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哦对...也可以叫做导师,训练你的人是一个卷发的男子,他的外号叫老鼠。”

  老鼠,这个名字有点意思,难道是指他的动作像老鼠一般迅捷灵动吗,想到这里赵信不自觉的想到了刚才在楼上看到的那个卷发男子,他的动作就挺灵活的,他也是一头卷发,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的导师老鼠。

  高树见到赵信思考的样子,他笑了笑道:“你现在一定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叫老鼠,等你待会儿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几分钟之后,赵信见到了高树口中的老鼠,老鼠确实就是赵信刚才在楼上看到的那个被野狼打败的卷发男子。

  高树为两人各自介绍一番后,方才进入了正题。高树告诉老鼠,以后每天晚上赵信都要跟他训练2个小时,对此老鼠没有丝毫的异议,因为他完全听从高树的吩咐,高树说什么,老鼠就会照做,不会问及原因。

  “好了,现在这位小兄弟就交给你训练了。”高树拍了拍老鼠的肩膀道,“这位赵信兄弟可是谭小姐的好朋友...”高树故意把好字说得特别重,不知道他是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老鼠显然是理解了高树的用意,他会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幕让赵信的心里下意识一颤,他感觉高树和老鼠之间好像是达成了什么阴谋一样,就只等着他自己往里面跳了。

  不过现在已经是到了这个时候了,赵信也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接下来高树交代了两句就告别了赵信和老鼠,他是这个俱乐部的老板,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不能因为赵信而太过耽误了时间。本来这种事情,他只用叫人通知老鼠一声就可以了,只是因为赵信身份特殊所以高树才亲自交代老鼠一番。

  高树离开之后,赵信跟着老鼠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之中,这样的房间在二楼一共有4个,每一个房间门上面都有一个字牌,分别写着独、步、天、下四个字,老鼠带赵信进的就是写着独字的房间。

  也不知道这四个字是有什么意义,但是赵信也没有多问,因为这个老鼠表情一直是那么严肃,所以赵信根本不敢多嘴,免得惹得老鼠不高兴,给他过度训练那就不好了。

  一进这个房间赵信就被惊到了,因为房间里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桩和沙袋,和楼下的那些先进的健身器材一比较,这个房间里面的设施倒是显得十分落后了,赵信还在里面发现了类似电影叶问中叶问打的那种木人桩。

  怎么连木人桩都出来了,这训练到底是要干什么呀,赵信此时才感觉这家健身俱乐部好像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了,其中一定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不过赵信得花一些时间来参透。

  在赵信正如狄仁杰附身一般的时候,老鼠突然说话了。

  “相信你也看到了...”

  不过老鼠这一开口,就让赵信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老鼠说他看到了,这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什么了?”赵信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四个字你没看到吗?”老鼠对赵信的表现有些不满,他感觉赵信的悟性有些差劲,于是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赵信只想说靠,不就是问自己看没看到那四个字吗,直接问不就行了,至于搞得这么神秘吗,这个老鼠到底是个逗比还是怎么的。

  不过赵信只是敢在心里想想罢了,直接说出来他可不敢,“独、步、天、下四个字,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酷匠m网J永)久¤h免√P费s}看%(小说

  “这其实就是实力等级的一种象征,你现在进的是独字门,在这个房间里面训练的是最基本的东西,等你通过了训练任务之后,你就会进入步字门训练,然后就是天字门,最后才是下字门。”

  “原来是这样啊...”赵信恍然道。

  “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只需要通过独字门的任务就可以了。”说到这里老鼠怕赵信不理解,于是解释了一下,“我说的普通人就是指那些交了报名费来俱乐部训练的人,他们可以选择两种训练模式,一种就是你在一楼看到的,利用那些健身器材锻炼自己的身体素质,而这第二种则就是在这二楼训练打拳了。选择第二种的人,通过独字门的训练任务之后就可以离开了。当然,这两种训练模式的报名费也是不同的。”

  赵信把老鼠所说的话在心里认真的体会了一番,当然那最后一句他自动就无视了,因为他是谭珍珍介绍来的,谭珍珍是高树的朋友,这种关系摆在这里,怎么可能收他的报名费呢。

  赵信得出一个结论:这后三个门的训练一定十分可怕。

  “但是——”老鼠此时突然停顿了一下。

  听到但是这两个字,赵信心中猛然一紧,因为通常这两个字后面的话都是让人很崩溃的内容。

  “但是由于你是谭小姐的好朋友,老板也特意交代过我,所以你的训练是得通过天字门,才算结束。”

  果然是坑跌无极限啊,竟然要通过天字门才算结束,谁知都后面都是些什么鬼呀,就目前看来,赵信感觉这个木人桩就是很难过了,搞不好他这一辈子都得在这里训练度过了,实在是操蛋的人生啊!

  “天字门,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赵信叫苦不已道。

  “咳咳..”老鼠咳嗽了下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忍一忍就过去了。”

  死就死吧,男人一生都是伤和痛,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到自己今天中午刚刚还被人打过,赵信强行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片刻之后,赵信紧紧握住自己的小拳头,变得一副充满斗志的样子。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击打这些沙袋,随你选择打哪一个,接下来的2个小时就交给你自己了。”

  打沙袋?貌似没有多少难度呀,虽然赵信以前还没有打过,但是这种东西不用人教就会了好么。

  “导师...”赵信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老鼠,虽然老鼠这个外号叫起来很顺口,但是老鼠毕竟是他的导师,他觉得还是客气一些比较好。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老鼠回过头问。

  “我的独字门通关任务是什么啊?”赵信心想要是独字门任务就是打打沙袋就好了,那就太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