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一个月里,连云市也彻底的恢复了平静。悦门和铁血盟的损失和受伤的小弟也在这一个月后恢复的差不多了。

  如今悦门的人数也到了四千来人,铁血盟也有了两千人。

  悦门总部内“韩叔,什么时候去北海市?”我看向坐在主位的韩叔,随即问道。

  韩叔缓缓说道:“之前受伤的兄弟也大部分痊愈了。如今以悦门加上铁血盟的人数,确实挺多的。不过有数量还是没质量。对付轩门这种帮派,绝对不是靠数量能够取胜的。毕竟我们总不能每次开战就带着几千人动手吧,一旦死伤过多,在经济和士气上对我们来说是个巨大的负担。而且动静太大,上面一定会出手干涉的。”

  “韩叔你的意思是?”韩叔说的虽然有道理,不过目前当务之急,要是不靠人数上将轩门压制住,一旦让轩门再次发飙。对暗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们也走轩门的精英化道路。我打算从铁血盟和悦门内挑出两千的精锐,然后在进行两个月的严格训练,相信战斗力会飙升一大截,这样跟轩门干起来,也不容易损失。”韩叔慎重的说道。

  我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根据情报堂得来的消息,暗盟最近被轩门打压的特别严重。若不是因为轩门忌惮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影刀会,估计轩门会不留余力的将暗盟铲除。

  可是即使轩门无法全力出动对付暗盟,可暗盟依旧不断的在让出地盘。一旦地盘少了,经济上还是气势上都将会出现问题。这绝对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不如这样吧,韩叔和尹叔你们在连云市训练两千精锐。我先去北海市看看,或许能够帮到暗盟。”我随即说道。

  韩叔想了想,有看了一眼其他几个堂主。最后点点头说:“我感觉也行。你也长大了,现在悦哥出事,作为长子的你确实需要代表他镇场子。毕竟暗盟并不是你张扬叔叔一个人的。”

  听着韩叔这大有深意的话,我愣了楞。突然间我想到了上次在暗盟场子里碰到的那个年轻男子。似乎就是暗盟的核心人物,而且那人叫张羽轩,跟张羽晨仅仅只差一个字,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叔叔的孩子吧。随即我就问了一下韩叔。

  “张羽轩确实是你叔叔的孩子,羽轩在七八岁的时候我见过。当时的羽轩还小,不过那么小就挺霸道的,经常跟羽晨抢东西,可没少弄哭羽晨。不知道过去十来年没见了,那小家伙现在是不是长成帅气小伙了。”韩叔回忆到,跟着就随即问我,“怎么,你见过你堂弟?怎么,你见过你堂弟?“我苦笑着点点头,何止是见过,我们就差没打起来。不过现在想来,对方上次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那次才主动将我给放了,否则我和何诗婕还有龙五都别想走出酒吧。

  随即我也没在多想我叔叔和我那堂弟的事,等我去了北海市自然是要跟他们打交代的了。

  韩叔也没多问。他说如果我去北海市的话直接就去暗盟住下,毕竟我现在去北海市没落脚的地盘。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一想到上次自己狼狈的从北海市逃回来,心里真有些不是滋味。对于钱亮所做的事,我此时依旧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行,这事就定下了。我先去北海市。连云市也没大多事,有韩叔你们照顾着,哪怕是轩门带人来都别想在咱们的地盘内撒野。”我说道。

  韩叔点头说:“恩,连云市没多大问题,铁血盟那边,你安排个能力不错的人坐镇就行。这次你过去必须把龙之小队去,同时我让你尹叔将另外的六十名龙之小队都给你,算是便宜你小子了,一切要以保证安全为主。”

  听到韩叔说将整个龙之小队都给我,我心里可是一喜。对于龙之小队的实力我可是清楚的很,那绝对是堪称精锐中的精锐。哪怕我被尹叔魔鬼训练了半年,估计在龙之小队实力也不是最强的,至少龙十就可以压制我。我能在龙之小队排个近战实力前十就算不错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没跟你说。你爸和你风叔已经脱离危险期,也醒了。这两天就会被送回连云市治疗。如今星盟一除,连云市最为安全。适合他们休想。”韩叔说道。

  听闻,我表示赞同。如今我爸和风叔重创,要是想彻底恢复,没几个月是不行的。呆在北海市毕竟太过危险。

  随后的几天里,我也将连云市的事情安排了一下。铁血盟这边,我让何诗婕留下来处理,毕竟这半年都是何诗婕在管理着,有她在,我即使离开也很放心。

  而陪着我去的人我也已经定员好了。张羽晨,姜海龙,尹天豪,鲁大雄以及冷陌、林海辰。至于龙之小队自然是跟着我一起去。

  搞定这些之后,剩下的时间,我也陪我爸妈一起说说话,如今他们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心里虽然很担心,可也知道阻止不了我,所以也都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一定要小心一些,保住性命最重要。

  而在我离开北海的头一天晚上。我单独陪着程媛一起度过。说实话,尽管我回连云市也有半年多近一年的时间。可是我真正单独陪着程媛的时间却是极少的。大多的时候都在是铁血盟呆着,要说跟我接触最多的女人,反而是何诗婕。虽然程媛没说什么,可是我知道程媛心里依旧渴望我多陪她一会。

  D{看!T正#。版J章!节上N酷匠nW网&

  “郭凯,记着,在去北海市可得小心点。我不想你出事。”程媛靠在我肩膀上,担忧的说道。

  我摸着程媛的秀发,说道:“放心吧,在北海市吃过以吃大亏了。我不会那么傻,而且人总是要成长的,以前的失败不代表以后也是失败。”

  程媛点点头,两人没说太多。因为我们俩心有灵犀,这么多年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让我们不用言语也能明白各自心里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一切已经安排好。我带着一百多人自然不可能都坐飞机,而是准备走省道。两辆大巴,以及我的吉普车还有张羽晨的保时捷,缓缓的离开了连云市,朝着北海市开进。

  “钱亮…轩门…影刀…影刀会....”我嘴上忍不住喃喃着这些给我印象最深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