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意的翻了一下老郎中这几本珍藏的“秘籍”,最后又原封不动的放回到了枕头底下,只将老郎中的一本手写札记给留了下来。

  看着老郎中用钢笔洋洋洒洒写出的一本书,我也不禁佩服。

  这本书有着不少年头,估计是老郎中日积月累写的吧。其中大部分都是写自己的武学心得,对力量的领悟已经使用技巧。同时还有一些是他个人对太极的研究。

  看着老郎中书里的解析,我发现自己对老郎中真有种膜拜感。没想到对方在太极上的研究竟然这么深。

  要知道太极这一门武学,从古至今,被不少太极宗师给改善过。比如杨氏太极拳、武式太极拳、孙氏太极拳等等。

  随着太极的改进,如今太极拳不仅算是一种武学,也是一种很好的健身方式。学的人也日益增多,可要说有人去深究太极,至今还没真几个人有什么更好的改善。

  而老郎中这本札记,每一个字都含满着深意,我有预感,如果这本札记公布出去的吧。那估计全国的武学协会,尤其是太极研究所,都会纷纷上门求教。

  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老郎中深不可测的地方。

  不过也可以理解。现在的人都在为着金钱利益奔波,可是有谁会花时间去研究这些。老郎中这十多年来一直呆在镇上,估计也算是一种修心吧。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喃喃着说道。

  m*酷N匠y网唯一正√“版,其b他都s是3盗LC版¤&

  老郎中上次就说过以后不会在教我什么。而这本札记也并没有真正的什么武学套路。老郎中在书里面一直强调的就是实战,他觉得实战是提升实力的最好办法。

  从实战中领悟出自己适合的套路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所以老郎中以前教我,大多都是让我跟他打架,他不断的攻击我,我不断的在被击败中领悟失败的原因。这就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几步。

  “够了,有这本书。我要是没有一点提升,那我也就太傻了。”我随即笑了笑,然后锁上屋子,离开了老郎中的老宅子。

  周末过去之后,由于跟程媛打冷战,所以平时程媛不要我送她回家。这反倒是给我留出不少的空闲时间。加上最近的平静,我几乎每天除了上课,剩下的时间我就跟张羽晨的这一群人开启了实战模式。

  大家也是来劲了,尽管是兄弟,但在切磋的时候,那就谁也不管谁。一旦打起来,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是阴招也都用上。

  虽然有些狠了,可这无疑是最好的实战。毕竟当你面对敌人的时候,对方说不准就会阴你,你要是不懂得如何防护的话,那只能是中招了。同时,自己在对敌时,也同样可以使用阴招。正如老郎中说过的一句,黑猫白猫抓到老鼠才是好猫。对付敌人没必要讲究的太多。

  我们打的确实狠,所以起初的那几天,大家都是鼻青脸肿的去上课,当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惊讶。估计是觉得以如今铁血盟的势力,也没人敢这么打我们吧。

  不过若是他们知道这是我们内部的切磋,估计也只能膛目结舌了。

  但不得不说,这种训练效果确实很好。除了危险了一些,可每个人的实力都有着不少的提升。仅仅半个月时间,张羽晨的实力已经跟半个月前的我差不多了。至于一直不爱说话的方震,实力可一点都不比差。唯一落后一些的就是黄子波了,进步要小了不少。

  时间冲冲流去,发生了那么多事,再加上最近训练,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学了两个月多月了。

  只是唯一让我蛋疼的是程媛至今还跟我打冷战,这让我很无奈。可见上次的事情让程媛真的很生气。而何诗婕在这半个多月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也在都没找过我。甚至我在学校都碰不到她的面。估计是一直在高二的教学楼中呆着吧。

  所以最近,我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就连苏瑾萱由于要期中考,说一周联系一次,也让我更是无奈至极。

  反向的,我现在情场失意。张羽晨却跟那个小萝莉杨妍走的极近。也不知道张羽晨是不是吹的,说对方非他不嫁,而且两人的关系更是到了不分你我的境界。

  “老大,我去接我家小妍了。你和老二他们去吃饭吧。”说完,张羽晨就灰溜溜的走路。

  无奈的摇摇头,便跟着剩下宿舍的几人一起走。这时,有两个学生走了过来。脸上有着很明显淤青的痕迹,其中一个,一脸苦相的看着我说:“凯哥,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这两学生是隔壁二班的,不过很早之前就加入了铁血盟,所以我认识。一个叫罗辉贵,另一个叫潘浩。平时见到我都有打招呼,所以对他们还是蛮有印象的。

  “怎么呢?”

  看他们的样子我也知道是被打了。这事情我自然不可能不管。既然加入了铁血盟,那么他们有义务要为铁血盟办事。同样的,我也有责任要保护他们,这个无可厚非。

  “凯哥是这样的,上午…………..”罗辉贵很是委屈的说了一遍。

  我脸色也同样闪过了怒意。

  “你的意思就是说被打的不止你们俩,还有其他班的几个?只是他们不敢报仇而已?”我问道。

  潘浩点点头说:“是的,其他几个跟我们一起在足球场踢球的。只是他们不是铁血盟的人,所以没敢找你帮忙。而且这是高二的人来打我们,他们觉得我们不敢找回场子,也就闷声吃了这个亏了。那群高二的太嚣张了。”

  听刚才罗辉贵说的事情经过。起因是他们几个在足球场踢球,可学校自然不可能建几个大型的足球场。所以也就一个,平时谁先去踢球,谁就占住场地。

  可罗辉贵他们几个踢球踢到一半的时候,几个高二的过来说要用场地。而且罗辉贵还说愿意让出一半,甚至打友谊赛都可以。结果高二那群仗着自己是高年级,直接就将罗辉贵他们给打了。

  对方人多些,而且打架猛。罗辉贵他们根本就没多少反抗,而且另外几个高一的学生压根不敢还手。所以很轻松的就被高二的打得鼻青脸肿的清出了足球场。

  “高二是费瑞的地盘吧。”我说道。

  黄子波点点头说:“是的,高二算是费瑞的地盘,虽然也有一些不加入火源会的。可那群人平时也很低调。估计也只有火源会的人才这么嚣张。”

  “下午去高二走一趟。”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