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二中初中部男生宿舍内。尹天豪、黄子波、张羽晨坐在各自的床上,大家都没说话,似乎都在思虑着什么。

  “老四,你不是有背景吗?还是你想办法把凯哥弄出来吧。这事一旦被定案可就完蛋了。”尹天豪随即看着张羽晨说道。

  张羽晨摇摇头说:“看看情况吧,定案可没那么容易,流程怎么也得有个十来天吧。而且现在老大还处于24小时拘留时间,并不算真正的拘留。等明天下午在说。我们三个人的嘴也最好闭上,千万别乱说话。我也不想找我家人弄这事,毕竟我爸说了不给我擦屁股。这要是几天不到就找他,我也没法混了。”

  黄子波随即也点点头,然后各自盖上被子睡下。

  不过此时市警察局内,刘元已经风尘仆仆的走进了办公室。当时他就将已经下班的警察局长给叫了过来。神情严肃的说:“老孙,小弟这次可真要拜托你查清楚这事。我儿子的情况你也知道了,若是我还不能抓到伤我儿子的凶手,我老婆也得跟我闹,而且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刘元口中的这个老孙长的高高瘦瘦的,不过颇有一副官威。面对着刘元这个同样是局长级别的同事。虽然不是一个部门,可终究是连云市的官员,孙局长自然不会怠慢。毕竟自己指不定哪天也要求到对方。

  “放心吧老刘。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镇宁是你儿子,也是我侄子,一定把这事处理好。以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来,很有可能就是郭凯这个学生干的。只是目前证据不足,尤其是镇宁神智不清,不能指控他。否则我提出正式逮捕令。”孙局长说着,同时将各种资料都拿了出来。

  还有包括郭凯父母的身份,以及跟刘镇宁结仇的各种资料。不得不说孙局长在这事上确实卖了很大的力,仅仅两三天的时间,掌握了不少线索。

  “绝对是他了,没错。这小子想报复我儿子。没想到报复手段这么狠,竟然要断了我儿子的命根。这事情绝对不能这么就算了。”刘元盯着这些资料,面部透着愤恨的表情说道。

  “放心吧,这事情一定帮你处理妥当。镇宁损失什么,我会让他也损失什么。今天我已经将他送入拘留室,想来今晚拘留室的生活就能让他付出一些皮毛代价。”孙局长很淡然的说道。似乎对于整一个人来说并不算得什么。

  刘元也只能点点头,此时的他能够做到的也就这些,对他来说,哪怕是那郭凯的命也抵不上他儿子的那颗睾丸。

  一夜无话。连云市依旧如往昔一般的运作着。

  而躺在拘留室内的我,也已经熟睡了过去。足足到了第二天七点,才被狱警给轰醒。当时对方就将我带离拘留室,直接就到了审问室内。

  审问室内已经坐着三个人,除了昨天的那两个之外,还有一个高瘦颇有气势的中年男子坐在中间。从身边那两警察的态度可以看出,此时绝对是个比较大的官。

  三双眼睛都看向我,尤其是中间那个中年男子,嘴上喊着一抹笑意的说:“看你脸上还有不少的血渍,昨天不会是被人打了吧?拘留室不好呆,可是监狱更可怕。若是你不如实所清楚,说不定下一次你进的可就是监狱了。”

  我自然不会说了,所以我再次装糊涂的说道:“我什么都没做,爱信不信。你们要是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那就拿出来。”

  我此时也没办法,只能跟这些人僵着。结果那个年轻的警察见我还是这个态度,当即就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随手就是一个耳光甩在了我的脸上。

  “警察动手打人,而且我还不是犯人吧?我要告你。”当即我也扯开话题,跟这些人啰嗦起来。坐在中间的那个中年男子当时就笑着说:“你确定警察打过人?你这耳光是拘留那些犯人打的吧?”

  “给我打,打到他承认为止。”中年男子随即对着年轻警察喝道。

  那年轻警察顿了顿,也没犹豫,跟着就给了我一脚,将我整个人踢倒在地。紧跟着拳脚连续砸在我的身上。

  毕竟是成年人,尤其还是练过身手的警察。每一拳脚都比学生要重很多。仅仅打了我五下,我感觉比昨天在拘留室受伤的伤还要严重,我整个人不断的在地上打滚,连喊痛的声音都叫不出来。

  这时那中年男子这才挥手示意住手,然后看着我说:“这些伤也是拘留室内的人打的。只要你不招供,你的待遇会每天加倍。”

  虽然我对警察很没好感,可是我没想到这些警察竟然明目张胆的打人。当时我就说他们没资格拘留我。

  “有没资格那是我说了算。你的证据虽然还不是很全,可是也已经达到拘捕的条件了。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给你加餐,直到你承认为止。”那个中年男子嘴上挂着一抹微笑,可是此时给人看来却让人尤为的阴险。

  当中年男子离开之后,这两警察也没在审问我,直接就将我又拖进了拘留室内关着。我趴在拘留室内的地板上大喘着粗气,全身的疼痛使的我没有了半点力气。

  “兄弟,你被打呢?”就在我趴在地上休息的时候,昨天跟我打架的那个带头男子走了过来。

  虽然昨天打了一场,不过见对方好声好气,我也随即点点头。

  “是不是那些臭警察干的?那些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看着就恶心。”他随即义愤填膺的说道。

  。*更$新`‘最◎快$上X◇酷匠`网{

  跟着他就将余申给招呼过来,然后对余申说了一句:“给我躺在地上,给这兄弟当枕头。快点。”

  余申见那男的这般说,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躺了下来,反正挺没骨气的。

  不过我却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兄弟,昨天不打不相识。我挺佩服你的,一打四还把我们给弄倒了。我没什么恶意,以后你只要在这房间内,绝对没人敢动你,动你就是跟我过不去。”那个男子可能以为我对他还有敌意吧,随即连忙解释道。

  我看了看余申那不成器的样,不过又想到余叶。随即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自然认你这个朋友。这里我也拜托一件事,以后能不能不欺负他,算给我个面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