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农家大汉随即一愣,有些狐疑的看着我,问我真是过来这爬山的?还问我朋友呢,总不至于一个人来的吧。

  我自然不能说自己是被绑架了。毕竟现在的人一听到这些敏感的事情,只会回避。所以我继续撒谎说自己跟朋友一起登山,结果迷路了,而且这种荒野地方,信号覆盖不到,联系不到他们。

  大汉又重新将我审视一遍,最后点点头,说带我出去,不过叫我给他一百块钱幸苦费。

  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了,现在我只求这离开这里。大汉随即就让我上车。

  农用拖拉机其实也没有地方坐,我直接就站在后托运箱内。里面全是一些化肥和麦草。看着拖拉机缓缓行走,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此时我最为紧张的还是那个男的有没醒过来,或者是他的人现在会不会联系他,一旦联系不上,那么意味着那些人立即就知道出事了,必然会派人过来。

  ………….此时悦门内,又是一片哗然声起。韩峰和方乾鹏早已经急眼了,当时就将张悦拦住,说道:“悦哥,你不能去。虽然不知道琴姐跟你说了什么,可你如果一个人去,那绝对是九死一生。如果你非要去的话,那就让我带着人跟你一起去。他们若是敢把郭凯怎么样,我们直接就开火,为郭凯报仇。”

  酷《》匠B网d永久免e费h看Q/小说m-

  杨语琴此时没在吭声,她已经明白张悦做出了决定。至于林子轶也没说话,手中拿着手机。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条短信。

  不过他见周围的人都没注意他,随即隐晦的将短信打开。紧跟着脸色变了变,不过立即就恢复平静。

  张悦此时也怒了,狠狠的将面前的韩峰推开,说道:“够了,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更改。悦门的事情你们管理就行,其实有没我也意义不大。子轶也管理悦门这么久,对悦门的管理也算得心应手,以后看你们的了。”

  “悦哥,你冷静一点。难道你就真的一个人去?那只能是自投罗网,他们也不见得会放了郭凯。”方乾鹏说道。

  张悦没在说话,直接就走出了会议厅。跟他一起离开的只有风。至于其他人,全被他呵斥了回去。

  紧跟着张悦就叫话务员回拨过去,问那些人到底想他怎么做才能放人。那些人只提出要他单独一个人前去叙叙旧,就可以放人。

  所谓的叙旧,无疑就是一场鸿门宴。大家都明白,不过此时张悦却没有选择。一想到那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张悦已经做出了选择。

  到了悦门总部楼下,张悦和风一起上了车。这时张悦的神情变得凝重了。然后就说:“打一个电话给尹睿熠,让他带二十个狼组成员跟在我们身后。”

  风点点头,随即便掏出电话。

  狼组作为张悦中自己私有力量,知道这支力量的人,仅仅只有张悦自己和风,还有指导训练的尹睿熠。其他人,乃至悦门的堂主都不知道这事。

  毕竟悦门太大,谁都不敢保证会不会有奸细,无疑底牌就成了保命的力量。此时张悦却不得不调动这支已经训练了三年的力量。

  而就在张悦离开之后,高楼的一个办公室内,一个男子拿着手机对着电话说道:“你们真是没用,一个小孩都看不住,如果被这小子逃回来,你们的计划可就一切泡汤了。”

  “放心吧,那里是深山老林,想出来也需要不少时间。我已经派人去搜索了。不过只要张悦出现在我们的埋伏圈内,到时候哪怕是抓不住那小孩也无所谓。我们要的只是张悦而已。”电话里面说道。

  “哼,希望你们别砸在里面。张悦可不是好对付的。”说完,男子挂断电话,面部阴晴不定。随即他便走出办公室。

 此时我站在拖拉机后拖箱上,目光却不断的朝着周围看去。心里的那根弦依旧紧绷在着。

  这时只见我的正前方一辆银色的面包车朝着我快速驶了过来。相隔很远,不过当时我想都没想整个人下蹲,借着拖拉机完全掩盖自己的身体。

  我通过车皮的缝隙看着前方的状况。面包车不断的朝着我这个方向驶来。而就在距离拖拉机不到五十米的时候,面包车突然停在狭小的泥土路面中央。

  紧跟着从车内走下了两名男子。不过见到那两人面相的时候,我的脸色瞬间大变。

  没错这两名男子正是之前抓我的那两个。不用想也明白他们一定是发现我逃走了,在搜索我。我的心顿时慌了。

  尤其是此时我还在拖拉机里,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一旦我走出拖拉机,必然会被发现。可要是不走出拖拉机,一旦他们走过来检查,必然也能够发现我。

  我扫了一眼周围,唯一有可能做掩护的也就屁股下面的麦草以及这些化肥了。

  当时我也是拼了,只能赌一次这些人不会检查拖箱,以及老汉不会把我给供出来。虽然感觉机会不大,可现在我也是没有其他办法。

  当即我对着坐在前面开车的大汉说了一句:“大叔,他们是来抓我的。求你救我一次。

  说完我整个人躺在车内,将麦草就往我身上堆去。同时将袋装的化肥就往身上压了过来,当我感觉自己全身应该都被东西覆盖之后,随即便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百来斤的化肥依旧让我喘息困难。

  紧跟着拖拉机已经停下,当时我就听到那两个男的走了过来,对着大汉说道:“你从前面过来的时候,有没看到周围有小孩行走的踪迹。”

  听到这话,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大汉必然知道他们要找的小孩就是我。

  “什么?小孩?两位兄弟,这荒野的地方怎么会有小孩。怎么呢?难道你们家的孩子丢了?若真是如此的话,赶紧报警吧。”大汉连忙说道。

  大汉一说话,我跟着就松了一口气。至少说明这大汉没打算出卖了。那么就看着两个信不信大汉说的话了。

  此时那两人中的一个人跟着就说:“你真的没看到?这周围你应该很熟悉吧?十公里外的小土屋有没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大汉紧跟着就说:“十公里外?没有,我家的地就在这方圆两公里。怎么呢兄弟?要是有事情,哥愿意帮你们忙。”

  大汉说话挺淡定的,语言中没半点慌张。这让我也安心了不少。

  可跟着我就听到那两个男子的脚步声朝着拖拉机的后拖箱而来。我的心跟着又绷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没办法,姨妈每周都要来几天,码字困难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