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躲避,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避开的可能。太近了,近到我已经放弃了一切求生的可能。

  我看到了那个男子嘴角勾起的一道弧度。他在朝着我笑,笑的很灿烂。

  “死吧。”那个男子嘴角抖了抖,吐出了那两字。紧跟着,一根冰冷的东西已经插进了我的小腹。

  一阵痛意侵袭着我的大脑,我皱着眉,满脸的绝望。嫣红的鲜血瞬间就浸湿了我的衣服。

  而那个男子一击得手之后,根本就没半点犹豫,瞬间就淹没在人群之中。我紧跟着缓缓倒下。

  脑中不断的回忆着过去的种种。这一刻我真感觉自己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我想起了我爸我妈,他们在地里辛勤的劳动,脸上却总带着一份希望,那份希望来自于我。可这份希望在这时候开始慢慢的消失。

  我又想到了程媛,这个从我懵懂时就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孩。她的微笑或许不迷人,她还爱打我,爱跟我吵架。可这一刻,我好想抱她,好想跟她说,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紧跟着我有想到了苏瑾萱,这个仅仅出现在我生命里不到一年的光景。却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一颦一笑是那么的温柔,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柔美。每次在受伤的时候,我只要在她身边,都能够得到最好的安慰。

  可在这一刻,苏瑾萱又能否救我呢?生命消逝的这时候,我依旧问自己最后一遍。我爱不爱苏瑾萱,爱不爱这么一个和程媛性格完全不同的女生。

  我还是没法回答,可我敢肯定自己是喜欢她的。或许是自己真的花心了,不过现在我也不用在纠结这个问题了。

  缓缓的我闭上了眼睛。我似乎听到外界传来了更加嘈杂的喧闹声。

  “杀人了”

  “死人了,狱警快出来。”

  …………

  当这些人注意到我的时候,也是我意识消失,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我死前听到的最后声音。

  或许是觉得自己真死了吧,我感觉自己要放松了不少,以前该有的压力全部放下。脑中想着的全是美好的东西。

  反正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在我意识里,我似乎听到外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靠,都还在昏迷着,竟然嘴角还挂着笑容。一定是在想什么猥suo的事情。我就知道老大不是一个正经人。

  这声音应该是张羽晨的,当时就让我不爽了。难道我死了,做一个美梦还要有这家伙在身边吐槽不成。

  随即我就对着意识里的天空喊了一句:“滚粗,老子还在做美梦了。”

  “咦,老大醒了。”我听到张羽晨喜悦的声音。跟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不断的摇晃了几下。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了,若是我死了,我怎么还可能被人摇晃身体。随即我的眼睛缓缓睁开,很刺眼,我微微睁开一些就停在那块。

  不过我还是看到眼见有一张模糊的脸,虽然不清楚,可绝对熟悉。

  “老四?”我带着疑惑的说道。

  只见那个模糊的脸动了动,说:“老大,我还以为你失忆了。”

  大概适应了一下外界的光线,我的眼睛也睁大了几分。这才看清了那张脸,赫然是张羽晨没错了。

  我于是就说:“老四,你也挂了?”

  “你才挂了呢,我是没挂。”张羽晨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我自然是挂了,那他没挂怎么我还可以看见他。难不成我的魂魄还在阳间不成。结果张羽晨轻轻的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说:“你讲的什么鬼东西。谁说你死了。你看看周围,你在看看你的伤。”

  见张羽晨那么说我也朝着周围看了看。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我这才明白自己竟然真的没挂。要知道之前我可真的绝望的以为自己是活不成了。这也是我不相信自己还活着的原因。

  “我竟然没死?那我怎么会在这,你怎么在这?”我疑惑道。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在少管所的食堂内被人捅了一下的情景。虽然我不认识那个捅我的人,可也知道那人绝对是刘镇宁老爸弄出来对付我的。

  这是张羽晨说道:“是我爸去少管所救你的。当时正好少管所打乱,我爸冲进去时见你躺在地上就带来医院了。不过你的命还真是大,在加上那个铁棒不够尖锐,所以扎的不深,所以你没挂。”

  我点点头,想到那时候的情景,不由得后怕。

  “老大,这次为你的事,我爸可是捅出了不少篓子,不仅硬闯了少管所,还打伤了不少狱警。尤其是这次省里的领导来市里检查,事情更不好收拾。”

  张羽晨随即说道。

  听到张羽晨这么说,我心里也愧疚不已。我可以想象这事情的严重性,若是没有本事的人干出了这事,估计不是被枪毙也得坐牢吧。不由得我就担心起了张羽晨他爸,我问他他爸现在怎么样了。

  张羽晨随即笑了笑说:“没事啦,我爸既然敢做,自然是有把握的。虽然棘手,可那些人也不可能真拿我爸怎么样,我爸会处理好。那可是我爸,我一直崇拜的人。”

  虽然我还不认识他爸,不过每次看见张羽晨提起他爸时表情,以及这次他爸救我的事情。可以看出,他爸绝对是了不起的人物。我明白这次自己是欠他的了,若是伤好了,怎么也得当面谢谢对方。

  就在我们说话间,病房的门随之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三十多岁自然不敢说老了。可我一件对方却总感觉很熟悉似的,说不上哪里见过。而对方冲我笑了笑,这时张羽晨扭头,高兴的对那男子喊了一句:“爸。”

  A酷?匠m7网¤首h发:

  顿时我就瞪大了眼睛,我没想到张羽晨他爸竟然这么年轻。不会是还不到二十就生了张羽晨吧?我爸现在都四十多岁了,跟他爸相比,真是老了一大截。尤其是他爸还这么有本事。忍不住有些羡慕张羽晨了。

  这时张羽晨他爸看着我说道:“小兄弟,还记得我吗?KTV我们见过。”

  顿时我想起来了,我说哪里见过,原来他就是上次我在程媛她爸的店里工作时,在帝王包厢遇见的那个男子。

  “我叫张悦,你可以叫我张叔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