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下车之后,赵信嘴中不停念叨,“别等我以后威风了,不然定要那个女的好看!”

  胖子推了推赵信不耐烦道,“刚才还没有丢人丢够啊,知道那个女的怎么说我们的吗,她说我们是两个小毛孩啊,小毛孩!知道人家怎样嘲笑我们的吗,是这样啊,哈哈哈哈。。。”

  “你丫是不是疯了呀?”赵信此时严重怀疑胖子精神受到了刺激,他连忙想要去试探下胖子的额头,结果被胖子躲开了。

  “得了吧,还等你威风,等到猴年马月呀。”胖子继续bb不停。

  赵信实在是气不过,不由挥了挥拳头狠狠道,“你丫信不信我打你?”

  “求打,只要你打得过,我让你打,来呀。”胖子说着还把脸伸了伸,赤裸裸的挑衅之下,赵信会作何反应呢。

  赵信当然不会动手了,因为他确实打不过胖子,还是等以后牛x了再报今日之仇恨也不迟,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根本不懂我的志向,就像书里面说的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赵信以退为进,从而打击胖子。

  胖子不屑一笑,“鸿鹄这几天被打得好惨,可是我这燕雀还好生生的,相比之下,我还是愿意做燕雀呢。”

  赵信万万没想到他辱人不成反而被辱,心中大为失衡,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还好他有此经验急中生智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

  “你没事吧,受了内伤啊?”胖子坏笑着推了推赵信道,“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看来还是得多练练呀。”

  赵信此时知道再不能与胖子打口舌之战,否则今天真会气出个好歹来。赵信抬头看看眼前的酒吧,四海酒吧四个字亮闪闪的,气势倒是还算不错,能够比得上一些电视电影中的酒吧范儿了。

  只是赵信有些疑惑的是,那四个字的凹槽里面颜色好像有些不对,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则是比较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点估计胖子这个马大哈也是不知道的,所以赵信也懒得问胖子了。

  “赵信你看什么呢,那个牌子有什么好看的吗?”胖子顺着赵信的视线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

  赵信摇了摇头没有搭理胖子,直接走进了酒吧,胖子也快步跟了上去。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进入酒吧这种场所,但是从影视作品中对酒吧也了解过一些,眼前的景象和他们想象中的也是相去不大。

  进入酒吧之中立刻就感受到了那种喧嚣与躁动,耀眼的彩光刺激的赵信有些不适应,那些光线打在舞台之中的男男女女,让他们显得似真似幻,他们跟着劲爆的音乐摇摆着自己的身躯,疯狂发泄着自己的欲望,放纵是他们内心唯一的想法,他们不求明天,不想昨天,只求今夜,狂欢才是他们的主题,或许他们都疯了。

  但是赵信却没有疯,他冷眼扫视着周围的人群,找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走了过去,坐下。

  胖子和赵信一样,此时也是有些不适应,但是他眼中却是闪耀着一丝刺激的光芒,似乎也被这气氛有些感染,放纵的欲望,疯狂的刺激,把灵魂交给魔鬼,签下沉沦地狱的契约,这种种就像那罂粟一般让人着迷,但是一旦沾上,将会无法自拔。

  “胖子,心神要定,这才刚进来,你就有些虚浮难忍了。”赵信好言提醒道。

  “可算是开眼界了。。”胖子应声道,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他的心情此时还是没有完全平静,或许这正是罂粟危险的地方,心志不坚定的人很难抵挡住其诱惑,最终成为其奴隶。

  酒吧的侍者很快走了过来,看着赵信两人客气问道,“两位先生,想要来点什么。”

  侍者的语气既不是那么谦卑,也并不傲慢,赵信暗自点头,连侍者都有如此高的素质,这个酒吧果然是名副其实。

  “胖子,你想喝什么?”赵信问了问胖子道。

  胖子也没有来过酒吧,那里知道四海酒吧都有些什么酒,平时他连酒都不喝,此时煞是尴尬,只好把问题又丢回给了赵信,“我随便吧,什么都可以,尝尝。”

  胖子这话说的也不失面子,赵信心中了然,于是让侍者给他们介绍一番。侍者一番介绍下来,可是让赵信和胖子顿时懵比了。

  这酒吧的酒水还不是一般的贵,最低价格也是在100元以上一杯,这简直就是抢钱啊,那些男男女女都是煞笔吗难道,成天没事干就是喜欢到这里来被宰吗。

  当然也许你会说,酒水太贵,喝点白水总可以吧。确实,白水是免费提供的,可是你好意思一人一杯白水坐在那里接受周围众人鄙视目光的洗礼吗。

  那样一想,还不如痛快的被人宰一顿吧,至少不失了面子。出来玩,讲的就是面子。

  “就来两杯最便宜的吧。”赵信对侍者说道,虽然他来之前是打着要痛宰胖子一顿的注意,但是当他了解到这里的价格之后,他还是有些不忍心了,归根结底,他不是一个狠心的人。

  *t最&●新b章w节¤上酷匠bo网m?

  不过听到赵信说要最便宜的,胖子顿时不干了,他感觉有些挂不住脸,虽然这100多一杯酒,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期,但是他还是承受的起的,何况今天是他和赵信第一次到外面来潇洒,怎么能因为这点钱而节省,玩得不痛快呢。

  胖子当即叫住了离开的侍者,“就把你说的那个什么蓝色妖姬来几杯吧。”胖子以为对方会有所犹豫,于是立刻强调了一句他买单。

  于是,便是多此一举了,因为人家侍者在听到胖子的话之后,没有犹豫就离开了。

  “这是什么情况。”胖子有些不爽道。

  赵信笑了笑,也不做回应,自顾说了一句,“这家酒吧还不错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也不像是没来过酒吧的样子啊,是不是忽悠我的呀以前。”胖子有些郁闷,赵信似乎从一进来就表现的十分淡然,相比之下,他则要逊色了许多,这让他很是不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