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轶当即就楞了一下,张羽晨有些不解。就问:“林叔叔,咋了?”

  “没事,只是在想你们这些小孩能有什么大事。值得你爸出面而已。”林子轶随即勉强挤出一些笑容说道。

  张羽晨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事情还是有些麻烦的,也只能叫我爸出面了。否则郭凯有可能就得坐牢。”

  说着,张羽晨也没时间和林子轶多说,立即就走进了办公室内。只见办公室内站着两个男子。一个冷酷严肃,一个面目和煦。

  两种不同的气质特点的人此时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不过张羽晨看着那张和煦的面孔,立即就喊了一句:“爸。”

  跟着又对冷酷的男子喊了一句:“风叔叔。”

  风见到张羽晨的时候,脸色的表情也要舒张不少。毕竟张羽晨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且张羽晨的本事也几乎是风教导出来的。

  这时,张悦略带怒气的看着张羽晨说:“你怎么来这了?还没放学吧?”

  “我有急事,所以只能逃课过来了。”张羽晨也不隐瞒,当即就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张悦顿时也是怒了,指着自己的儿子就骂:“你们就是自作聪明,怎么能这么干?事情又没处理好,弄不好还把自己给陪上去了。”

  “爸,我知道了。你现在也别埋怨就是说帮不帮吧?”张羽晨急着说道。

  张悦顿了顿随即问了一句:“那小子跟你什么关系?”

  “他叫郭凯,是我同桌兼室友。现在可是我哥们,我不能不帮。”张羽晨说道。

  张悦摇摇头,无奈的说:“你才去二中几天,就将别人当兄弟了?不过郭凯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张悦若有所思。这时风也提醒了一句:“上次在KTV,就有一个服务员叫郭凯,应该是学生在那兼职的,有可能就是他。”

  “恩?对,而且琴姐叫我照顾的人不会也是他吧?”张悦喃喃道。

  这时,林子轶也走了进来。看着张悦三人的表情,随即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说:“悦哥,不就是一点小事嘛,你也别为难羽晨了。我出面去一趟警察局就是。”

  更u)新$最快a上W酷匠E网GQ

  张悦想了想,也觉得可以。而且郭凯这个名字似乎有些敏感,所以张悦除了是帮自己儿子之外,也因为有着杨语琴的因素在里面。不管这叫郭凯的人是不是杨语琴口中的那个人,张悦也就试一试。反正这事情确实不算很大的事。

  “那行,子轶你去一趟。不过被郭凯打伤的是交通局局长的儿子,虽然刘元算不得什么,不过最好还是以温柔的方式解决。所以这事情你最好跟刘元说一声,想来他也要卖我们这个面子,同时他给送二十万,算是补偿费吧。”张悦随即交代了一遍。

  林子轶点点头,然后便离开。不过当林子轶走出办公室之后,拳头全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再次恢复到了严肃的样子。

  “郭凯?希望不是我碰见的那个。”林子轶小声喃喃道,他一面走到娱乐城楼下,直接开着一辆跑车千万警察局。

  仅仅十多分钟,在林子轶连闯了五个红灯之后,迅速便到了警察局门口。走进局长办公室。当孙局长看到来人之后,脸色随之一变,不过脸上的笑容却立即浮现了出现,恭维之意尤为明显。

  毕竟林子轶作为悦门这些年来一直抛头露面的人物,可以说,很多人不知道张悦长什么样,但绝对知道林子轶长什么样。

  “林先生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我这。要是早知道,我就在在门口等林先生了。”孙局长含笑着说道。

  林子轶此时也挤出一些笑容,不过笑的算不得好看,孙局长也不介意对付的表情。其实打心里,孙局长只想尽量将对方送走,毕竟面对着黑道的大佬,哪怕是孙局长这种官,也惹不起。

  因为你惹了一个人,很可能就找来几十几百人的报复。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

  “林先生,最近我可没带人抓你的人。”孙局长生怕林子轶误以为他抓了悦门的人,才来警察局的。

  林子轶也懒得废话,当时就说:“你们抓了一个叫郭凯的,有没他照片,给我看看。”

  “郭凯?一个学生?”孙局长有些不解,没想到林子轶过来竟然是为了问一个学生。

  不过他还是立即将档案拿了出来,心里多少也开始忐忑起来。毕竟这个郭凯的可是刘元叫他弄死的人,一旦这人要是跟林子轶有关系,他可真不能为了一个刘元而得罪林子轶这种大佬。

  当林子轶打开档案的,看着相片里面那张熟悉的面孔时,眼睛忍不住微眯了起来,捏着照片的手指变得更紧了。

  随即就对孙局长喊了一句:“这事情跟刘元有关是吧?把他叫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孙局长此时还是摸不透林子轶来的目的。不过看着林子轶脸色表现的是怒意,他开始有些慌了,心里大骂刘元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人。自己还傻乎乎的帮刘元查这事。

  只是然那个孙局长郁闷的是,一个学生怎么会认识林子轶这种人了。不过想归想,孙局长的动作也不慢,立即拿起电话就打给了刘元。

  大约十多分钟,刘元可是将车内的警报灯开启,这才能够这么快赶了过来。虽然孙局长当时没说太多,可是却含糊的提醒了他儿子这事情扯到了悦门。这让得刘元不得不凝重起来。

  “刘局长,听说你儿子被郭凯打了?”林子轶看着匆忙赶过来的刘元,然后淡淡的说道。

  刘元也揣测不到这句话到底是带着同情的意思还是质问他。不过刘元还是比较相信林子轶的出现是帮郭凯的,毕竟一个学生不可能跟林子轶有仇吧。

  随即刘元立即就说:“林先生,我儿子刘镇宁跟郭凯只是瞎闹着玩的,只是不小心受伤了。这事纯属意外,我不在查了,老孙立即放人吧。”

  尽管刘元恨不得将郭凯的命根也废了,可现在有惹不起的人保他,他也没办法,现在怎么也得忍着。

  可跟着林子轶的话却让刘元愣住了。

  “怎么?儿子的命根都被踢坏了,现在还疯疯癫癫的,你竟然就这么放了郭凯?不打算报仇?若我是你,一定会把凶手给废了。你觉得了?”林子轶看着刘元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