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飞羽左右看了看,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真的吗?”杨灵儿黛眉微皱,“怪不得一来就点了三四瓶酒。”

“小心一些吧,你应该比我清楚,你们的圈子很乱的。”段飞羽说道。

杨灵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好意思李总,我身体突然之间不太舒服。”

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你就这么直接走,没关系吗?”

“都是不太熟的朋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个是我的号码,有时间我请你吃饭。”杨灵儿掏出了一张名片就离开了……

在一处不知名的破旧仓库之中,陈哲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堵住了嘴扔在了地上。

他现在心里害怕极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一个大汉走上前,一把他嘴上的胶布撕了下来。

“呜呜……几位大哥,你们抓我干什么,我跟你们无冤无仇。”陈哲哭诉道。

他虽然看不见,但还是能够感觉自己面前有好几个人。

“你跟屋里人什么关系。”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陈哲心中一惊,他跟陈悦都是从别处来的,屋里人自然指的是他‘姐夫’了。

“我根他们根本没有关系,我也不认识他们。”陈哲赶紧答道。

“啪!”一个耳光打在了脸上,把他打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还不说实话,没关系在门口敲门!”一个黑衣大汉沉声喝道。

“我姐在里面,我是来找我姐的,我跟里面的人根本不认识,放了我吧,我是第一次来。”陈哲赶紧解释道。

“你姐跟屋里人是什么关系?”那大汉再次沉声道。

陈哲心中一惊,他知道这些人是找‘姐夫’麻烦的,如果他说陈悦跟邵杰是男女朋友,就把自己牵扯进来了。

“我姐只是租房子的租客。”

洪世龙办公室中,办公桌上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他在电脑之中看着这一切。

“把他先关好,查一查那个女的。”洪世龙沉声道。

说完,他直接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陷入了沉思之中。

其实洪世龙完全可以直接进入房间中把邵杰抓住,但他是个谨慎的人,总感觉这件事非同一般,或者说有人在背后操纵。

如果他贸然进去抓人,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万一自己暴露就不好了。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目的又是什么呢?”洪世龙靠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查到了,这小子的姐姐叫陈悦,是集团下属的一个售楼小姐。”

“是我们的员工?”洪世龙心中有些暗自纳闷的时候,电话里的声音继续道。

“听她所在的售楼处经理说,少爷还曾经帮过她们。”

“她们?这是什么意思!”洪世龙沉声问道。

“她一个月前卖给了段飞羽和陆曼筠一套别墅,而且他们几个人只见好像还认识。”

“什么!”洪世龙瞬间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这件事把洪天阳和段飞羽都牵扯进来了。

“老板?”手机里的声音有些疑惑,因为这边已经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了,他还以为信号断线了。

“我在呢!”洪世龙冷冷地道:“先把那小子放了,反正他不知道我们是谁,告诉他今天的事情绝对不允许说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是!”

“段飞羽,段飞羽!”洪世龙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差不多半夜的时候,一脸面包车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公园旁。

车门打开,一个脑袋上套着布袋的人直接被扔了出来。

而后面包车一声咆哮,直接消失在了茫茫的车流之中。

被扔出来的人正是陈哲,他胡乱地把套在头上的布袋摘下来,可是车辆早就已经没影了,不过他全程被蒙着眼睛,就算那辆车停在他旁边,他也认不出来。

“真倒霉,我招谁惹谁了。”陈哲捂着被打肿的脸,暗自叫苦。

“我姐到底跟什么人住在了一起,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他自言自语道。

可他一想起那些人放自己离开时候说过的狠话,想了想道,“这回应该好好赚一笔了,我姐夫应该有钱,大不了以后不在临海待着了。”

说完,他先去买了一盒烟,然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出手机给陈悦打了一个电话。

“姐,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陈哲,别卖关子,有话快说!”陈悦有些不耐烦地道。

“我这个姐夫到底是什么人?”陈哲抽了一口烟,幽幽地道。

“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又想要钱吧。”

“你把电话给我那人。”

“休想!”

“我有正事要说,从你家离开就被一群人抓走,现在才放回来!”陈哲低吼一声道。

“好吧……”陈悦犹豫了一下,将手机交给了邵杰。

…………

夜晚时分,段飞羽躺在床上看着在自己身边睡得香甜的小芸,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

“也不知道你的家人在哪,或许他们现在很着急吧。”

说话之际,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邵杰?”段飞羽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邵杰给他打电话,肯定有什么事情。

于是他慢慢站起身来,拿起手机去卫生间接电话。

“喂?邵杰,有什么新发现吗?”

“我好像被人盯上了。”邵杰的话语之中透出了紧张之色。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段飞羽心中一惊,邵杰手中的东西绝对是一颗威力很大的定时炸弹,更是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邵杰将陈悦弟弟被抓走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怎么办?我倒是不怕,只是悦悦她……”邵杰的眼中透出了担忧之色,他刚坠入爱河,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我明天马上就回临海,我没回去之前会派人保护你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知道了。”邵杰应答一声道。

说完,段飞羽挂了电话,明天他必须改变行程了,而且他好像有些小看东岛黑龙会在Z国的势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