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餐厅内鸦雀无声。林子轶也没说话,而是看向我们俩。而我和杨阿姨估计都还没反应过来。

  林子轶这时继续问我们怎么样,还说我懂事,以后准备毕业之后让我加入悦门。

  “子轶,你这是真心话?”杨阿姨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林子轶一手握住杨阿姨的手,另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臂上。反正很亲近,很温和。完全没有了之前他给我的印象。他笑着说:“你看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骗过你了?”

  杨阿姨点点头。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出林子轶对杨阿姨是极好的。

  杨阿姨看了看,随即就说:“很好啊,我表姐会同意的。我也很喜欢小凯这孩子。就看小凯自己的意思了。”

  这么一说,两人现在都在等着我给出回复。我不同意吗?

  说实话,若是没有杨阿姨,我敢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拒绝。可杨阿姨在,而且我从杨阿姨眼中看出她是很希望我成她儿子的。而且在我心里,杨阿姨的地位绝对跟我爸妈是一个份量的。

  随即我就说:“林叔叔和杨阿姨都这么说,我当然愿意有你们这样的干爹干妈了。”

  杨阿姨见我同意,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虽然是挺开心的事情,可也不至于喜极而泣吧。不过这说明杨阿姨确实在乎我。而林子轶也微笑着脸,很淡定。

  只是我总有那么感觉一点点怪怪的。因为林子轶的笑容虽然不能说假,可是笑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也说不出来。

  我权当自己想多了。这时林叔叔就将林夕儿喊了过来。然后珍重的说道:“夕儿,小凯现在是我的干儿子,以后他就是你哥了。你可别耍小孩子脾气跟他作对。”

  酷g。匠#1网.q唯一(正版C,N1其他)8都-O是o盗版Q_

  “什么?他是我哥。你们搞什么?为什么要认他做干儿子,认羽晨不也挺好吗?”林夕儿瞪着我,然后就对林子轶说道。

  杨阿姨此时收敛了之前喜悦的笑容,然后颇为生气的说:“夕儿,你怎么说话的。既然我们都认了小凯是我们的干儿子,那就是你哥,你要是再敢用那语气跟他说话,以后就别想要零花钱。”

  这时,我看见林叔叔的笑容也微微收敛,也不知道是因为林夕儿的话还是因为杨阿姨突然这么生气的警告林夕儿。

  我知道现在必须自己来打圆场,所以就笑着说:“夕儿挺好的。阿姨,不对。干妈,别责怪她了,只是小女生脾气而已,她内心活泼善良。”

  林夕儿见我这么说,反而用加更讨厌的眼神看着我,骂了一句:“谁要你说我好了。”

  说完,林夕儿便又走进了自己房间。这时林子轶也打圆场,说了一些对大家都好的话。这时杨阿姨再次笑着对我说:“好了,以后你照顾着妹妹就是。她虽然任性,但没心眼。还有以后别叫干妈,直接叫妈吧,都是一样的。”

  “妈”

  我随即笑着喊了一声,没有生涩,似乎很顺其自然。杨阿姨听我这么喊,感觉特别的开心。后来我也喊了林叔叔一句爸,不过这就感觉有些叫的生涩了。挺怪的,估计是之前林叔叔给我的印象不太好吧。

  大概在杨阿姨家呆了一个中午,林叔叔还说今天本来比较隆重的,不过太过突然没给我准备礼物。所以叫我以后有空就来这,当自己家一样。

  杨阿姨也连连说道。反正今天我感觉林叔叔比杨阿姨还要热情的很。后来到了快上课的时候,我和林夕儿又坐车去了学校。

  林夕儿依旧不理我,还是那副瞧不起我的样子。我也习惯了,不以为意。不过林夕儿现在确实算是我妹了,不管怎么样,以后也得多照顾着她点。

  我们离开了杨阿姨家,可杨阿姨和林叔叔却并没有忙着工作。

  杨阿姨看着自己的丈夫,此时这才正经的说:“子轶,今天的事情很突然。突然到我觉得有些不现实。你怎么突然会想收郭凯做干儿子,你跟他没什么接触吧?”

  杨语琴总感觉怪怪的,她觉得自己丈夫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所以才这么做的。

  林子轶笑了笑,当时就将杨语琴搂在怀里,亲了一下额头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挂念郭凯。既然如此,我不如直接将他认了,这样也更亲近一些。”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杨语琴忐忑的说道。

  林子轶随即就说:“你在昏迷时一直喊这个名字,而且被人绑走时都这么护着他。所以我没经过你的允许还是查了他的资料,确实被我查出来一些东西。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郭凯是你的儿子吧。”

  当林子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杨语琴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两下。杨语琴也没想到这个一直藏着的秘密真的就被人知道了。可杨语琴也明白,自己一旦接近了郭凯,而且表现的太过了,必然会被人查出来,毕竟悦门的情报系统确实不是吃素的。

  只是知道这个消息的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子轶。因为哪个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生外面还有个野孩子。

  “你的身体表现告诉我这是真的。刚才我只是猜猜而已。”林子轶随即说道。不过林子轶真的只是现在才猜到吗?

  杨语琴看着自己丈夫的脸,从中没看出一些生气的样子。于是就说:“你知道了,为什么还认他做儿子?”

  “因为我爱你,所以也爱你的孩子。而且这个孩子在我们认识之前就出生了,我无权责怪你。只是你隐瞒了我太多年,多少有些不爽。可喜欢你,所以我不忍心骂你啊。看你最近没心情,我知道你是顾忌我,才不敢见郭凯的。若是我干脆认他做干儿子,这样你也可以名正言顺亲近他了。”林子轶满含着微笑说道。

  杨语琴听到自己的丈夫这么说,心中一阵感动。此时她终于相信,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是有多好。之前的顾忌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谢谢你子轶。嫁给你是我的福气。”杨语琴泪水滚滚的说道。

  林子轶微眯着眼看着天花板,脸色表情出现了瞬间的变化,可有回到了微笑的模样。说:“郭凯是不是悦哥的儿子。在我们认识之前,你跟悦哥的关系,大家都知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问而已。不管谁的孩子,我都会对他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