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何诗婕就穿着一条小小的短裤站起来。当时我就忍不住再次将她搂住放倒在床上。

  要知道早晨可是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尤其是小郭凯可是很久没开荤了。看着眼前的尤物哪能不心动。

  何诗婕被我压着根本就动弹不得,尤其是见我手已经开始不安分了,何诗婕当时就赤红着脸说:“现在真不行,要是咱们做了。还不得要很久时间。到时候瑾萱看不到我们就会怀疑。”

  “可是我想……..”我话说道一半,何诗婕的香唇立即吻了我一下,阻止我继续说下去。

  然后她这才用着温柔的声音说道:“今晚吧,今晚咱们再来宾馆。不过你可别在出岔子,否则以后都别想在有机会出来。”

  听闻,我立即重重的点头。这可是难得被我争取过来的机会。至于出岔子,怎么可能。

  随后我和何诗婕立即就返回到了学校。今天我的心情那可真是要多好就有多好。

  铁血盟在北海也即将开始有了自己的势力,而今晚何诗婕也答应跟我出去,这些可都是好消息。

  白天的日子里,让我学习自然是不可能了。我可没苏瑾萱那份心境。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刻苦的训练,逃课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我可还记得跟影刀的那份赌约,万一这家伙真要杀我,那我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不过在训练中我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影刀给我的身法讲解和老郎中教我的太极似乎可以相辅相成,要是能够融合起来,似乎不仅有敏捷的身法,而有着很强的攻击力。

  想法固然是好了,不过要做到却不是那么轻松的。不过我却没放弃这个想法,每天都坚持着尝试融合。起初尤为的别扭,可是现在我却有了那么一丝感觉。昨天跟秦三切磋中,我给对方来了一个过肩摔。其中就有运用到太极的推拉技巧,从而能够很稳健的抓住对方的手臂,然后借势狠狠一摔。最后借着一个身法移动,直接就到了秦三摔到的位置,一拳而下。

  当然,目前的融合极为粗糙,还得不断的融合运用才行。

  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下课铃声响起,我带着苏瑾萱去下楼准备跟何诗婕会合一起好吃饭。

  当我看到何诗婕时,心就痒痒了,一想到早上何诗婕说的那事,我立即心潮澎湃了。想着距离晚上也就几个小时了吧。

  何诗婕似乎也知道我现在脑子在想什么,走到我身边,狠狠的就在我腰间捏了一下,疼的我死去活来。

  “我和瑾萱出去买点女生用的东西,就不跟你们吃饭了。”何诗婕瞥了我一眼随即说道。

  我点点头,倒也没奇怪,反正她们俩每半个月就要去买一次。也不知道买什么女生用的,貌似即使买卫生巾也不需要半个月一次吧。不过女生的事情我也不懂。

  随后我便和林海辰还有影刀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后,我就准备去外面订个房间等何诗婕回来。

  路上,余申突然打电话给我。当时我看到余申的来电,就有着不好的预感。

  接通电话,余申开口就问我有没有钱。当时我就皱了皱眉,倒不是我不给,而且余申给我的印象确实不怎么好。

  “怎么呢?”我反问了一句。

  余申顿了顿说:“哎,其实小叶不让我来找你的,不过现在我真的找不到谁了。那些所谓的朋友根本就没屁用,当我们有难的时候,谁都不肯帮我们。”

  “说吧,干嘛要钱。如果确实急需要钱我可以给。如果拿起乱花,我是不会给的。”我说道。

  5V酷D;匠Gs网!…唯9一OV正!K版v,其…他_都是G2盗‘(版A

  余申随即就说昨天出了一些事,急需要钱。而且保证绝对不是来坑我的钱的,至于原因他不能说。

  听到这话,我就疑惑了。毕竟余申的人品也就那样,没有理由,我绝对是不会给的。所以我就说必须要个理由,否则一分钱都不给。

  余申听我这么说,电话就挂断了。我想了想便打了一个电话给余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我心里也是有些莫名的愧疚。其实算起来我和余叶的关系最为复杂了。

  我可以很确定自己喜欢何诗婕、程媛还有苏瑾萱。可是对于余叶,从当初她骗我导致了我被迫对她负责,以及到后来我们之间发生的种种。我心里虽然有着一种触动,一丝情愫,可是却不是非常明确。

  来北海市的两个月里,我没打一个电话给余叶。上次回连云市,虽然我想找余叶,可最后都止住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跟余叶的感情,心里尤为的矛盾。

  “你最近还好吗?”我随即问道。

  余叶听我的声音,似乎很开心,然后立即就自己很好,叫我不要担心。

  我也不知道跟余叶该说些什么,两人都那么默不作声的拿着电话。跟着我从电话里听到余叶那似乎还有着其他人。一个女子的声音喊着:“余叶,这是你的药,记着快吃点了。”

  这声音虽然很小,可是我还是听的很清楚,应该就在余叶身边发出的。

  “你病了?”我立即问她。不过余叶立即就说没有,还说有事先挂了。

  我拿着电话,隐隐感觉不对劲。今天余申打电话给我要钱,可就是死活不说理由。而且我记得余申开口说了一句,余叶让他别找我。

  难道余申要钱是因为余叶?余叶生病了,急需要钱?

  当时我也忍不住,又播了余申的电话。接通之后,我就装作知道事情的口气说:“余叶还需要多少钱看病,我立马转给你。”

  余申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说:“小叶告诉你的?她不是让我不能跟你说嘛,怎么自己就说了。看来她没忍住跟你说了”

  听余叶这么一说,我知道这事情是真的了。估计刚才余叶是在医院里,随即我就说:“余叶是怎么病的,我虽然知道她病了,可是她没说原因。”

  “小叶不让我说,你要是想知道,就问她吧。”余申说道。

  我知道余叶是不会跟我讲的,要是想跟我说,早就说了。可越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就越加的着急。

  “你说吧,我想知道。算我求你了。”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