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个人感觉姜海龙不会干那种事的。如果他真的想争夺初三老大位子的话,绝对会光明正大的挑战,而不是下黑手。

  但这毕竟是我的个人想法,若是没证据的话,我也不能真的就这么信了姜海龙。

  于是我问姜海龙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他的本意。

  姜海龙摇摇头,然后一脸无奈的表情说:“你让我怎么证明?难道是让我跑去跟打了张羽晨的那些人说,那不是我指使的,是他们自己擅作主张的?哪怕那些人真的这么回答,你就不会怀疑这事是我事先商量好的计策吗?再则,我姜海龙也不需要你信不信,要是你真的觉得这是我干的,大不了就干一架。”

  我皱了皱眉,姜海龙说的也确实没错。若这个真是他的计谋的话,哪怕是他拿出的证据,那也是不能相信的。

  可若是就这样将事情从姜海龙身上撇过去也绝对不可能。不管怎么说,打张羽晨的是姜海龙的人,那么姜海龙就必须给我说法。

  所以我就说叫姜海龙将参与这事的人交出来,一个都不能少。若是做到这点,我也就不会跟他多计较。

  姜海龙随即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的笑了笑。他说:“你觉得可能吗?当然,我的意思是,这些人能够听我的话,乖乖的站在你的面前给你处置吗?你当他们傻吧,既然他们敢这么干,自然是不怕这事情败露。更不可能听我的。”

  我说他是那些人的老大,老大说话,那些人难道还敢不听不成。

  /X酷g匠/-网A永久免/费看u小*!说V

  姜海龙继续嗤笑一声,说:“你想的太简单了。这事如果不是我指使他们干的,可他们还敢这么干,这说明了什么,想来郭兄弟应该明白一些什么。”

  我盯着姜海龙,他说的确实没错,如果这些小弟都不听老大的话,擅自打人,那么这些人还可能因为老大的话,而站出来承担责任吗?

  这时我才明白姜海龙话里的真正含义。那就是姜海龙的人已经开始脱离姜海龙的管制,或者说已经不将姜海龙当自己老大的意思。

  我忍不住露出挺惊讶的表情,要知道姜海龙可是初三的风云人物,怎么可能会有人背叛他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以姜海龙的魅力以及实力,那些人不该背叛姜海龙才是。

  “你明白了吧?”姜海龙苦笑着说道。

  我问他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会弄成这样,那些人只要不傻就不该这时候背叛姜海龙,而且目前高三也没有势力能够碾压姜海龙,为什么他们还要背叛。

  姜海龙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启了两瓶啤酒,递给我了一瓶。至于程媛,他倒是没给。我也没犹豫,也不怕姜海龙敢害我。

  一口气我们俩就喝了半瓶这才停下。我喝酒主要还是因为姜海龙的消息有些劲爆。至于姜海龙估计是心情不好。只和李晴一起来KTV唱歌也是为了发泄吧一下心情吧。

  喝完半瓶之后,我这才看向姜海龙,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人为什么背叛他,而且又跟打伤张羽晨有什么关联。

  “你知道十一班来了新生了吗?”姜海龙问我。

  我摇摇头,哪里会去注意这些。只是对现在临考前转来新生,我也只是微微惊讶。毕竟哪有在中考前一个月转校的。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吧。

  姜海龙对我的反应没半点惊讶,然后说:“你没注意,不过我却有注意。也不怕你知道,其实我在每一个班都安排了眼线。只要哪个班有新动向我都第一时间知道。而十一班的新生也是我知道不久。他们极为低调,一般人都不会有什么察觉。可我却调查出,新来的两个人背景不小,而且实力很强。”

  我此时也深深的看了一眼姜海龙,以前我就觉得姜海龙不是一般的人,没想到他竟然在每个班都安排了眼线。

  不过我现在也不在探究姜海龙的本事。而是对姜海龙的手下为什么对付张羽晨,这又跟转来的新生有什么关系。

  于是我问姜海龙,十一班来的新生跟他的手下打张羽晨有什么关系。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吧。

  姜海龙立即就说有,而且关系很大。

  我微微睁大了眼睛说:“难道你的人打张羽晨是受那两个新生鼓动的?”

  姜海龙想了想点点头,他说应该是这样的。还说这两个新生一出现,十一班的扛把子立即乖乖的听这两人的话,虽然名义上十一班的扛把子没有换。但却已经名存实亡,真正说话权却在那两个新生那。

  “什么意思?难道这两个新来的目的是为了初三的争霸赛才转到二中的?为了争霸赛上能够夺冠,所以将张羽晨给打了,排除强悍的对手?”我确实很惊骇,没想到两个新生出现不久,就开始计划着初三老大的位置了。

  更重要的是还这么低调的办事,完全让其他班的人没有察觉。要不是姜海龙留一手,根本不知道十一班出现了变化。

  姜海龙随即又摇摇头。这下我就有些搞不懂什么意思了。难道这两人不是来争夺初三老大位子的?那他们干嘛夺了十一班扛把子的实权,更蛊惑姜海龙的手下背叛姜海龙,而且还打张羽晨。这些种种迹象都证明了那两人的目的是为了初三老大的位子才是。

  “我摇头不是否认他们的目的。而是觉得他们的目的不止这个。你想啊,他们能够在不到半个月时间做出这么多事情,而且连我的人都不知不觉的被他们蛊惑去,可见他们的能耐。若仅仅只是为了初三老大的位置,他们完全可以将我给打进医院,然后在夺下我班扛把子的位子,然后对付张羽晨。”姜海龙说道。

  我对这突然来的新生确实没有半点了解,只能听姜海龙的推测。

  姜海龙喝了剩下的半瓶酒,这才缓缓的说道:“若是没猜错的话,他们叫我班上的人公然打张羽晨,其实是想把祸引到我身上。让你们误以为是我的主意,好让你们找我麻烦。这样,很轻松的解决了张羽晨,又造成我和你们的对立。转移了大家的视线。”

  按照姜海龙的分析,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两人设计的坑可就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