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黄子波也站了起来,说:“我也觉得咱们得长长志气。可不能被其他班级看扁了。我支持凯哥成为我们班的扛把子,我也相信他能够让咱们班站起来。”

  “就冲刚刚郭凯的那番话,我也支持。”

  “我也支持”

  ………………

  一个接一个的人开始回应,至于一些没说话的,我也没管他们支不支持。毕竟谁也做不到让人完全服众,一切都只能是日久见人心,以后才知道。

  但至少现在五班内已经承认了我是新的扛把子。谈不上开心与否,更多的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我看向黄子波,对方也开心冲我笑了笑。唯有张羽晨撇撇嘴,有些不太高兴的瞪了我一眼。

  这时张天宇慢慢爬了起来,看着我说:“郭凯,你取消保护费制度,是跟整个初三作对,跟整个学校的扛把子作对。你完蛋了。”

  我没想到对方现在还敢说这话,当时我就朝着他走了过去,吓的张天宇连忙后退。我也没继续拿他怎么样,而是盯着他,目光凌厉地说:“只是一个班取消保护费制度而已,而且保护费拿不拿也跟其他班的扛把子没关系,他们管不到那么宽。你不需要唬我。若我是你,从现在开始就乖乖的。想在五班呆下去,以后别做出什么对班级不利的事情。”

  马上也要上课了,所以我立即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张羽晨没好气的说:“那些人明明是我打的多,怎么风头反而被你给出尽了。我不服气。”

  “额”

  我顿时汗颜。

  这时黄子波也从隔壁桌靠了过来,笑着说:“老四,你别怨了。凯哥用的是智慧。你上讲台你能说的这么好吗?他们会听你的吗?估计你上讲台的第一句话不是打就是杀,你看谁吃饱撑着跟你混啊。当扛把子的要用脑。”

  张羽晨见黄子波这么说了,摇了摇头叹口气说:“我不就埋怨一下嘛,又不是真的不爽。既然都投票了,那以后凯哥就是咱们老大。不过一年后,我一定要做回老大的位置。”

  我笑了笑没说话,黄子波也没继续说。余叶则是在我转头的时候冲我笑了笑,脸上带着一丝崇拜。

  第一节课老师竟然没来,本来我是打算自己自习的。结果黄子波坐过来,说:“凯哥,有个事还没跟你说了。”

  我问他什么事情。

  “二中在两年前,也就是咱们初中部成立的时候有了一个规定。就是每一届的初三,高一,高二都会举办一次年段的争霸赛。争霸赛的人员就是各班的扛把子,以及一些比较狠的角色。大家报名,打擂台赛。”

  我说这有什么用?

  “当然是有用的。你该知道二中高中部每一个年段都有一个老大。而这个老大怎么来的?自然是实力强者被推上老大宝座。至于谁势力强,就得用一个平台来展示了。无疑这个争霸赛就是一个平台。初三的人争夺的即将踏入高一的老大之位。高一的人争夺的是即将踏入高二的老大之位,以此类推。”黄子波说道。

  张羽晨听闻,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了。当时就说:“那我如果将咱们初三的人挑一遍,岂不是就成为下学期高一年段的老大了?这不是比班级的扛把子还要更拉风?”

  我摇摇头,不用想也知道张羽晨又开始不安分了。不过黄子波却说:“才不是了。你是五班的人,你一旦出战,代表的是替五班出战。你的成绩其实是算在五班的扛把子身上的。也就是说,哪个班的狠人多无疑是标志着那个班强于其他班,那个班的扛把子才有资格成为年段的老大。”

  “那岂不是说我即使打遍初三无敌手,我也是为凯哥而战了?”张羽晨瞪大了眼睛说道。

  黄子波点点头,然后又说:“你想要成为年段老大也不是不可能。要么你就将凯哥给赶下台,取代了他的位置,要么你去其他班,成为其他班的扛把子,然后代表那个班出战。”

  见黄子波出的鬼主意,张羽晨想揍黄子波,不过最后又收回了手说:“我至于为了一个年段老大的位置跟自己的兄弟过不去嘛,算了,我还是不争了。不过打架还是要打的,怎么样也得将初三打遍无敌手,我想这个效果也足够让其他人重视我吧。”

  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很快一节课就过去。课间,只见姜海龙走了进来。他身边跟着两个人,走进来的样子挺酷的。尤其是他那身健壮的肌肉,行走间有种猛如虎的气势。

  对方走进来扫了一眼班级,立即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我这桌。不过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看向张羽晨的。随后他便微笑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张兄弟,中午说好下午聊聊的。见你没来我班上,我也只好过来找你了。”姜海龙微笑着说道。

  张羽晨挺淡定的,随即就说:“咱们有啥好聊的,我一般不和男的聊人生。”

  酷H匠网U●首☆发t|

  “哈哈,张兄弟说话就是幽默。”姜海龙倒也没生气,反倒是笑着说道。

  班上的其他人没走过来,他们应该都认识姜海龙这个作为初三的一个风云人物。我也没坑声,我倒是想知道对方来的目的。至于聊天,我还真不信。

  “我一直都很幽默。对了,你女朋友挺漂亮的,要不咱们聊聊她如何?”张羽晨毫不避讳的说道。

  反正这话倒是挺得罪人的,若是我,我也受不了。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姜海龙随即一愣,不过也没露出愤怒之色,反而带着微笑说:“怎么?张兄弟是看上李晴了?也对,我女朋友本来就漂亮。要是没人喜欢,那岂不是说明我的眼光问题了。不过她可是我女友,张兄弟可别乱打主意。”

  “哈哈,我也就开玩笑。我张羽晨哪里是抢别人女朋友的人呢?”张羽晨说道。

  我心里暗自嘀咕,貌似张羽晨一直都在想着给有夫之妇松松土来着。不过想归想,我自然不会拆自己人的台。不过我倒是对姜海龙有了新的看法。

  此人确实不简单,不仅是传言的武力值高,而且挺有头脑的。对方没有被张羽晨的话恼怒,绝不是对方胆怯。显然,姜海龙是有目的来的,而且这个目的还不小,否则不会容忍张羽晨乱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