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递出去的支票数值两百万,陆书记看着支票自然是显得很诧异了。

  当然,我这么做的理由无它,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不给陆书记一点好处,哪怕对方对我客气,那也终究只是碍于我的身份,想听对方的实话就没那么简单,而想让对方说出更多的秘密那就更是难了。

  所以,给点甜头,对方自然也就会尽力帮忙了。

  “小小心意”我笑着说道。

  陆书记听闻,当时脸上露出比之前更加灿烂的笑容,而右手却不露痕迹的将支票夹在了皮包内,嘴上说:“郭少可是人中龙凤,能解释郭少那是我的荣幸,这点心意陆某手下了,若是有用得着陆某的地方,一定尽力帮忙。”

  我点点头,对于场面话也说的差不多了。

  随即我也直入正题着说:“今天我来除了是拜访书记之外,也确实有些疑惑想让书记帮忙解答。”

  。W酷:U匠Z网:永久免F*费(看w小7说b

  陆书记一听,态度立即端正着说:“郭少有问题我陆某自然应该解答,只要陆某知道的,能说的一定说。”

  我笑了笑,看着这两百万的作用不小。

  随即我便认真的说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前几天有人暗杀我,虽然没成功,不过这凶手至今还没抓到。所以我让一群朋友帮忙找找,可谁知没几天,官方就下达了严打的命令,直接迫使我找凶手的行动不得不停止。这里面可有什么关联吗?”

  陆书记听到我这么问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也是,只要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我找上门的原因了。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目前我所烦恼的就是这事,作为官方的高层,陆书记要是都不知道,那真是打死我也不信。

  “郭少遭暗杀的事情我也知道,当时我得知消息也是愤怒不已,所以对于郭少朋友在全城搜索凶手,我也没给予任何的阻拦。不过我不阻拦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我虽然是个书记,不过每一个地方的权利机关总是相互制约的。市长便不同意我这么放任,所以他上报了省里,省里临时下命令严打,我虽然想帮郭少,可也没有办法,只能配合。”陆书记随即一脸无奈的表情,然后又装作替我抱不平的样子。不得不说这些官道的假面虎绝对在演戏方面不下于那些明星了。

  我皱了皱眉,虽然知道市里面一定有人在帮高家的人,而且我也猜到可能会是市里最高层的那几个。没想到这么猜测还真是对了。

  “你的意思就是说,这都是市长在搞鬼,而且省里头的领导就这么答应了?”我说道。

  陆书记立即点点头,然后说:“是的,这是市长的意思。虽然我反对,不过我跟市长本就是制约关系,他自然不会听我的。”

  我点点头。对于陆书记一味的在表达着自己在帮我的事我也就表面上点点头。实际上我敢肯定陆书记压根就没反对。反正这事情跟他没关系。他只要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两方都不得罪就行。

  不过我继续问道:“市长反应到省里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回复。一般情况,省里处理事情的速度并不快,能够十天半个月得到答复都算不错了。这次却才两三天,甚至是立马有回应,这市长可不简单啦。”

  陆书记听闻,摇摇头说:“这市长有多大能耐我也知道,要论起跟省里领导的关系,我陆某一点都不差于市长。只是这事情还有蹊跷。这次的事情与其说是市长上报的,倒不如是有背景的人直接联系省里,而市长也只是做个形势上的反应,真正的核心还是另有其人。”

  “哦?”

  我顿时露出诧异的表情。

  “好了,书记,我们也不绕圈子了,这样大家都累。你说的能够跟省里领导直接挂钩的人既然不是市长,那是谁?”我凝重的问道。

  陆书记当即就露出犹豫的表情,然后对我说:“郭少,我跟你是朋友,有些事情是应该跟你说的。不过有些人背景也很硬,我如果说了,也是得罪人。你也知道,虽然我是书记,可是我也身不由己。”

  陆书记这么说,我知道对方这是在忌惮轩门的人了。很显然,这轩门的余孽并没想象中的简单。

  之前问的问题其实我早就有锁猜测,只是不敢肯定。现在找陆书记无疑只是证实了猜想而已。但如果我想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那么就得给出更多的诱惑,让陆书记抛开顾忌跟我讲。

  当即,我也没多想,再次拿出支票然后填好数字递给了陆书记。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陆书记不肯说也是觉得我给的钱不足够让他涉险跟我讲而已。如果我在多给些,陆书记看在这些数字上也会开口。

  陆书记看了我那张三百万的支票,果然露出一脸喜色。

  我心里却不禁冷笑。不得不说着陆书记的胃口很大。我五百万给出去也仅仅只是套对方几句话而已。

  不过现在我也没别的办法,想要真正的以绝后患,我毕竟对轩门了解的更多。

  “虽然陆某身不由己,可是郭少那是我最看好的年轻人,既然郭少想知道,我就是再有顾忌也得说了。”陆书记信誓旦旦,仿佛我跟他关系极好似的。

  我心里虽然鄙视,不过脸上自然是露出笑容说:“那请书记帮我说说这里面还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吧。”

  “其实郭少当初和暗盟还有影刀会联手灭轩门,动作确实很快,让得轩门完全没了准备,这也是你们能够成功的原因。如果你们慢慢打压轩门,想灭掉轩门其实是很难的。与其说你们灭了轩门是压倒性胜利,倒不如说是轩门准备不,被偷袭。”陆书记回答道。

  我随即一愣,要知道当时我们已经完全将轩门的力量算在内了,哪怕轩门在如何准备也不就那么多人,根本就不可能赢我们三个势利的联军。

  陆书记见我一脸不信的表情,随即就说:“我知道郭少是觉得你们已经掌控的轩门的所有力量。其实不尽然,你知道的也仅仅只是轩门在北海市的力量而已。可你们并不知道轩门其实不只是北海市有着这么强大的势力,在其他地方同样有,只是从未暴露。”

  “郭少可知道兄弟盟?”

  “兄弟盟?”

  听到这三个字,突然间我感觉事情真的没那么简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