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孙茜手中的那部苹果5s,我不自觉的有些发呆。一年前,和孙茜的那段恋爱是我的初恋,要说轻易忘记是不可能的。

  不过孙茜给我带来的痛,此时我依旧记忆犹新。

  而就在我愣神回忆这些的时候,程媛却上前一步,含笑着将手机接了过来,很随意的把玩着手机,然后对着孙茜说了一句:“当初郭凯送给你的手机是我花钱买的,所以这手机我就笑纳了。我想没问题吧?”

  说着,程媛挽着我的手臂,看着孙茜。

  孙茜尴尬的笑了笑,同时点了点头。不过程媛却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一句:“东西还是一样的东西。不过已经物是人非。这苹果手机也不是当初我们送出去的手机,一年前的苹果5s的价在如今苹果6诞生之外,早已经不值那个钱。不管你如何珍惜,该掉价的还是掉价。”

  程媛的话里有话,在场估计谁都听的明白。其他人也没插嘴,至于我,此时也认同了程媛的说话,所以没反驳。

  孙茜最后‘恩’了一声,便慢慢的走出了奶茶店。

  看着孙茜的身影。曾经多么熟悉的背影,此时在我的脑中却要陌生的多了。不过对于孙茜倒也没什么恨意。现在社会这种女生也不少,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后来尹天豪和张羽晨主动带动气氛。我的第一次隆重生日也终于缓缓落幕。晚上十点多钟,将张羽晨几个城里过来的安排到了程媛别墅休息之后。程媛让我送苏瑾萱回去,她在别墅招待张羽晨他们。

  我想想也行。毕竟是晚上,我也不放心苏瑾萱一个人。

  走在路上,我好奇的问苏瑾萱送给我的礼物是什么。毕竟当时人多,她叫我不能拆,我也就没敢拆开。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

  苏瑾萱听我问起,她微微红着脸说是一本日记本。

  见苏瑾萱那表情,我就明白这日记本绝对不是普通的日记本。回想起我曾经偷看过苏瑾萱平时记录生活的日记。

  我不得不怀疑这本日记本估计就是当初我看过的那本。

  不过我想戏耍一下苏瑾萱,所以就故意说了一句:“不就一本日记本嘛,搞的那么神秘兮兮的。”

  苏瑾萱当时就说有特殊含义的。

  我笑着说里面不会是记录着她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苏瑾萱含羞着点点头。我此时已经百分之百肯定是那本日记本了。于是我神秘的说了一句:“那我能够猜到里面写的是什么了。”

  苏瑾萱疑惑的看着我。跟着我就说了几段里面影响深刻的内容。苏瑾萱听我念叨着,脸已经不知不觉红的像要滴血似的。

  “你是不是偷看过?”苏瑾萱自然不是傻子,不可能相信我能够隔着礼品盒看到日记的内容。

  我笑了笑,没说话,不过也表示我已经默认。

  苏瑾萱羞涩的握拳在我胸口锤了几下,说我早看过内容,也就是早就知道她喜欢我了。竟然一直装聋作哑。

  我看着苏瑾萱那因为羞涩而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痒痒的。特别是苏瑾萱锤我胸口的样子,更有着一丝娇嗔的意味。

  我忍不住将苏瑾萱搂在怀里。苏瑾萱轻轻挣扎了一下,便任由我搂着她。

  “瑾萱,谢谢你对我的爱。我感觉自己配不上你。”我轻声的在苏瑾萱耳边说道。

  苏瑾萱摇摇头说:“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感觉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我只想找一个能够保护我的男人,这就够了。”

  看着苏瑾萱的那双毫无虚假的双眸,我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一下苏瑾萱的额头。然后直接牵着她的手去了她家。

  冷陌放假后在回乡住了几天。不过后来他就去外地了找他父母,而苏瑾萱则是不愿意去,所以一直呆在镇里。

  暑假的日子在平淡的训练中过去。至于连云市的下地势力依旧动荡不已。虽然我也听张羽晨说过不少,可那些目前对我来说很遥远,我也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只是让我知道的就是悦门的势力在不断被打压。而一个兴起的小势力却如日中天的成为了连云市不下悦门的势力。不少人都传言,星盟将会在一年内将悦门吞下。

  在传言下,悦门还有些底层的小弟开始朝着星盟内涌入。这无疑是让悦门雪上加霜。

  九月一号,全国几乎所有的中小学,乃至大学都已经渐渐开学。而我的暑假也终于过去。

  只是让我惊讶的是老郎中离开了两月的时间,依旧没有回来。最不解的是,以前老郎中给我的手机号码也打不通。导致我和胡静都联系不上他。

  不过老郎中临走前却留给我一张银行卡,说是给胡静的生活费以及学费,叫我给胡静保管着,以免胡静自己乱用钱。

  当时我自然是答应了,只是也没去查有多少钱。我认为我最多也就一两万块钱而已,毕竟老郎中不可能离开太久。

  可如今,他没有回来,自然是我给胡静交学费了。只是当我去银行取钱的时候,我赫然发现自动取款机显示的余额竟然有六个零。

  起初我还因为是小数点后面的零。可细看一眼,竟然真是百万存款。

  当时差点没把我给吓到。老郎中竟然给了我一张两百万的银行卡。

  我除了惊讶他为什么给我这么多之外,更加惊讶他哪里来的这些钱。要知道在镇上,他也就偶尔去卖点狗皮膏药,平时给人看病也都随意收点钱,甚至不收钱。

  哪怕老郎中一辈子省吃俭用,撑死也就十来万的存款吧。却没想到有两百万之多。

  这钱是哪里来的?突然间我对老郎中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他来镇上之前是干什么的。还有他的名字叫什么?

  之所以我一直叫他老郎中,是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大家平时叫他郎中,所以都这么叫。

  我也问过胡静,胡静自己也不知道。老郎中从来没对外提及过自己的过往。大家知道的仅仅只是他会医治外伤,有一手好武艺。

  虽然我现在对老郎中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可却依旧查不出半点信息。最后无奈之下,我也只能从卡里拿出两万块钱。至于这张卡,我却只能当做一个秘密的藏着。

  酷M;匠q网!首k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