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那个经理转身就奔出房门。

  我也不以为意,反正这些人绝不可能真的被我这一酒瓶子给砸死。随即我也没在为难剩下的那五个人。招呼了一下苏瑾萱他们,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随着经理的那一声喊叫,不少人都看着我们这群人。当时经理惊恐的盯着我,生怕我不高兴对他动手。

  我掏出五百块钱叫经理结账。经理根本就不敢伸出手接我的钱,嘴上说:“几位朋友,不知道你们是绿林好汉,刚才真是对不起。可你们在这杀了人,你走了,我这店怎么办。”

  我顿时无语。还绿林好汉呢,随即我就说了一句:“那几个没死,只是被我打晕了而已。待会去医院住两天就没事了。你到底要不要钱的,不要我就走了。”

  那经理听我这么一说,瞬间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根本不敢接我的钱,当时就赔笑着说了一句:“既然没出大事,之前合用包厢的事,是我对不起各位,这单就免费了。各位可以离开了。”

  我感觉现在经理似乎恨不得我立马离开似的。

  我也没在给他,能少一点钱是一点钱。反正饭店也不会因为这一顿就倒闭。

  走出了饭店,天早已经全黑。看着周围的路灯,仰头看了看整个城市的天空。多少生起一丝感慨。

  来了连云市也有半年多了吧。感觉自己的变化真不是一般的大,此时的自己还像是一个学生,还像是一个十六岁的人吗?

  后来尹天豪送林夕儿回去,而黄子波也紧跟着离开。至于张羽晨,自然也不可能住宿舍了,估计也要回去,现在二中初中部宿舍,不管是住校还是非住校生应该都离开了。我感觉自己仿佛没了去处。

  不过看着身边的三个女子,我突然又幸福的笑了笑。

  程媛和苏瑾萱是我的红颜,而胡静是我的妹妹。跟她们一起走也挺不错的。

  路上我问胡静什么时候回乡下。胡静说明天就走,问我和苏瑾萱什么时候离开。苏瑾萱看向我,示意听我的意思。

  我说干脆也明天吧,这样也比较有伴。离开家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挺想念我爸妈的。

  程媛见我们明天都要走,脸上露出不舍之意,还说自己也想跟我们去镇上。

  我感觉也行,不过怎么也得经过程媛父母的同意。所以待定。

  酷$匠S网首☆发《

  后来我将苏瑾萱和胡静送回到学校之后,就送程媛回家。本来想直接打车的,结果程媛却叫我陪她独自走走路。

  我牵着程媛那纤细的玉手,两人慢慢的走着。

  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程媛一个转身,就搂住我的腰,将脑袋埋在我的怀里。

  半个月没见程媛,更没跟程媛独处的机会。此时我们两自然是忍不住心中涌动的激情。当时我就吻住了程媛那樱桃小嘴。

  紧跟着我就感觉到程媛口中的那条小香舌很主动的动来动去,不断的迎合着我,很甜和软。

  我的手不知不觉的就伸进程媛的衣服内,mo着程媛那细滑的肌肤,呼吸都忍不住变得急促起来。

  我明显感觉到程媛也开始不断的贴着我的身子摩擦着。

  不过跟着我就听到身后传来高跟鞋咯吱的声音,随即我便和程媛分了开来。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经过,她撇了我一眼,倒也没惊讶,直接就朝前走了过去。

  此时程媛脸色通红的看着我,脸上的红晕夹杂着羞涩之意。

  看着楚楚动人的程媛,我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对不起。”

  当我说完,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早就答应不对她说这三个字。程媛果然瞪了我一眼,问我好端端的干嘛说着三个字。

  我摇了摇头,没想解释。其实我是想说因为程媛的大度,导致我和她两人之间的独处的机会太少了,感觉这样很对不起她。

  可一想到自己现在不也是对不起苏瑾萱吗?

  很纠结的一个问题再次侵袭我的大脑。要是有分身,我感觉肯定两不误。不过此时我能够做到的就是不做出逾越的事情。在我没真正有实力拥有她们的时候,我绝不能干出更亲密的事情。这算是我心里的一个底线吧。

  想到这个,我又不自觉的想起余叶这个跟我发生过关系的女生。

  “你怎么了?”

  我在纠结的时候,程媛推了我一把问道。

  我这才晃过神来,连忙不再想,然后说了一句:“我在想什么时候好好占占你的便宜。”

  我随意说了一句。程媛信以为真,当时就锤了一下我的胸口,然后问我想不想今晚让她陪我睡一夜。

  被程媛这么一调xi,要说不想就不是男的。不过刚刚还告诉自己不越界,所以我就连忙摇摇头。

  程媛见状,白了我一眼,说我现在是不是多女生陪了,反而想当和尚了。

  我笑了笑说:“是啊,我想去尼姑庵当和尚,这可就性福了。哈哈”

  程媛没在跟我瞎扯,紧跟着就问我高中准备报哪所学校。

  我知道程媛的分数一定上一中绰绰有余了。不过现在的我,真没那能力,即使有,我也不能去。

  于是我就说:“去一中啊,当然陪你去一中。这样可以天天见你。”

  程媛听闻,笑了笑,没在说什么。

  后来我们就这么慢吞吞的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她家小区程媛走进小区之后,我便转身去二中住一晚。

  然而我没看到的是,当我转身的时候,我的背后,一双柔和的眼睛正盯着我。嘴上喃喃着说了一句:“傻瓜,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你是不想让我知道你去二中,害怕我为了你,也跟你去二中读书吧。不过你也耍不了我,这辈子都不行。”

  然而,连云市的中考刚刚过去。连云市的底下势力却爆出了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悦门的林子轶失踪,悦门此时大动干戈的在到处寻找。

  而此时一栋别墅内,张悦和风坐在别墅自建的密室之内。两人神情严肃,不过此时风除了严肃之外,更多的是不解。一直沉默的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悦哥,为什么放走他。现在他是叛徒,哪怕是兄弟又如何,将来他可能对悦门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别忘了他掌控悦门太多的信息了。”

  张悦踌躇的叹了口气说:“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的兄弟,十多年的兄弟。我下不了手。”

  风听到张悦这么说,虽然很不赞成。可他却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了解张悦,也正因为张悦的这个性格,才让他追随了这么多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感谢这两天大量投入挖掘机的读者“不要脸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