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明白林子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叫他报仇吗?还是想试探他一下。

  不过刘元也不是傻子,他随即就用折中的话说道:“可是林先生来这不是为了救郭凯的吗?既然林先生出面,不管怎么样,我也不敢继续为难他啊。”

  “我说过我是来替他说话的?”林子轶反问道。

  刘元摇摇头,林子轶从始至终确实没明确说过自己是过来帮郭凯的。一直是刘元自己在猜测而已。

  于是刘元立即就说:“林先生的意思是?”

  “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儿子的仇要是不报,我也看不起你。”林子轶说道。

  听到林子轶这话,刘元大为松了一口气。之前不甘的心情也随之放下。就如林子轶说的,他哪里甘心不报仇了。之所以退步是不想跟林子轶斗。现在对方既然这么说了,他自然会继续下去。

  跟着林子轶又说了一句,却让的刘元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虽然我不会阻止你,不过却有大人物会罩着郭凯,你是斗不过他的。这个你可得做好准备。”林子轶扭了扭脖子说道。

  “大人物?多大?难道比林先生还要难惹的人物?”刘元睁大了眼睛询问林子轶。

  尽管林子轶不想承认那人比他难惹,可林子轶也知道自己确实无法跟对方相比,至少目前,他还身居别人之下。于是林子轶点了点头。

  “多谢林先生的提醒,我不动郭凯了。这事算我儿子栽了。”刘元也很干脆,当即就说道。

  不过林子轶听闻却摇了摇头说:“虽然他惹不起,可是你可以找能够挡住他。你儿子的仇不也能报了吗?”

  看正“&版章节上Y_酷j匠网

  “谁?林先生说的那个我惹不起的人物是哪个?而且我也找不出什么大人物,市里头的一些高官虽然有些熟,可不一定请得动别人。”刘元说道。

  林子轶自然清楚,若是靠刘元,根本就不可能能够将郭凯弄死。于是他嘴角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说:“我可以帮你找人,不过就看你敢不敢跟郭凯背后的人斗了。”

  “林先生还是说说郭凯身后到底是什么人。”刘元也不傻,他也不能胡乱答应什么。而且刘元也知道林子轶的出现,应该是跟郭凯背后的人有矛盾,这次的事情应该是想借他的手报复郭凯背后那人。

  可若是郭凯背后那人真的很难惹,刘元情愿退出,也不愿意最后因为惹了惹不起的人而导致一家人都别想好过。对于社会,他看的可比普通人透。社会远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

  “郭凯背后的人就是张悦。”林子轶说道。

  当林子轶说出名字的时候,刘元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林子轶。要知道张悦这两个词可是代表着连云市黑道中毫无争议的大佬。当然这个虽然惊讶,可更惊讶的是林子轶作为张悦的左膀右臂,竟然会在暗中对付张悦。

  不过刘元隐隐也有些明白了,那就是悦门内部开始出现矛盾,这个无论是在公司,官道,黑道都有。

  “林先生,这人我确实惹不起。”刘元无奈的摇摇头。

  林子轶见状,捏了捏拳头,当时手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别说是吓的刘元了,就是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孙局长也吞了吞口水,畏惧的看着林子轶。

  “我说了这么多不是想你回答我这个的。你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也明白这个人你惹不起,不过我会帮你。你要做的就是听我的,这样对谁都有好处。想报你儿子的仇,那就站在我这边。”林子轶冷冷的说道。语气带着毋庸置疑的意思。

  刘元也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后的路,自己一旦不答应,得罪的就是林子轶。目前他这个小小的交通局局长可真斗不过林子轶。

  “林先生这么说了,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我该怎么做?”刘元说道。

  孙局长此时也用着询问的眼神,虽然这事跟他其实没太大关系,而是他已经知道了林子轶的秘密,所以他也必须做出站哪一边的选择。

  “我认识省里的一个官员,你们跟他联系就行。我会跟她大声招呼。以她的身份,至少张悦不能拿那人怎么样。你们抱住他的大腿,说不定以后还能往上爬。所以说,我给你们的选择,绝对是好的。”林子轶说道。

  刘元此时也没得选择了,随即点了点头问:“省里的哪个领导?”

  “省人大主任,赖芳。”林子轶说道。

  刘元听闻,不管对方能不能真的对抗得了张悦。可他现在也只能选择跟林子轶混了。除了是被林子轶逼迫之外,他也确实想报仇。

  “好,我立马就联系她。”刘元说道。

  林子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笑着拍了拍刘元和孙局长的肩膀说:“跟我一起,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会帮你们往上爬的。而且以后每月少不了你们好处。”

  说完,林子轶这才转身离开。刘元和孙局长相互对视了一点,最后表示默认自己的站队位置。

  林子轶很快就达到回府。回到悦门总部,直接就上了张悦的办公室。办公室内,张羽晨还没有离开。

  “林叔叔,事情办妥了吧?”张羽晨笑着看着林子轶,对他而言,这事情本来就不大,林子轶出面必然是没问题了。

  结果林子轶却摇了摇头说:“这事情不好办。刘元不肯退步,坚持要郭凯坐牢。”

  “刘元胆子真大。他儿子什么德性,自己还不知道吗?凭什么他儿子打了郭凯就白了。郭凯打他就要坐牢。林叔叔,难道他不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吗?“张羽晨愤怒的说道。

  林子轶很无奈的表情说:“我当然说了,就差没当众打他一顿。不过刘元背后有靠山,这次关系到他儿子,所以态度很强硬。”

  张悦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对于刘元的靠山,他也要重视不少。若是市领导,他也到不怕,毕竟打了多年的交道。但刘元既然态度强硬,说明靠山绝对不小。

  “他的靠山是谁?”张悦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