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一问,郭董华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而你又是干什么的吗?说句难听的,我应该抓你的,我们势不两立。”

  听到这话,我当时就笑了笑说:“这社会上有白就有黑。这是自古以来都有的,没有那时候消失过。世界本就需要黑白来平衡。就好像我们这些混的,不也算是一种职业一种工作吗?至于好人与坏人是用这种来评定的吗?

  梁美红是公安厅厅长,算是白道吧。她是好人吗?有时候黑dao中人反而比白dao的人更实在,更有义气。再说了,白道的人不也跟黑道人有联系吗?比如你我,比如梁美红和轩门,当然还不止,这个你也知道的很多吧。

  黑白分不开的,当然,我也没说自己是好人,只是我觉得做人凭的还是自己心。至少我觉得自己是真小人,而不是伪君子。”

  郭董华听我这么说旋即一愣,这一楞可就是好几分钟的时间。

  “你说的也有道理。看来我有些固执了。不过我感觉我不适合走你的路,否则我或许会跟你一起走。不过现在的我很好,无需要改变。”郭董华说道。

  我点点头,说:“是的,你不需要改变,好歹是公安局局长,走出去那绝对是拉风的,说不准以后爬的更高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我也没叫你跟我混,只是让你帮这个忙,当然,我也不会强迫你的队友,一切都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

  “好,这个忙我帮。至于能不能给你找来几个,就看运气了。哎,没想到我堂堂一个公安局局长给你干这事,要是被人知道,我也就真的只能跑路跟你混了。”郭董华很无奈的说道。

  我随即大笑着说:“你要是跟我混,那绝对是欢迎的。不过我感觉也不是不可能哦。毕竟官道其实也没hei道好混,里面同样复杂的很,有时候被阴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还是祝你成功吧。谢谢你帮我这个忙。这边我敬你一杯。”

  郭董华微微一笑,随即举起杯子,不过停顿了一下之后跟我说:“郭老弟,要不咱们结拜吧。而且正好都是姓郭。你我投缘,你看如何?”

  听到郭董华这提议,我也是一愣。旋即也没多犹豫。总体郭董华这人是不错的,或许跟他关系近些对自己也是没坏处的。

  “好”

  我举起杯子,郭董华也举起杯子。

  “大哥”

  我对着郭董华喊了一句。郭董华也很开心的喊道了一句:“弟弟。”

  “哈哈”

  我们两人也没那么多规矩,结拜那也是心中的那份情,形式也就是一点表面功夫而已。

  我们这么一结拜,郭蓉蓉当时就站起来笑着说:“郭凯,你现在是我哥的弟弟。而且我也比你大一两岁,你是不是该叫我姐姐呢?”

  当时我就白了郭蓉蓉一眼说:“我是跟你哥结拜,又没跟你结拜,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哥,你看你的结拜兄弟。这么不给面子。”郭蓉蓉立即撒娇的说道。

  郭董华顿时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然后说:“好了,小凯啊,今天咱们就喝到这。以后有空就过来我公安局坐坐,哥哥随时欢迎啊。”

  听闻,我顿时露出汗颜的表情说:“我可不想,你那地方是跟我犯冲的。去多了,有霉气。”

  “哈哈”

  当场包括林海辰都全部笑了起来。

  随后我和郭董华也就道别离开。不过郭蓉蓉是跟郭董华分开住的。郭蓉蓉一直住校,所以郭董华就让我顺带着郭蓉蓉一起回去。

  我现在哪敢有意见啊,大哥交代的事,我这做弟弟的立即就不干了,那可真不给面子了。

  随即我也只好带上郭蓉蓉这个累赘一路上回去。

  我一般吃饱饭都不急着打车,走路散步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所以我打算走一段路在打车。郭蓉蓉自然也就跟着我了。只是她不断的在我耳边环绕着一句,叫我要叫她姐。听的我都烦死了。

  而就在我听着旁边一个大喇叭唠叨的时候,我竟然在自己前方较远的地方看到一道身影,感觉有些熟悉,可又不敢太过肯定。

  当即我也是吃饱撑着了,快速跟了上去。郭蓉蓉和林海辰随即也一齐跟上。

  “喂,哑巴,你干嘛跑这么快。”郭蓉蓉又在我身边念叨着,声音还不小。

  这时,只见那身影突然转过头来,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扭头四周看来看。我自然反应就下蹲,同时也将郭蓉蓉给强制压了下去,坐在一个垃圾桶的后面。

  “臭死啦,郭……”郭蓉蓉又想大声喊,我立即用手捂着她的嘴巴,警告道:“闭嘴。”

  郭蓉蓉见我严肃的表情,这才闭上嘴。我刚刚已经看到那女子完整的面容。除非对方有孪生姐妹,那么我就不会认错了。

  我当时就好奇的继续跟着,对方这是跟男的去哪,而且鬼鬼祟祟的样子。

  “海辰,你带郭蓉蓉先回学校吧。我待会会自己回来。”我随即对着林海辰说道。

  之所以我让他们厉害,还是怕人多容易被发现,尤其是郭蓉蓉那张闲不住的嘴。

  |更新v最快上酷k匠J网

  林海辰立即点头说好,郭蓉蓉倒是好奇,不过我可不想她留在我身边,立即被我催促着离开。然后我快速的跟了上去。

  很快我就到了一处居民小区。不过对方在上楼之后就消失了,也不知道是进了哪家的门,最后我也只好无奈的离开了小区。

  随即我就掏出了电话打给了苏瑾萱。我先是问她吃饭了没有,还问她身边有谁。

  苏瑾萱说就她在医院,至于店铺由他哥看着。而她妈妈今天回家休息了。每三天他们就轮换一次。

  听到苏瑾萱说她妈回家休息了,我心里也疑惑不已。我敢肯定刚才见到的一定是苏瑾萱她妈。至于身边那男的我不认识,不过苏瑾萱她妈的表情太过的慌张,更让我起了疑心。

  随即我就对苏瑾萱说:“我刚看到你妈了。我在朝阳区这块吃饭,你妈似乎跟一个男进了一处小区。也不知道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