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皱着眉看向这个被张羽晨称为干净的女生。自从上次张羽晨被伤害之后,我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对于张羽晨看上的女人我不得不慎重考虑一番。

  “你叫什么?”我问那女生。

  “孙小蝶。”那女生立即回答道。

  我喃喃着念叨了一句,随即问她是哪的,干嘛去酒吧做‘服务员’。

  “我家是江临县的,初三毕业之后我就出来打工了。今天正好看到酒吧找女服务员,学历不限,工资又高,所以我就去了。没想到他们还要叫我陪顾客。所以我就不想干了,当时那个经理不让我走,说没干满一年,我就不能离开。”孙小蝶随即说道。

  孙小蝶回答的很流畅,没有停顿。可是我也不能完全相信。毕竟张羽晨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见到她而已。

  “你家还有……..”我还准备继续问下去。不过那个叫孙小蝶的立即阻止我,然后说道:“抱歉,我不想说了。我知道你们应该不是普通人,怀疑我可能是故意接近你们。既然如此,我跟你们分开就是了,不过很感谢你们救了我,这个恩情,未来如果我能还的话,一定会还的。现在我走了,再见。”

  说完,孙小蝶立即转身离开。张羽晨顿时急了,他伸手就想拉孙小蝶。不过却被我伸手拦住。

  张羽晨当时就对我说道:“老大,她真的不会是坏人。你相信我。你这么让一个女生离开,她又没工作,没钱没地方住,怎么可能在城里生存下去。我不管,这女生我要了,我看上了。”

  说着,张羽晨将我的手拍开,然后就追了上去。拉住孙小蝶不让她走,两人在一个角落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我则是看向其他人,随即问了一句:“是不是我太过多疑了?”

  “凯哥,这事情确实要小心,现在是紧张时期。不过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咱们先让他们俩分开,同时让我爸调动情报堂调查一下就是了。要是没问题,那就由着羽晨吧。这家伙很执拗的。”韩启浩提议。

  我点点头,自己刚才也确实过于心急了。不过我也是不想看到张羽晨被伤害。

  这时,张羽晨正好拉着孙小蝶过来。随即就说:“老大,这样可以了吧。小蝶不是想找份工作嘛。咱们悦门绝对还需要人,场子那么多,服务员什么的,一定需要。安排在悦门的场子内,吩咐底下人一句,这样也有咱们的人照料着,不怕有谁强迫她。她也有份工作。你看行吗?”

  “好,就这么说定了。待会让启浩跟韩叔说一声。”我回答道。

  张羽晨见我同意,立即露出笑容,然后对孙小蝶说:“你就到我们那工作,绝对安全,工资也不会低。我会经常去看你的。行不行?”

  孙小蝶看了我一眼,最后点点头,然后对张羽晨说:“我欠你的人情,不过我可没喜欢你,你可别以为这表示我对你有意思。你的人情我会还的。”

  “哈哈,这没事,不需要还。举手之劳。我喜欢你,我会追求你,只要你不嫌烦就好。一定把你追到手。”张羽晨的皮也是够厚的,随即说道。

  孙小蝶没说了。

  我也不可能在这事上继续深究,否则张羽晨估计得跟我急眼。很明显他是很喜欢这个叫孙小蝶的女生。否则也不会为了她,今天跟黑色玫瑰酒吧闹起来,估计以后他是别想在去黑色玫瑰玩了。

  搞定之后,我也就回我妈那。后来听韩启浩说,他把事情跟韩叔说了一遍,当时韩叔确实生气了,把张羽晨叫过去臭扁了一顿。不过张羽晨也是够硬的,就是不肯抛弃孙小蝶,最后韩叔也只能答应,决定好好查一下对方的底细。

  不过所幸的是,韩叔从调查的资料来看,这孙小蝶没什么问题,确实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生,而且也确实是第一次去酒吧当服务员。

  之后韩叔也没就多说了,张羽晨自然是更加殷情起来,每天除了训练之余,剩下的时间都在孙小蝶所在工作的酒吧内呆着。而作为悦门的太子,在自己的场子内,那自然是没人敢说什么。他开启了狂追模式。

  这孙小蝶还是颇有手段的,平时张羽晨就是花花公子一个,喜欢逛夜店。后来在孙小蝶的制止下,就没在去了。孙小蝶这才答应做他女朋友。

  平静的寒假也过的不算太久,就在过年正月的几天里,连云市再次发生了一件大事。连云市的市长何庆宇被人调查,目前虽然没有很明确的证据,可是拥有上级命令,所以何市长已经被暂时免去职位,在家接受省里的检查。

  当这一消息传出之后,我知道连云市的天估计要变了。星盟等的就是这么一天。所以接下来又会是悦门和星盟只见的战斗。

  不过这都是大局上的斗争,我也插不上手。可是要说目前最为忧愁的无疑是何诗婕了。她开始担心起了自己父亲。一旦证据确凿,那自己的老爹可就不是免职的问题,那可是坐牢。

  今天,我约出何诗婕出去散步,目的自然是安慰她了。

  “放心吧,你爸不会有事的。韩叔说了,你爸仅仅只是被省里的人给暂时禁锢了。一旦查不出什么来,你爸还是得官复原职的。”我说道。

  何诗婕依旧愁着脸说:“哪有那么简单,这分明是星盟的手段。在说了,再清的官一旦细查起来,总会有些不能摆明面的事情出现。如果万一被查出来,可就玩了。”

  一向聪明的何诗婕在自己家人出事的时候也开始不能镇定的思考问题了。其实韩叔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他说何市长可是一只老狐狸,要这么容易就被查出点什么,他哪里能够在连云市呆这么多年,独长大权。就连市委书记之前可是一直被他压着。他的本事不小。只是目前行动受限制。

  “诗婕你相不相信我?”我握住何诗婕的双肩,认真的问道。

  何诗婕看着我的眼睛,立即就说相信我。随即我就说:“那好,你相信我的话,你就要相信你爸不会有事的。因为这是我说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更新最s“快'`上)酷O:匠,网}\

  何诗婕见我这么说,最后点了点头。至于是不是真的放心,这个也只有她最清楚。

  不过跟着我却说了一个关键事情:“我想转到北海读书,你愿意跟我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