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盯着那张写有七位数字的百万支票。他没有去拿,因为他知道这么一拿,就意味着自己儿子的仇就别想报了。

  说实话,在刘元的心中,这一百万的支票确实买不了他儿子这次所受的伤害。可刘元也明白,这支票可是悦门之主拿出来的。可意义就不同了。

  “刘局长是聪明人,那些虚的咱们也别说。这次的事情我想私聊。对于这次两小孩的打架,我也感到挺意外的。不过事情已经发生,若是刘局长一直抓着不放,对谁都没有好处。你说呢?”张悦平静的看着刘元,不过眼神中却带着威胁震慑之力。

  哪怕张悦没太多的意思,可从他口中说出,是谁都要多思考一下对方话里的含义。

  刘局长紧紧的握着拳头,另一只手伸向空中,犹豫要不要接这张支票。

  “张先生,换位思考。若躺在医院的是你儿子,你会不会就这么算了。若是你说会,我立马也就不再追究这事。”刘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硬气的跟一个黑帮老大这么说话。

  张悦听完,不恼不怒,而是笑了笑说:“这是看拳头的社会。想来刘局长不会不懂。想来你也没少干过欺压比自己弱的人。我们现在也是如此,我听说你省里有人。可据我所知,似乎你从来没有跟省里的人有交往吧。就连市里的官员你也没全接触吧。”

  刘元此时背后早已经湿透,他跟张悦说话太有压力了。尤其是对方那眼神,看似平和,可无时不刻透着凌厉之色。这种感觉仿佛要看透他内心似的。

  不过刘元这时候也是拼了,既然进退都两难。哪怕是自己不想给自己儿子报仇,那还得面对这林子轶的报复。那他倒不如真的跟张悦拼了。赢了,自己儿子的仇也报了,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步步高升。

  所以刘元当时就站直了腰板,颇有底气的说:“既然张先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直说了。我儿子的仇我是报定了,证据也掌握的差不多了,我这几天就提起诉讼,我要让郭凯在牢里呆一辈子,哪怕没有一辈子,十多年也足够了。”

  张悦眼睛微眯,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腰微弯,尽管现在他还没开口,可顿时气氛变得沉重了起来。虽然刘元一直在告诉自己要镇定,可内心依旧无法保持镇定。

  要知道他面前的这个人在十多年前可是杀了不少人,为了连云市的大半地下势力,掀起了多少血腥。要说杀人不眨眼也不为过。

  这也是很多人宁愿得罪一个当官的也不得罪黑帮老大的原因。两者性质还是颇为不同的。

  “五百万,我给你五百万。足够治好你儿子的病,虽然以后会有影响,可毕竟只是坏了一个睾丸,不也还有一个嘛,还不至于真的断子绝孙。倘若你真的要继续跟我扛下去,那我也不介意跟刘局长多多打交道。结果谁输谁赢,那就不得而知了。”

  张悦此时也是怒了,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直接的跟他抬杠。哪怕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怒火中烧。

  “多少钱,也没用。”刘元此时也是破罐子破摔,拼了。

  当刘元这话一出,下一刻风突然间手中已经握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枪口直指着刘元。当时刘元眼睛骤然睁大,吓的他双脚差点没站稳。尿估计都得吓出来了。

  虽然自己也摸过枪,可被人顶着脑袋的感觉可真不是不同。

  张悦见状,随即摇了摇头。风会意,这才将枪收了回去。张悦随即转身,不过还是跟刘元说了一句:“既然此时,咱们就斗上一斗。你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说完,张悦立即走出了办公室。张悦和风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之后,刘元终于站不住了,当即就靠在椅子上大喘着粗气。

  走出交通局,风立即问张悦接下来怎么办。张悦皱着眉随即就说:“去一趟警察局,既然刘元不肯撤诉,那只能让警察局将这案子弄断。只要警察局处理的好,刘元也就交通局的,根本不能插手这事。”

  风点点头,立即开车前往警察局。而在此期间,刘元立即打电话给了林子轶,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他竟然还要插手这事?”电话里,林子轶同样一阵惊讶。他本以为自己只要将事情说的麻烦一些,张悦就不会继续插手下去,却没想到张悦还继续查。

  *更新0最快0$上P7酷{:匠网%4

  而且之前张悦在办公室明显是放弃查了,为何才离开办公室不久就改变了主意。很快林子轶就猜测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杨语琴去求过张悦。

  这个对林子轶来说,确实很容易猜到。可越是如此,林子轶越加愤怒。为什么杨语琴有事不仅没跟自己说,而找了别的男人。是觉得自己不如那个男人还是心里依旧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又或者两者都有。

  各种愤怒集结在了一起,这让得林子轶差点没把手中的电话给砸了。

  不过跟着林子轶就对电话说道:“继续给我顶着。同时提醒孙局长一声,叫他做好准备,估计张悦会去警察局。我现在就找省里的人,这事情必须赢。”

  对于林子轶来说,这已经不是郭凯和刘镇宁的事情了。他拼的就是那口气,那口一直憋屈的不能吐出来的气。

  刘元此时也只能听林子轶的安排。

  很快,张悦和风已经到达了警察局。这次孙局长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对于张悦的出现没半点惊讶。

  随即张悦也说了目的以及提出了好处。可依旧被孙局长的话全部给搪塞了回去。让得张悦又一次无功而反。

  一天连续两次被挫败,对于张悦来说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

  当他沉着脸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悦哥,这事情不简单。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风开着车摇着头说道。

  张悦叹了口气,他哪里会看不出来。这事情很蹊跷,按正常来说,刘元和孙局长不应该为了这事得罪他。哪怕省里有人,也绝对不会为此去得罪市里的底下势力。

  很显然,这事情有人在操控。至于是谁,张悦立即归结于那些暗中的老仇人,他们准备扳倒悦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