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睛不知道该不该看向余叶,不看着她说话吧,也不习惯。看着吧,似乎非礼勿视。可问题是我都把别人上了,已经非礼了。

  “别遮遮掩掩不敢看我了。我们那个都干了,还有什么的。”余叶看着我那扭扭捏捏的样子随即说道。

  我想想也是,不过我看沙发上的那些残留物的时候,忍不住也看了余叶一眼。心跳忍不住加速了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特别是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和余叶在KTV疯狂。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男的第一次算不上珍贵,可想想也觉得总觉得对不起某人。

  “你还看,没看够啊。”余叶红着脸,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立即尴尬的起身站在一旁,连忙找自己的衣服穿上。挺冷的,毕竟是冬天,还是赤裸的。要不是KTV比较保暖,我非得被冻死不可。

  “扶我起来,我身体都被你压麻了。”余叶看着我说道。

  当即我就弯腰将余叶抱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的,此时我和余叶竟然没有想象中干了坏事而出现大吵大闹的样子。

  或许是余叶的镇定让我也镇定了不少吧。余叶开始穿着自己的衣服,而我则是想着昨晚冲进包厢的过程。

  太多记忆没有,唯一让我知道的就是自己被人打晕了,之后便发生了这事。随即我还是看向余叶,我知道余叶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

  “你怎么会来这?”我看向余叶。

  余叶叹了口气说:“我昨天下午放学离开学校,在路上被刘镇宁给绑了,他们将我弄晕,然后带进KTV的。其余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的太多。唯一就是我醒的比你早。当时我就看见你正在跟我那……….个。我推过你几次,你当时就跟野兽一样。我也猜到了一些,所以只能任由你来了。却没想到后来你竟然就那么趴在我身上睡了,我推又推不动。喊又不敢喊人,所以只能等你醒了才叫你。”

  一想到昨晚那宛如梦一般的春宵,我带着歉意的看向余叶。我知道自己这次是真对不起她。不管理由是什么,总之我是上了对方。

  只是此时我最为想不通的是刘镇宁费尽心思设局让我和余叶发生关系那又是为了什么?而且没有什么警察来啊。难道是想让我和余叶发生关系之后,好让我对余叶负责。他就有机会继续追程媛?

  这也不可能,程媛绝对不会喜欢刘镇宁的。那么刘镇宁做这些是什么。

  突然间我感觉有种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不过此时我也无暇想太多,而是看向余叶,我不知道怎么跟余叶交代。随即我就说了一句:“昨晚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

  余叶看着我,楞了几秒,突然间反笑着说:“这是我第一次听从男生口中说出这几个字。我一直觉得男的就是下体思考的动物,上之前各种花言巧语,发生之后就会找各种理由推卸责任。我还认为你会说这次是被陷害的,说不关你的事。”

  我说若是我推卸责任会怎么样?

  余叶苦笑着摇摇头,说:“还能怎么样?被上就被上了呗。难道我还告你强jian我不成?先不说我确实将你当成朋友。而且这次确实是刘镇宁陷害的。而且我也不是处女,没什么资格。反倒你是初哥吧。没想到我竟然还能碰到一个初哥,那也挺不错的。”

  “额”

  我没想到余叶的想法竟然这么先进开放,仿佛昨晚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邂逅。不过跟着余叶又说:“若是你真推卸责任,我只能对你的印象淡了不少。不过现在,你却主动说要承担责任,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喜欢你了怎么办?”

  听到余叶说喜欢我那几个字。我整个人随之一震。倒不是说我兴奋,而是我有些害怕。

  确实,我说了负责。那是我被逼无奈的选择,我也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可能够真不负责,我自然不想负责,毕竟我心里真没对余叶有什么想法。

  可对方这么一说,难道是打算让我负责了?若真是如此,我是不负责了,还是乖乖的负责了?

  就在我惶恐的时候,余叶还是一脸笑意的说:“别害怕嘛,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要负责也只是你良心上过意不去而已。我也知道我这种人配不上你,所以那也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而已。今天的事情就当时一场邂逅吧。反正我感觉不亏。”

  “对不起。”我还是感觉自己挺愧疚的。虽然余叶确实算不上什么贞洁烈女,可终究是个女生,我这玩了一夜qing,多少是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了。

  》酷{匠)网唯一“j正s=版,q其他Ra都1b是}盗版

  “好了,别提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刘镇宁的阴谋到底是什么我们都还不知道。”余叶说道。

  我点点头,立即就朝着门外走去。可是跟着我就听到余叶啊的一声叫起。只见余叶摔倒在地上。当时我连忙过去扶她,问她怎么了。

  “脚麻了还没恢复。而且我那里疼,昨晚你太…….”余叶有些羞涩的说道。

  我皱了皱眉,也不敢继续谈论下去,当即就蹲下身,示意她上我后背,我背她走。余叶也没犹豫,直接就趴在我的背上。

  我这才将她背起走出了KTV。期间倒是没人惊讶怀疑,毕竟我们现在的样子只是给人看成是一对亲密的情侣而已。

  殊不知他们很淡定,我却极不淡定。我感觉自己就像做了贼似的。不过我在忐忑着的时候,我背上的余叶却露出极为甜蜜的微笑。

  此时的余叶确实没半点伤心。因为突然间她发现这个男人似乎和自己以前碰到的男人要不同。虽然今天她跟对方发生了关系,可也足以证明对方关心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呢?

  倘若他不在乎她,当刘镇宁发短信的时候,他大可不来也就没事了。而且发生关系之后能够说负责两个字,这绝对不是每个男人都敢开口的。仅仅这两点就对余叶来说足够了。或许是她没有碰到更好的男人吧。

  不过此时的余叶跟着眼神又暗淡了不少,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自己,自己也配不上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