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语琴怎么都没想到郭凯竟然会被绑架,所以当即就将身边的林子轶弄醒。眼睛通红,泪水差点就流了出来。

  “小凯被绑架了。”杨语琴对着幽幽醒来的林子轶说道。

  林子轶顿时就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表情说:“怎么回事,他怎么好好被人绑架了?是不是惹到了仇人,还是想索要赎金。”

  杨语琴连连摇头说:“怎么可能,他也就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惹到什么仇人。至于绑架他是为了赎金也不可能。小凯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没钱。”

  林子轶想了想,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会不会是上次的事情,刘元还想为他儿子报仇。所以找人绑架了小凯。”

  杨语琴觉得林子轶说的有道理。不过跟着就问林子轶现在该怎么办。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根本就没多大的能力,现在只能求自己的丈夫了。

  林子轶说郭凯是他义子,自己也心急的很,一定尽快把人给救出来,他现在立即去一趟总部,调查这事。

  不过跟着林子轶就说:“我觉得该告诉悦哥,毕竟现在悦哥回来,主要权利还在悦哥那。如果我越权,动用太多悦门的力量不好。”

  杨语琴想了想,有些犹豫。毕竟之前她之所以请张悦帮忙是因为害怕被林子轶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怕林子轶接受不了。只能被逼着请张悦。

  而现在林子轶已经知道,而且为了她,认了郭凯做干儿子。所以杨语琴自然是让自己丈夫帮忙。毕竟她没跟张悦说郭凯的身世,之前请张悦救郭凯已经是求着对方这么办的,这次若是她继续强求张悦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怕张悦不同意。

  “能不惊动张悦就别惊动他吧。你的能力应该足够吧,若是实在不行,我在去求张悦。”杨语琴随即说道。

  林子轶点点头,然后说:“好吧,不过我感觉自己可能办不了这事。你也看到了,上次悦哥都费很大劲,你觉得我怎么能够做到。”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杨语琴见丈夫似乎话里有话,随即就反问道。

  “让悦哥知道实情,知道郭凯是他的儿子。否则悦哥为了悦门的利益,不会愿意再次为了一个小孩而得罪省里的人。但如果他知道郭凯是你和他的儿子,必然会全力救的。哎,都怪我没用,帮不了。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堂主。”林子轶叹了口气说道。

  杨语琴听到林子轶这话,心也随之紧张起来。她怕被林子轶知道郭凯的身份,现在同样也怕张悦知道。因为她不想张悦为难,这也是当初她选择默默身下郭凯,而从未跟张悦提及的原因。

  一旦这是公开,陆冰冰知道此事会怎么想,张悦又会怎么做。打心里杨语琴不想破坏张悦和陆冰冰的感情,这也是她选择退出的原因。

  “若真的没办法的情况在说吧。”杨语气想了想回答道。

  林子轶点点头,立即起床洗漱。杨语琴而已起床,后跟跟着林子轶一起去了悦门总部。

  平时杨语琴是不来这地方的,不过现在也却不得不关系这事。

  而此时出于穷乡辟岭的我已经在土屋内呆了一个多小时。本以为可以趁那男的放松警惕时,寻找时机。

  结果,那男的站在门口,隔着不到一分钟就转过来看我一眼,这让我根本就没有半点机会。

  我算了算从我到了学校门口,然后被抓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争霸赛即使还没落幕也估计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尹天豪他们有没出战,姜海龙是不是翻盘了。

  还有我又想到苏瑾萱现在的病彻底好了没。而且今天周六,本来约好下午我还得陪程媛逛街,一旦程媛找不到我怎么办。

  所以我必须从这里逃出去,绝不能留在这里等着人过来救我。既然他们在等着有人来救我,说明开始准备设置陷阱,对付来救我的人。

  所以不管是谁来救我,那一定都是最为在乎我的人,若是他们出了事,哪怕我最后能够离开,我也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随即我故意装作太累了,原本墙上的身体直接躺在脏兮兮的地板上,身子蜷缩着。而被绑的双手却贴着地面,然后用身子微微挡住双手的绳索。

  紧跟着很轻微的摩擦着地上的一块小石块。虽然想要磨断这粗绳很费事。可铁杵磨成针,我也只能悄悄的一步步做了。

  那男的见我躺着,不过见我没挣扎也就没管我,继续站在门口观望着周围。

  然而,此时悦门总部却已经热闹非凡。不仅林子轶带着妻子过来,就连躺在病床上的张羽晨也跟着韩启浩和方震来了总部。

  “到底什么事?”

  会议厅内,但张悦走进来之后,看着大大小小的人都在此地,随即就问道。

  最先开口的是张羽晨,他喊道:“爸,老大好像被人抓了,目前杳无音讯。”

  张悦有看向杨语琴,问她什么事。杨语琴说也是这事,还说自己和林子轶已经认郭凯做干儿子,所以她不能不管,这事情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救出郭凯。

  至于此时也正好在总部的韩峰以及方乾鹏他们却不太懂,毕竟一个小孩而已,怎么整的如此兴师动众。

  “怎么又是这小子?上次进了少管所,我废了不少劲将他弄出来,怎么现在又出事了?我记得今天是二中所谓的争霸赛吧。这小子今天什么时候被抓的。”张悦问道。

  酷^z匠网唯一正版,_、其"q他都HJ是N+盗%)版(k

  张羽晨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韩启浩和方震也在一旁作证。

  这时林子轶就提出猜测,是不是刘元为了给儿子报仇,又搞的阴谋。

  张悦想了想却摇摇头,然后说:“量刘元也不敢。当初我在少管所发怒,也绝不是闹着玩的。我就是想警告他们,少打我主意。以刘元的那点能耐,他不敢报仇。”

  “可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难道是星盟的人?”林子轶说道。

  不过张悦还是觉得不可能,他说星盟不至于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总不至于为了一个所谓的争霸赛,而绑架孩子吧。至于是为了对付悦门,那星盟也应该抓张羽晨他们才是。

  可就在大家猜测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紧跟着一个秘书冲进来会议室,慌张的对着张悦说道:“悦哥,有人打电话过来说一个叫郭凯的男生在他们手里,若想保他安全,必须由你一人去救他,要是不去,他们就将郭凯给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我都惊讶,没想到短短的几天竟然全部挖完了。这除了是挖掘机降了的缘故,也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也是众位土豪不断投大量挖掘机的结果。

  很感谢读者“失心男神”在病情好转之后,毅然又贡献千台挖掘机,致使库存彻底清空。现在泄公子瞬间压力大了,以前还可以偷懒的不写,现在却不得不赶快更新。

  有压力才有动力,泄公子争取多写吧,不过现在已经是六月,也是学期的期末阶段了,泄公子确实也忙了。大家等更的同时,可以看看其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