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张悦看着林子轶,并不懂林子轶到底在说什么。

  而杨语琴却不断的摇头,同时想拉扯着林子轶,让其别说这事。只是林子轶却根本拦不住,嘴上继续说着。

  终于,杨语琴也忍不住了,于是说道:“还是我来说吧。”

  此时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杨语琴,杨语琴紧接着就让张悦跟她独处几分钟。张悦随即点点头,会议厅内的其他人,包括林子轶也知趣的退出了会议厅。

  此时会议厅内,就只有杨语琴和张悦。

  张悦随即盯着杨语琴,淡定的问道:“琴姐,你说吧。”

  杨语琴此时哪怕已经做好了说的准备,可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跟着她就说道:“你该知道我很在乎郭凯是吧。甚至为了郭凯,我不惜求你救他。”

  张悦点点头,对于这事他也有些惊奇,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虽然他也对郭凯挺看好,不过那也只是欣赏而已,倒不至于为了一个小孩而失去理智。

  “因为郭凯是我的儿子。”杨语琴终于对着张悦说出了这句话。

  张悦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所以很淡定的说:“这个我知道,你认他做干儿子了是吧。”

  杨语琴一怔,不过跟着就摇摇头,然后很坚定的说:“他不是我的干儿子,而是亲生儿子,是流着我的血的亲生骨肉。”

  这时候,张悦终于不淡定了。眼睛瞪的很大。不过跟着就又摇摇头说:“怎么可能?刚刚子轶不是说了郭凯不是你们的亲生儿子了吗?”

  “他确实说郭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不代表不是我的亲生儿子。难道不能是我跟别人生的吗?”杨语琴泪水缓缓的流出,这个埋藏在心里,无数个日夜,她都想将这事说给郭凯听。可次次都忍了下来。可这次她逼不得已才说了。

  张悦瞬间呆了。要说之前他还没多想,现在已经想了很多。他本来就不傻,否则也不可能是悦门之主。

  联系到郭凯的年龄,就可以看出郭凯比林夕儿大。也就是郭凯出生在林夕儿之前。也就是在和林子轶结婚之前所生。

  可杨语琴在认识林子轶之前又跟谁走的近。这个张悦比谁都清楚。因为那人就是自己。只是他还是不能理解杨语琴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什么时候生的孩子,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

  “你明白了吗?”杨语琴含泪看着张悦,问道。

  张悦尽管已经相信是自己,可还是说:“他爸难道是我?”

  杨语琴点点头,说:“你觉得还有谁?在认识林子轶之前我还跟谁发生过关系?还记得我和张扬设计圈套引你来酒吧那次吗?你怎么都不会想到,那次我真的怀上了你的孩子。”

  张悦对于那段记忆依旧记忆犹新。很快张悦已经将整个事情串联在了一起。他现在明白为何杨语琴失踪了半年多了。

  “从酒吧那次,到你突然离开连云市那天,有着三四个月。你当时早就知道怀孕了,可你什么都没对我讲。当你发现肚子已经越加的明显时,你选择了离开连云市,为的就是去生产吧,而生产之后,你就抛下了小孩回到了连云市。可是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张悦不需要在提醒,从推理中已经明白了一切。可此时张悦却不得不质问杨语琴为何要瞒住他。

  此刻,面对着张悦的质问,杨语琴泪水滚滚而下。她此时也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所以就说:“难道你要让我告诉你,我怀了你的孩子。逼着你离开陆冰冰,跟我在一起吗?若真是如此的话,你不会幸福,陆冰冰也不会幸福,而我却做了一个坏女人。既然如此,倒不如这一切我来承担。”

  被杨语琴这么一说,张悦也沉默了。他也明白杨语琴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考虑,一个人承担了一切。

  可是杨语琴并不知道后来陆冰冰已经接受了杨语琴,当时若是杨语琴没选择和林子轶在一起,陆冰冰会同意他娶了杨语琴。

  这个也是后来陆冰冰跟张悦说的,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有意义,毕竟杨语琴已经是自己兄弟的女人,说多了,只会变得更尴尬。

  “你今天之所以把真相告诉我,是想让我救郭凯是吗?”张悦问道。

  杨语琴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说:“我是很想救他,哪怕是豁出我的命我也愿意。我欠他的,十多年来,我没做好母亲对他该有的呵护。可今天我知道这是有人在准备挖坑害你的时候,我却也不想你出现意外。毕竟这都是我的事,这是我的孩子。我不想因为郭凯,而破坏了你的生活轨迹。可子轶一定要将这事说出来,让你知情。被逼之下,我只能说了。”

  “你没尽到母亲的责任,我也没尽到父亲责任。我们都对不起这孩子。子轶说的对,我必须知情,你不告诉我,这绝对是不可取的。孩子也是我的。“张悦叹了口气硕大。

  杨语琴默不作声,张悦看着对方,忍不住张开手将杨语琴搂在怀里。

  这个动作,张悦本不该做的,毕竟现在两人的关系不同。可面对着这个给自己生下一个孩子的女人,他内心的愧疚感油然而生。要说张悦爱杨语琴么?张悦一定很肯定的回答,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好了,你放心吧。我去救郭凯,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张悦仅仅只是轻轻的搂了一下杨语琴,然后松开手说道。

  杨语琴听闻,脸色立即露出担忧之色。她现在很矛盾,她根本不想生命里重要的两个男人,任何一个出现意外。

  h%酷匠Rg网^T永$久免费$L看xo小b@说●}

  张悦叹了叹说:“既然你愿意为了救孩子不顾一切。难道我就不行吗?如果我贪生怕死,我也就不是张悦了。这事情我来安排,你别担心。不过孩子这事,暂时得保密。毕竟这事情传出去,对子轶不好。”

  杨语琴没在阻止,她之所以会爱上这个男生,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有担当。若真贪生怕死,他也就不是自己曾经喜欢的男人了。

  …………..然后此时山野郊区。我并不知道悦门因为我的事情产生了争议,我正在到处寻找人烟。

  就在我走了十多分钟路之后,只见眼前一辆农用机动车朝着我缓缓驶来,我想都没想到就冲了过去,将其拦下。

  看着车头那个穿着背心的大汉,我激动的说道:“这个大叔,我来这登山旅游,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到最近的客运站,或者交通便利的地方?我必有重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今天跟一个读者聊了挺久的。发现泄公子确实在很多方面知识不足,社会经历少了。小说的情节上自然会有着很多的不足。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