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谁?”一个黄毛怪当时就对着我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收拾你们的人。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拱手让出这家场子,那你们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开。”

  你黄毛怪听闻,顿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们说道:“就你们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敢赶我们走?也不去大街上问问,我虎牙在这附近是响当当的人物。”

  我当时就想笑了。这附近的街道一共就那么些人,我问谁去。装b也要找个人多的地方吧。

  冷陌却忍不住了说:“郭凯,不跟他们墨迹。看不起咱们年龄小,待会打的他们认不着娘的时候,就会喊我们大爷了。”

  我点点头。这些人要是不揍一顿,绝对是不会拱手让出场子的。

  所以我当时就喊了一句:“动手。”

  当即,林海辰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而冷陌和连宇凡以及王明轩也都没慢着。四人对付这五个杀马特。

  我也没打算动手。要是他们四个连这几个痞子都收拾不了,那我也就丢人了。

  不过这种意外也没有出现。这五个杀马特仅仅在两分钟之内已经全部趴在湿漉漉的厕所地板上哀嚎着。

  “现在还有什么话说的?”我看着他们,随即说道。

  那个黄毛怪当时就喊道:“几位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们的厉害。这场子我们不要就是了。”

  听到他们这么说,我也没意外。随即就让王明轩去将老板请过来。

  很快,一个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立马就跟在王明轩的身后。见到躺在地上的那五个杀马特,他立即就奉承的对我们说道:“几位兄弟难得来我这,不如包厢喝点小酒吧。有事好说,千万别引起客人的惊吓。小店在这附近也是不景气,要是在出点什么叉子,吓跑了客人,以后就没法子做生意了。”

  我点点头,以后我还得靠这里吃饭的,自然也不想弄的不如意了。

  “老板客气了,我们来并没别的意思。只是优胜劣汰,这几位似乎不太适合管理场子,所以我来替换一下。”面对这家店的老板,我自然没必要摆架子了。和气生财嘛。

  这老板见我这么说,脸上也露出笑容说:“那就好,其实对我来说谁管理都行。我只想这酒吧生意不受影响。”

  我点点头,随即我们几个就进了那一个包厢。那老板倒也老实忠厚,又给我倒酒又给抽烟。

  “好了,余老板,我们兄弟几个过来你这,目的你也清楚。自然是保障酒吧的安全。同时行个落脚的地方。没有别的意思,所以以后大家一起和平共处,一起把酒吧管理的更好。”我说道。

  这老板姓余,叫余昌盛。名字倒是不错,很吉利。给我的印象确实不错。

  余老板见我这么说,随即叹了口气说:“这位兄弟,其实不瞒你们说。小店其实生意也不怎么景气。如果几位兄弟愿意在这替我看场子,我自然欢迎。可如果要太多的看场费,小店估计也得关门了。其实我最近都在寻找买家,想把店卖了。我之所以在这开店,主要还是因为我家在这,不过做这生意也是很难的。之前那几个看场子的,这几个月来也不断的叫我加钱,我也给不出。可我也得罪不起。所以你们……”

  听着余老板的话,我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无非就是害怕我们要太多的看场费,他怕入不敷出呗。

  于是我立即就说:“余老板多虑了。我们来这确实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找个落脚点,我知道你的难处。只要你不让我们兄弟挨饿就行。钱你可以看着开。当然,如果老板想把店卖出去的话,只要价格合理,我甚至可以买下。”

  “哦?”余老板听我这么说,露出疑惑之色。

  余老板想了想说道:“这兄弟,我卖店铺那是逼不得已。刚才我说之前那几个人要看场费太高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我家急需要钱。我老婆子需要动手术,暂时拿不出钱来。如果兄弟真的要买的话,绝对好商量。绝对不会高价卖你们。我也不敢那么做,毕竟我家就在这附近。你们找上门,我也跑不了不是。”

  t{更*/新最9快:☆上酷f匠q网

  听闻,我也心动了。若是能够将这酒吧买下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这里生意不怎么样。不过至少是盈利。一年有个二三十万收益,也是不差的。最重要的是,这里就算彻底属于我们的地盘了。

  “余老板,你说个价吧。”我随即也不墨迹。

  余老板随即想了想就说:“六十万。”

  我皱了皱没,露出思考之色。虽然我对这些不懂。可这都是营业性场所,也有互通之处。比如程媛老爸的那家KTV,绝对超过百万。毕竟地理位置以及装修和面积都很不错。

  但要说六十万买这里,价格倒也不能出很高可也不低。毕竟这里的人流量,还有这装修以及面积真不需要太多钱。估计这余老板也是想多捞一点,或者是等我砍价。商人总是如此。

  “余老板,我这人虽然不懂。可也别欺负我年轻。你这装修都用了几年了,估计我用个一年就得重新装修,还有这面积,也就才市里普通酒吧的三分之二大小。所以这价格高了。”我说道。

  余老板对于这个并不意外,随即就说:“那就五十五万怎么样?可不能再低了。你看看这些设备,虽然用了几年,可这些一般情况不需要更换。即使装修也就刷刷墙换换壁纸以及座椅而已。花不了几个钱。”

  我灵机一动,随即就问:“老板,你老婆看病需要多少钱?”

  “估计得四十来万吧,这癌症,说不准。说不定花了钱也无效,这已经是常见了。不过平时我还有点存款,目前也就缺二十万左右。要是不缺钱我也不舍得卖,好歹守着这店,每年也有一些收入的。”余老板随即说道。

  我听闻,立即就说:“余老板这样如何?我们共同经营。我加入这店铺的一半股份。我付你20万,并且看场子由我们自己的人。这样,店铺有自己人保护店铺。你也不会失去你的店铺,也有钱看病。几年后钱不也会赚回来嘛。”

  余老板一听,眼珠子不断的打转着。终于他喝了一杯啤酒,决定道:“行,我老余第一次跟你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谈生意。不过你说的也在理,而且为人我喜欢,没有那些年轻人冲,我同意你的意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