?

  x酷)匠网唯《n一“◇正¤J版,其-他%“都是盗版N

  “谭珍珍...”赵信那发白的嘴唇无力的抖动了几下,吐出了这么个名字,此时赵信脑子里能想到救他的人就只有谭珍珍了。

  费劲最后的一丝气力,赵信掏出了手机,按动了几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编辑的短信是否能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因为他完全是凭着感觉在打字,他的身体所有的部位都似乎已经麻痹了,唯有脑子还有着最后一丝清明。

  按下发送的那一刻,赵信的身体终于是倒了下去,此时他刚好就倒在了教室门口,费劲力气他也没能走出教室。

  远在京城的一处别墅之中,一位美丽的妇人正在窗前看着美景,却是突然之间感到心头一阵疼痛,那么的强烈,她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老公,我感觉我们的孩子好像出事了...”妇人说着已经是泪流满面,神情凄切。

  电话那头是一个气质非凡的中年男子,此时他正在办公室之中批阅着文件,接到妻子的电话之后,他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忧愁,但是作为一个久经风霜的男人,此刻他不得不表现出镇定,于是他安慰着妻子道,“放心吧,我相信我们的儿子会没事的...”

  “当年都是你非要丢下儿子,把他丢在一个陌生的家庭,说什么是接受磨练,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儿子任何的消息,要是儿子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就跟你离婚!”妇人此刻颇为抱怨道,心中多年的苦水都吐了出来。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们赵家的男儿没有一个是孬种,如果他连这种磨练都经受不住,又怎么配做我赵天恩的儿子!”中年男子的声音铿锵有力。

  “可是信儿当时还那么小,就没有了爸妈的疼爱,他凭什么要接受这样的苦难,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吗,难道就是因为他是赵家的男儿吗!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不做你赵天恩的儿子!”妇人此刻赌气道,为了儿子她总是要与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公吵架。

  都是那该死的赵家,该死的赵家家训,让她的儿子遭受这么多的苦难!如果哪一天能有机会,她一定要亲手撕了那本家训。

  “唉...这是他的命运,谁也无法改变。”中年男子的声音一时也变得有些缥缈,似乎此时正在回想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