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对方的棍子在抬起的刹那我已经知道不对,所以瞬间朝着一旁闪去,躲开了棍子。

  不过紧跟着又是三根棍子朝着我砸了过来,我想都没想转身就朝着学校冲去。

  他们见我要跑,紧随着追了过来。不过还不等我跑出几米,突然间我感觉后背一阵吃痛。整个人差点朝前扑倒在地。

  “快,给我打。”

  我也不知道是他们四个中的哪个喊了一句,那四个人拼命的就冲到了我的面前,再次将我围住。

  我皱着眉,后背的疼痛依旧还在持续着。

  PU更新最:快…上¤酷@-匠D6网C

  “你们是谁?我们没仇吧?”我盯着其中一个说道。

  那四个人压根就不应我,举棍子对着我脑袋砸了过来,看样子即使不将我打死,也得将我打瘫痪不可。

  我知道要跑是来不及了,所以闪开对方的棍子之后。我慌忙将手套带上。然后转身就对着一个劈来的木棍迎面抓去。

  那人见我竟然没在躲,反而抓木棍,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当即木棍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上。

  尽管手套有保护作用,可对方那砸下来的力量也真是不小,哪怕被削弱很多,可依旧震的手臂发麻。不过所幸的是,我将对方的棍子牢牢抓在手中。

  “这…………”

  那男的一脸惊骇的表情看着我,估计是没想到我竟然敢这么正面抓住他的木棍。他使劲的想抽回自己的木棍,不过我岂会让他抽回去。

  当即,我使劲一扯,同时右脚抬起,对着那人的小腹狠狠的踢了过去。那人直接被我踢倒在地。

  这些动作也仅仅只是电光石火之间,当另外三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手中已经抓稳了木棍,直接对着离我最近的一个男子的脑袋敲去。

  既然跑不了,我自然是打了。立即我就和那四个人打了起来。

  现在我手中有棍子,在加上我如今的反应能力,很快就被我偷袭干倒了两人。剩下的两个男子也开始有了退意,直接就挽着那两个躺在地上同伴迅速离开。

  我也没敢继续追,而是站在原地大喘着粗气,手中的棍子直接就丢在了地上。

  虽然一挑四干倒了两个,不过我自然不可能没受伤了。除了一开始后背被对方的木棍击中之外,我的小腹以及手臂都挨了几棍。此时已经隐隐作痛。要不是平时也有训练抗击打的本事,估计我挨个两棍也就没战斗力了。

  休息了一分钟之后,我这才缓缓的走回了宿舍。

  宿舍内,张羽晨和方震他们都回家了。只有黄子波和尹天豪在宿舍。他们见我狼狈的走进门,也是吓的一跳。

  “凯哥,你怎么呢?”尹天豪担忧的问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将衣服给拖了。只见我的身上有着不少淤青的痕迹。当时真让我有些哭笑不得的冲动。

  没想到仅仅只是跟何诗婕出去喝了杯奶茶的时间而已,却遭了一顿打,这运气也是颇为不错了。看来有何诗婕的地方准没好事。

  “谁干的,老子现在就去灭了他。”尹天豪愤怒的问道。

  我说我也不知道谁干的的,对方压根就没说两句话。而且这四个人都是陌生面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二中的学生。

  不过既然对方知道我是郭凯,而且很明确的冲我来的。那么必然是跟我有仇的人了。

  而在二中跟我有仇有冲突的人也可以数的过来,第一就数欧阳宇,还有胡泽浩,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是费瑞的人所为。

  不过我第一个排除的就是欧阳宇,对方虽然也阴险,可他绝对不会找人过来干我。如果是打算弄死我的话,可就不是找这种人来了,直接派遣星盟的人来对付我。可如果只是要打我一顿的话,那他可以直接带着一群人围堵我就行,也不需要派三四个人,偷偷摸摸的来。

  而排除了欧阳宇,那么最大的嫌疑就在胡泽浩和费瑞的人身上。

  我感觉胡泽浩报复的概率极大,因为他前天被我打进医院,很有可能会找人报复我,而且他身边没人,所以找一些混子来阴我也不是不可能。

  其次就有可能是费瑞的手下。费瑞本人倒也不太可能,对方虽然很冲,可也不是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的人。很有可能是他手下那个钱小虎。上次他追苏瑾萱,却被我扫了面子,所以很有可能找一些不认识的人来对付我。

  不过现在我的这些推理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实际上的证据,我也不可能将他们都找一遍。而且胡泽浩现在也还在医院,我要找人也找不到。所以这闷亏也就这么吃了。

  “算了,也没多大的事,只是一些淤青而已,以前老郎中可没少这样教训我。以后查到是谁干的在报仇吧。”我缓缓的说道。

  尹天豪他们俩也点了点头。这事情也就这么给忍下了。

  第二天是周六,学校给高一军训的学生放假一天。周日和周一也是军训。所以今天周六我倒是没事情干。

  昨晚上我已经跟程媛约好了准备一起去连云市的动物园玩的。所以早上八点的时候,我就按照昨天和程媛约好的地点,在一个较近公交车站等她。

  可是我足足等了十多分钟,程媛还没有到。当时我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结果却是程媛的电话变成关机状态。我顿时就有些疑惑,要知道在半个小时之前我才跟程媛通了电话。

  不过我也没多想,只以为正好她手机没电关机吧。

  可当我又等了十多分钟之后,依旧没有半点消息之后,我知道事情真不对了。因为从程媛家里到这公交车站,哪怕是不坐公交,走路也就半个小时而已。可我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我心里总有着莫名的心悸,所以我连忙就打了一个电话给程媛她爸,我问他程媛有没出门。

  结果程媛她爸却说早已经出门了,还问我跟程媛准备去哪里玩。

  自从程媛她爸不反对我们在一起之后,我跟程媛平时出去玩也不会隐瞒行踪。于是我说在车站等了程媛很久,可是依旧没看见程媛的踪影。

  程媛她爸听闻,也慌了起来。平时程媛也不是一个爱玩失踪的人。那么此时突然失去联系,必然是出事了。同时联想到昨天我莫名被人阴,我感觉似乎有人在暗中对我乃至我身边的人下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