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李玫的这公寓。这应该是属于单身公寓,一般没结婚的,单位都不会分配大些的房子。

  单身公寓也就一间卧室,然后一个小小的客厅、厨房、卫生间。

  其实算起来也是五脏俱全,已经相当不错了。估计要不是因为李玫是个队长,可能还没这么好的公寓吧。

  我全身都是汗渍和尘土。随即我也没犹豫就冲进了卫生间,二话不说脱了衣服就开始洗。

  很舒服的感觉,从来没有的舒服。或者这就是在逃亡之后才知道自己平时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吧。

  我这一洗就是二三十分钟。当我想要出去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没有衣服换洗。至于刚脱下的,已经脏的不能在脏了。

  我看向旁边摆放的浴巾也知道是李玫的,这里也就她一个人生活。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待会让李玫买新的就是了。

  浴巾不大,女生用的而已。闻着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沐浴露的气味和李玫自己的ti香吧,挺好闻的。我随即就拿着浴巾包裹了一下,便走出了卫生间。

  李玫去了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当她进门就看到我上半身没穿衣服,下半身竟然用她的浴巾包裹。当时脸上露出一丝绯红,说:“我出去一趟,给你买一下东西。”

  虽然刚才挺尴尬的,不过我也没办法。

  十多分钟之后李玫又回来了,提了很多东西,然后就丢给我了。我一看,都是日用品,还有一套衬衫短裤之类的。看来李玫倒也挺用心的。

  “给你随意买了一套,要是不喜欢别介意,将就一下。尺寸应该适合,我的目测还是很不错的。你先换上吧。然后吃点零食。我去给你把衣服给洗了。”李玫说道。

  我点点头,李玫做到这个程度了,我还能说什么,心里记着她这份大人气。

  我快速的就换上了衣服,竟然真的很合身,而且穿起来不仅不难看,而且反倒是增添了几分帅气。不得不说她买衣服的眼光比我好。

  我也确实饿了,立即就拿着带子里买来的吃的。不过我在里面竟然还发现了卫生.巾。想来是她要用的吧,我拿着就放在了一旁。

  不久,我的电话响起。是个很陌生的电话,我都不敢接,因为听说现在科技可以根据电话确定位置。

  不过这电话连打了两个,最后他发了一条短信,写着:“我是张悦。”

  当时可把我个吓到了。竟然是我亲爸。

  当初见到风叔的时候,我知道我爸一定没死,不过他也都没联系我,这电话无疑是让我惊讶到了。

  我立马回了一个过去,当时心里就忍不住委屈的喊了一声:“爸”

  “小凯,你的事我已经都知道了,龙五没事,现在在我这里。你现在在哪?”

  p^酷、i匠网首(!发uH

  那浑厚的声音我从来就没忘记过,所以做不了假。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说自己在警察局。我爸听我这么说,随即松了一口气的说:“不错啊,你小子女人缘真是可以,连警花都帮你。既然你在那就安全了。你继续在那呆两天吧,等风声小一些,我让风过来送你回连云市。北海市很复杂,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摸清了北海,看来还是准备不足的。”

  对于我爸,我只有深信不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我给你惹麻烦了。北海确实水深,我太自信了,落到这步田地也是咎由自取。”我说道。

  我爸当时就笑着安慰我说:“这才多大点事,要是这点你都承受不住,你还如何成就大事业。我的儿子可不能就此一蹶不振。其实你一直都过的很顺利,包括二中你能够那么快拿下,也是有着运气成分,没有费瑞和何诗婕帮你,你是没那么快做到。现在接受一些大挫折不是坏事,你才多大点势力,将来你要管的人会比现在多十倍百倍,那时候就不容许你犯错误。”

  我爸不断地开导我,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后来我爸也就挂断了,他让我好好呆在那,有事他会打电话给我。我要是有事也可以打电话给他。

  李玫洗完我的衣服也出来了,我看她表情似乎有些痛苦,人弯着腰,捂着肚子。我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关心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呢?”

  “没事,我刚刚买的东西呢?”李玫摇摇头问我。

  我指了指沙发上,她随即就过去,从带子里拿出了那包纸然后就又走进了卫生间,我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终究是女人,哪怕是警察,也同样需要承受女生每个月的痛苦。

  随即我也没事干,好歹也关心一下她,便泡了一碗姜汤给她,不过她家没红糖,所以也就将就喝,还是有些效果的。

  李玫走出来时已经时洗完澡,穿着一件睡衣。当她走出来时我竟然愣神了。我没想到李玫会有着那般小女人的姿态,淡红的脸蛋,那白皙的皮肤,一头黑色长发披肩,宽松的睡衣让她胸脯的位置特别突出。

  之前我看见的李玫都是穿制服的,虽然说也很漂亮。不过终究还是制服诱huo,由于警服包裹的很严实,倒是不能体现身材。

  现在的李玫,没有一丝化妆成分,自然,柔美。尤其她是二十多岁,有着不同于何诗婕和苏瑾萱还有程媛她们的美,美的成熟动人。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过直接了吧,李玫被我看的羞愧不已,当时就骂了一句:“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额”

  我的脸都不由得红了,随即我指着桌上的碗说:“那边有一碗姜汤,正好放置久了,应该不烫,可也不凉,快喝了吧。”

  李玫楞了一下,随即过去拿起碗,看了一眼说:“没看出来你还会弄这个,经验很丰富,估计没少给你女朋友弄。郭蓉蓉很幸福啊。”

  “她不是我女朋友,你误会了。”我连忙解释说。

  李玫当时就露出鄙视的目光说:“你们男人都那样,在别的女人面前不敢承认自己有女朋友。上次我们第一次相遇,你可是抱着郭蓉蓉跟歹徒打架的。你当我傻啊。你这么隐瞒,难道是还想泡我不成?没可能。我可告诉你,我救你是因为还你人情,我可不会喜欢一个年龄比我小,而且你也不是好人,我是警察,以后还是要抓你这种坏蛋的。”

  我感觉有时候解释越多反而越不是那么回事。最后我也没在解释,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