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难怪黑蛇不淡定,要知道悦门,那是多么大的势力。他们这些人只是在一个城北争来争去。可是悦门了,整个城东都是他的,还有市区中部,曾经的城南也是悦门的。

  可以说,在一年前,悦门占据了连云市五分之三的地盘。如果当初悦门想吃了剩下的五分之二地盘,哪怕城北所有势力联手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如果要不是凭空崛起了一个星盟,跟悦门斗个你死我活,悦门绝对是连云市的底下王者,如今虽然弱了,可也不是城北这些小帮派能够比的。

  以前他们还因为悦门的仁慈,给了他们一个城区生存,所以他们也乖乖的不会逾越自己到底地盘。可现在悦门要是把手伸向城北,那可就是大事了。

  “这铁血盟到底是不是悦门的势力,如果真是,我们又该怎么做了。是灭了铁血盟跟悦门为敌,还是归顺铁血盟成为悦门的一份子。又或者铁血盟根本就跟悦门没关系只是自己在担心受怕而已。”黑蛇已经有些举棋不定了,他觉得要去跟铁血盟接触一下,或许会有更多的消息。

  “暂时别跟铁血盟闹矛盾,先看看铁血盟的动向再说吧。”黑蛇随即说道。

  手下的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在有人开始关注我的时候,我此时正和郭蓉蓉还有林海辰他们在一个包厢内吃喝聊天着。

  不得不说郭蓉蓉喜欢跟我抬杠,两人坐下一起吃顿饭也没有安静的时候。也唯有林海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盘中餐。

  #更新‘最《快上酷tH匠*网

  至于龙五,他也跟林海辰差不多,不过多少会应答几句。还有就是龙五从不喝酒,他说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当时我也只能无奈,不过没有逼迫龙五,因为这是他的职责,也正因为有龙五的这么警惕心,我才能过活到现在。

  话说咱们包厢内吵吵闹闹的已经动静挺大的。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包厢外更吵,似乎都在砸桌踢凳子了,搞得我们包厢内也听不下去。

  “我去看看吧。”龙五主动走出去。

  我也没制止,龙五离开,我们继续吃喝着。尤其是何诗婕跟郭蓉蓉两人倒是拼起酒来了。两人完全是不顾半点形象,这也让我颇为无奈。

  龙五很快就走了进来,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而是如实的说道:“外面是铁血盟的兄弟在闹。好像是在菜馆子吃饭,可能是菜馆子的饭菜不可口,跟老板吵起来了。”

  “哦”我露出惊讶的表情。

  随即便站起来,走了出去。龙五也跟着,至于何诗婕他们几个则是继续吃。

  走出包厢门,大厅内堵着不少人,有客人,也有穿着铁血盟衣服的人。大厅其实也不大,人又多,我连多走几步路的缝隙都没有。

  我也没挤进去,而是站在旁边听一下具体怎么回事。

  “老板,你这饭真心没以前好吃。你确定这种饭菜还要钱?”一个穿着铁血盟衣服的人说道。

  铁血盟人不多,从学校走出来的人,大多数我认识,即使不认识也眼熟。可这人我并不认识也很陌生。所以这人不是从二中走出来的,有可能是昨天才从两帮派脱离,加入到铁血盟的。

  那个老板是个瘸子,不过为人不错。之前我们点菜的时候,由于消费超过了五百,他还特意送了一道凉菜。

  此时老板很委屈的样子说:“几位大哥,你也来我这菜馆吃过不少次了。好不好吃你早该知道啊。我们的煮法没变。你当初怎么就没说我们的菜不好吃了。”

  那个疑似铁血盟兄弟的男子随即就说:“我们是来吃过几次,可是以前你都是免费的,现在你们却要我们一半的钱,这可说不过去了。而且咱们铁血盟现在对你们这些街道店铺就象征意义的收几百块钱钱,比以前霸虎帮越罡帮可是少了三四倍。现在咱们兄弟来吃饭,不仅没有免费而且还收一半的钱,你可真不地道啊。”

  对于越罡帮和霸虎帮的制度我也看了看。他们除了收娱乐场所的钱,还收街道两边店铺的钱。

  对于这条制度我是不太赞成的,因为现在做生意很难,娱乐场所确实赚钱,可是路边这些店铺经营却难的多,也不一定可以赚很多钱,这要是我们还收很多钱,他们可就很难生存了。

  可城北的制度是差不多的,我也不好破坏,所以便象征意义的收个几百块钱,对一个店铺来说倒也能够承受的起。同时我也让人给各街道的店铺说了,但凡是铁血盟的人买东西消费,按照正常价,铁血盟不能强取豪夺,这是铁血盟的帮规。

  可没想到我今天吃个饭,就碰到这么一幕,而且听他们这话。这几个铁血盟的小弟以前还是霸虎帮当家的时候,就没少来这吃霸王餐,已经习惯了。

  不过现在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混道上的也要有点原则,不该做的还是不能做。

  “几位大哥,本来按照你们的帮规,你们消费按原价,我给你们打五折已经算给面子了。你们还要我免费,我看只能给铁血盟的监察队打电话了。他们订下的规定,总不能是摆设吧。”老板说道。

  那个铁血盟的小弟听闻,瞬间就怒了。然后笑着说道:“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新帮派成立自然死规矩多了。可慢慢的也就一样了。你别拿那些来唬我,我是铁血盟的,督察队要帮也是帮自己人,你觉得打电话给铁血盟有用吗?”

  老板听闻,也瞬间暗淡了。周围那些旁观的顾客开始小声议论了。

  “这些流氓混子,看来都是一个德性。我开始还为铁血盟搬出的新制度而赞叹了,原来是形式主义。”

  “就是啊,看来也是胡扯。我的桑拿店以后还得给这些人免费洗澡按摩了。这世道做生意真难啊。”

  “可不是嘛,我也看不顺,可是不敢说啊。咱们是普通老百姓。”

  ………….听到这些人的话,我瞬间怒了,不过我不是对这些人的评判者发怒,而是对这些给铁血盟抹黑的小弟发怒。

  我随即使劲推开周围的人,龙五见状知道我要走进去,立即给我开道。

  走到这些人的中间,我旋即对着老板说道:“打电话吧,铁血盟的制度不是摆设。你打了会有人才搞定这事的。”

  老板看了我一眼,那几个铁血盟小弟也看着我,旋即嚣张的问我是谁。

  “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你们确定是铁血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