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我不相信,毕竟我此时已经到了第一实验中学的学校范围。要知道第一中学的周围治安还是很不错的。

  更mK新~最%快/上^酷.‘匠网*

  在加上进出的都是学生,哪可能身上有几个钱。就算抢劫也要去大商场吧,抢劫学生,尤其是一看我这身地摊货的衣服,也不想像是个富二代吧。

  不过此时唯一害怕的还是苏瑾萱。当她听到对方喊出抢劫二字的时候,已经吓的脸色苍白,躲到我身后。

  我不知道这两个是什么人。不过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些人是刘镇宁找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在毁了我名声之后,在将我也给弄进医院。这也算是最狠的报复了。

  当然,也不排除有脑残抢劫的可能。于是我就掏了掏口袋,身上还有几十块钱全部都拿了出来,说:“我只有这么多强,你要就拿去吧。”

  苏瑾萱也立即从口袋拿出两百多块,甚至连自己的手机都掏了出去,畏惧的说:“我们就这么多了,两位大哥,你拿去吧。”

  那两人看了一眼我们手中的钱,我发现他们的眼神中并没有半点贪婪之色。反而是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妈的,就这点钱就想打发我们。看来我们也只能动手抢了。”

  说着,两个人举刀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当时我也高度紧张起来。对方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二十多岁的青年,我也不太相信自己能够打的过他们。

  至于跑,我也跑不了。毕竟苏瑾萱还在我身边,我要是跑了岂不是抛下了苏瑾萱。

  当时我就沉着脸,凝重的说了一句:“你们不是抢劫的吧?估计是目的还是为了对付我,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刘镇宁叫来人的人。既然要对付我,那跟我身边的女生没有关系,你们让她走,这样如何?”

  “刘镇宁?”那两人有些疑惑,似乎不认识刘镇宁。

  我当时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难道真不是刘镇宁叫来的人?可是不是刘镇宁,我貌似也没得罪过谁,值得拿刀来学校围堵我。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两人的演技好,而且这也一直符合刘镇宁的阴险性格。

  不过不管今天到底是谁想对付我,无疑现在的我是危险了。但我还不得不考虑身边的苏瑾萱。我可不想她也跟着被连累。

  “小子,别在忽悠我。想拖延时间嘛?没有的,给我抢的衣兜。”其中一个男子厉声喝道。

  跟着两把刀子齐齐刺向我的手臂,同时另一只手就掏向我的衣服袋子。还真像是要抢劫我的样子。

  苏瑾萱此时尖叫起来,大喊着救命抢劫之类的话。不过此时学校门口外还真没人,但即使真有人,我想他们也就绕道走,会多管闲事的人真不多。

  我也来不及犹豫直接一脚踢出,就想将他们击退开。不过让我失望的是,他们见我一脚过来竟然没有半点退避的意思,刀子依旧刺了过来。

  双拳难敌四手,我一脚也最多能踢中一个人,另一个人的刀子依旧会划在我的手臂上。随即我双臂立即后缩,同时用着手臂上绑着铅块的位置挡向对方的刀子。

  “嗤”

  两把刀有惊无险的刺在了铅块上。当时我就看向那两人诧异的眼神。不过紧跟着,还不等我庆幸,他们的刀子一个转向又对着我的另一只胳膊刺了过来。

  速度真心的快,感觉是练过的。只是当时也有些纳闷,为什么他们只刺向我的手臂。若是刺我的小腹和心脏,估计我也难以招架的住。

  难道是怕弄出人命?只是为了教训我一番?

  若是如此的话,我也懒得反抗,毕竟在拖下去,我还是要被压制着的。

  果不其然,这两人的刀再次划向我的手时,我已经挡不住了。当回事我就感觉到冰凉的刀锋划我的手臂,微微刺痛之后,鲜红的血液自我的手臂流出。

  “啊,郭凯。”

  苏瑾萱哪里见过这么骇人的场面,当时又是尖叫声。只是跟着那两人的动作却让我不解了。他们在一击得手之后并没有继续攻击,反而是转身朝着暗处跑着离开。

  就这么放过我了?他们也只是将我的手臂划出一道口子而已。这伤虽然见血,可也不至于很重吧。我还以为今天得被打进医院了。却不想就这么放过我了。

  是他们见血怕了?可是也不像吧,他们的眼神没有半点害怕之色。而且他们离开的很默契,似乎就是一击得手就转身离开。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离开之后还是让得我松了一口气。若是将我弄进医院,那可就不好玩了。

  “郭凯你没事吧?我们快去医院。”苏瑾萱见那两人消失在周围之后,立即抓住我的手臂问我。

  我看了看他们消失在黑暗的方向,依旧猜不透突如其来的两个所谓“抢劫”人的目的。

  不过若是此时我看见他们离开之后立即将沾了血的刀子放在一个无菌塑料袋里的话会更加奇怪。

  我扭头看向身边的苏瑾萱。对方本就是一个文静弱小的女生,没被刚才的场景吓晕过去已经算是不错了。当时我就笑了笑,放松的说:“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我宿舍有药,稍微包扎一下就行。”

  “要不还是去医院打个破伤风针吧,万一出事怎么办。”苏瑾萱不放心的说道。

  我倒是不以为然,这伤确实不重,以前小时候在家还被生锈的刀子割过几次,不也没事嘛。我自然没那么娇贵了。

  “走吧,回学校去。今晚陪我走了一圈你也累了。”我对苏瑾萱说道。

  苏瑾萱竟然真不太在乎手上的伤,也没在强迫我,便乖乖的跟着走回了学校。本来我是想直接回宿舍的。却不想苏瑾萱却说她去我宿舍给我包扎,否则我一个手也没办法不扎。

  我看了看时间,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反正男生寝室管理还是比较松的,女生进来也是常有的。

  后来苏瑾萱替我包扎了之后便立即离开了我的宿舍。当即我也躺在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可在连云市的一所医院内,杨语琴躺在病床上,此时趁着病房没有人,她拿出手机立即打了一个电话。

  开口就说:“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照顾一个人,可以吗?”

  “琴姐,说吧,谁?”电话里传来一个男生温和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