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即找了一张凳子坐下,完全无视女警的目光,自己拿了一杯鸡尾酒喝了起来。

  当时我的动作无疑是把那女警给气的不行。她指着我,说我怎么进来的,这里在办案。

  我笑了笑说:“你办案就办呗。我喝我的酒,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女警立即用对讲机跟门口的那两个警察说了一下话,随即就愤怒的盯着我说:“原来你也是这家店的老板,怪不得。来的正好,今天这事,我们得好好调查,希望你配合。”

  Qg酷…!匠d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m盗Tm版R

  “不知道美女警官需要我怎么配合?对了,虽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我还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该如何称呼。”我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着说道。

  这女警冷哼一声,见我依旧这么不给面子,淡然的喝酒说话,随即就示意身边的两个警察。

  那两个警察会意,走到我身边,四只手就朝着我双肩而来。看来是准备给我一个下马威了。

  就在他们的手快到我肩膀的时候,我旋即双手齐出。手掌化爪,眨眼间就抓住了他们各自一条手臂。我想都没想,借他们的力气,使劲一拉,紧跟着又反方向推了出去。

  那两个警察就被我向后推的退了五六步才站稳。

  女警见我还敢还手,立即招呼了一下。酒吧内的六名警察就围了上来。冷陌和林海辰立即挡在我了我的前面。

  “如果我没忘记的话,你叫郭凯是吧。你刚才的动作已经是袭警,我有权利将你抓回去。现在,你要么乖乖给我配合,我问什么你给我答什么。否则…”女警严肃的说道。

  我笑着说:“否则怎么样?女警官,我想问一句你可有证据证明我们有罪了?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凭什么让我的人全部趴在墙壁上,他们应该什么都没做吧。你要调查可以,我们平明百姓配合。可你这说动手就动手,可不地道啊。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动手,小心我说你们警察扰民。”

  “你…”女警瞬间被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个警察对着女警说道:“李玫,这小子很猖狂,我怀疑是hei社会,咱们直接动手抓他们进警局在说。”

  “你妹?这名字不错。”我听到那警察对女警的称呼,随即笑了笑。

  那女警听到我还在调侃她,更是气的不行,胸更是抖的厉害。她旋即就掏出了一根警棍,朝着我而来。

  我可不敢去抓那东西,所以瞬间一个移位,就躲开了李玫的警棍,然后快速向前一步,就到了李玫的前身。那男警察反应最快,见我竟然要对付李玫,竟然直接就掏出了一把手枪指着我说:“别动,你再动一下我就直接枪毙了你。”

  这一下,就连龙五都不能淡定的站在那了。他就想出手,不过却被我给拦下了。我旋即还是露出微笑着说:“我不动就是了。我之前的反应全都是自卫而已。这可是你们竟然先动手的,可不能怪我。”

  “我们动手抓你有什么不对?”李玫收回警棍,然后说道。

  我说:“倒也不是不对,不过警察讲究的是按程序办事。首先,你们可有逮捕令?没有逮捕令,而且你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我们犯了罪。那就不能抓我们,既然是调查,那也得好声好气的说话。而不是向你们这样趾高气昂,拿着警棍手枪来威胁我们。说句难听的,我们可以不配合调查,有本事自己去找出证据逮捕我们。”

  “哼”

  那个举枪的警察随即也收起了家伙,同时另外几个警察也没在让王明轩他们趴在墙上。双方各自都退了一步。

  “现在,我们可以调查了吧?”李玫已经被我几句话整的没了脾气,随即对着我说道。

  当即我点点头,问他们需要调查什么。

  李玫张嘴就说:“我怀疑你们这家店有从事卖yin违法活动。这件事情,作为老板的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希望你如实交代,要是隐瞒什么,那罪可就更大了。”

  我心里已经确定是因为这事了。不过我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然后回答说:“我们酒吧一向很规矩。从不偷税漏税,怎么可能干那些事了。一定是有些不良分子瞎说。当然,李玫警官要是有证据,那就请拿出来。”

  “哼,这是我亲眼见到的。我来你们酒吧查勤,正好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被一个男子搂着进了二楼。当时我就跟了上去,紧跟着我就听到里面隐约传来那种声音。”

  李玫说着,脸上微微泛着一丝绯红。

  我心里真是大骂了李玫N遍。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人要阴我,举报了劲舞酒吧。感情上这女警官‘敬业’,到处去查勤,竟然无意中被她给看到了这一幕。

  虽然听李玫这么说,不过我依旧淡定的说道:“呵呵,李警官这你可就不对了,竟然偷听人家干那事,不会是你没干过,好奇吧”

  “你…”

  “还有,谁说一男一女去宾馆开.房你就认为别人是卖yin呢?难道男女朋友在房间里恩爱不行嘛?这个都犯法?看来女警官是没跟男友去过宾馆,加入女警官跟男友去了,是不是也算你们在做违法活动。”

  “你…”

  “呵呵,当然,也不排除有李警官说的那种可能。不过正所谓人赃并获,捉jian在床,李警官只是听到声音,没见到真是交易情况,你可就不能拿来说事。说不准他们什么都没干,只是在房间里打闹,女生嘛,总喜欢啊啊啊的叫。”我笑着说道。

  “你….”李玫赤红着脸,只会指着我的鼻子吐出这么一句。

  “郭凯,你别狡辩,情况明显不同,那对男女根本就不认识。”

  “是吗?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认识?拿出证据啊”我反问道。

  李玫被我几句话反驳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随即冷哼着说:“哼,这酒吧是不是从事违法活动我们继续调查就会知道,这件事情关系甚大。如果跟你没关系,你就赶快给我说出来,我们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如果这件事是你们在参与控制,那就更应该说了,坦白从宽,我会替你们减刑。”

  “说来说去,你们都只是怀疑。如果没有实际的证据请你们离开。你们这样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店铺的生意。当然,你们想抓我也行,拿出逮捕令吧。我记得逮捕令是要市里公安局局长下批的是吧?”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