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这个角度看,那女生的脑袋被她前面一个女生给挡住。所以我只能看到那女生的身材。

  可那身材太过熟悉,当即我狠狠的擦了擦眼,同时使劲的摇了摇头,可是当我再次睁大了眼睛看着那道身影时,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张羽晨见我盯着最后一个女生看,连忙就问我是不是看上那女生了。

  我没回应他,而是慢慢站了起来。缓缓的朝着那女生走了过去。当时其他女生还朝着我抛媚眼。

  估计是因为张羽晨出手大方,以为我也是凯子吧。不过我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直接就走到了最后那个矮小的女生。

  那女生此时低着头,哪怕是我走到她身边,她的脑袋依旧没有抬起来。可当我看清那女生耳垂上的银耳钉时。不自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耳钉我太熟悉了。这还是我当初和余叶逛街时,我替余叶买的。她当时还跟我说要一直带着她。

  k酷F√匠!|网正!版=首-z发☆

  此时结合着这熟悉的身材。我已经不用太多的怀疑眼前的人是谁了。

  女生或许是感觉到有人在盯着她吧,她也缓缓的抬头。当她的面容正面出现在我眼前时。她的眼睛也骤然睁大,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嘴巴立即张开,全身不自觉的颤抖着对我喊道:“郭凯,你怎么在这?”

  我皱着眉,心里苦涩不已。看着眼前的女子,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没想到一个小时之前,我还在后山看到她在为我鼓劲,为我祈祷。

  可一个小时之后,我在酒吧遇见了她。只是没想到遇见她时,她的身份却是酒吧的学生妹。我现在该说什么。我是该直接给她一个嘴巴子,还是将其当成一个陌生人了。毕竟我没有资格干涉对方的生活。

  “郭凯,我………..”余叶见我没说话,泪水瞬间哗哗涌出。

  而我身后,黄子波也朝着我喊了一声:“老大,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女生了?带过来给我们瞧瞧。”

  他们之前也没细看过这些女生,所以此时还没注意到被我身子挡住的余叶。所以依旧还是戏谑的对我喊道。

  余叶见我闭嘴不讲话,终于受不了了。转身就朝着酒吧门外出跑去。

  女服务员见状,立即大惊着想喊住余叶,不过余叶根本就没回头,直冲了出去。

  这时张羽晨他们也意识到不对,就问我怎么了。我说叫他们自己先喝着,我出去一趟。

  说完,我也跟着奔出了酒吧。站在酒吧门口,我朝着两旁一瞅。只见余叶就在我右侧,酒吧旁边的阶梯上蹲着。脑袋埋在大腿上哽泣的哭着。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你干嘛还来这里?”

  我此时却是挺愤怒的,虽然余叶自己选择做什么我本没资格管。可我真不忍心余叶做这种下贱的事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余叶。难道她原本就是那种浪女?还是余叶觉得钱不够用,为了生活才这么做?

  余叶缓缓抬起头,脸仅仅在这几分钟内已经哭的不成人样。

  她哭着说:“我哥从看守所出来了。”

  我微微惊讶,不过算算日子。余申也进看守所两个多月,出来也算正常。只是余申出来,余叶难道不该高兴吗?

  难道余叶来酒吧干这工作是余申逼的?若真是余申逼我,我绝对不会放过那家伙,回想起以前我还叫人照顾他,现在想来真有点后悔。这种人就该被打死在看守所。

  “你哥出来,跟你来酒吧有什么关系?”我盯着余叶说道。

  结果余叶说余申仅仅出来三天,就被人给打断了腿,现在连去医院的钱都不够。所以她只能出此下策。

  我脸瞬间就黑了。我没想到余叶来酒吧干这事竟然还真是因为余申的缘故。只是余申竟然就这么不消停,才出来三天,就成那样。

  至于拖累的是谁,自然不用说也是余叶了。

  我依旧生气的问她,既然出了事干嘛不来找我,我说过我会帮她的。

  余叶此时不敢看我,不过泪水还在继续的流着,跟着就说:“你家什么情况我也知道,同样是工人家庭。前几天你给我一千块钱,现在还不到半月,如果我在找你拿几千块钱。你能拿的出来吗?即使拿得出,那么如此下去,你能坚持几个月。你哪来那么多钱给我。而且我也没脸再找你要。”

  我此时才明白余叶的意思。她觉得自己这是拖累我,而且认为我拿不出钱来。

  不过我一时间也确实没太多钱。如果是仅仅给余叶一个人的生活费,我也不是拿不出。可外加一个余申,尤其是余申此时要不少钱,我确实拿不出。

  除非我厚着脸皮找杨阿姨要,虽然杨阿姨确实会给我,不过她每月给我两千块钱,如果我还不够用的话,必然会引起她的怀疑,毕竟以前我一个月五百块钱就够了,可现在,两千都不够。这要是让我解释,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过让我看着余叶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我绝对做不到。

  随即我便郑重的说了一句:“还记得你当初跟我说的吧?以后你不会在做出卖身体的事情。既然你说到,我希望你做到。不管遇到在大的困境,你都不能这么做。”

  余叶听我说这话,站了起来,直接就扑入我的怀里。然后哭泣着说:“对不起郭凯,是我错了。可我也不想拖累你。”

  我叫她别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这是我答应过她的事情,既然说到就要做到,同时我也希望她说到做到。至于钱以及她哥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待会我就帮她弄钱去。

  余叶抬起头,看着我,问我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说,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我的朋友。如果是我的其他朋友有困难,我也同样会帮她。

  余叶盯紧着我的双眼,似乎想从我眼睛中看到我有没有说谎。

  不过此时我内心也复杂无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想来余叶也看不出什么端疑。

  跟着余叶突然跟我说了一句:“今天是我来酒吧的第二天。不过昨天我只是在酒吧内做基础培育,没出来接待过客人,所以我并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余叶这么说,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随之一松。这时我又想起上次余叶骗我说她是处女的事情,现在我真不敢全信她的话。

  不过换过来想想,似乎我真没必要去考虑信不信她这句话。因为这个跟我有关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