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我感觉余叶每说一句话都带有着不同的含义。我随即就问了一句,我说跟我混,我有什么好处了,女生貌似也不能打架吧。

  ^g酷5…匠4网3)首$(发|

  “那你想我干什么?今晚要不出去过夜?”余叶笑脸盈盈的说道。那模样,我感觉越看越受不了。

  不得不说,我跟余叶呆在一起,心脏病都有可能犯了,真是太刺激心脏了。

  “好了,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虽然我不介意一ye情,可我也不是跟谁都愿意来的。至少你还没那资格。“余叶说道。

  虽然我也没打算跟余叶那啥,可对方那句话明显有些不看好我的意思。我说谁有资格,难道刘镇宁?

  余叶也没隐瞒,说现在的刘镇宁确实比我要强的多,最主要的是有背景,这时代什么不看背景了,难道真的看潜力股吗?若是等潜力股真的发展起来的话,那也是十几年之后,女生的花样年华也就几年,所以等不起潜力股的成长。

  我不由的苦笑,现在的时代确实如此,不少女生也确实如此思考的。

  我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为何跟刘镇宁混在一起?若是没猜错,你跟她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吧?他是什么人你该知道,完全是利用你而已。”

  “我自然知道,只是我何尝不是利用她了。算不上什么感情吧,纯粹是一种交易。我需要他帮忙,所以我能给的也就是自己的身体而已。别看我多么光鲜亮丽,你知道我在繁荣的汽车站附近住,是不是觉得我家里挺有钱了?其实很多事情别人根本不知道。。”余叶有些感慨的说道。

  我能够看出余叶似乎经历过不少事情,虽然为人挺开放的,可也看出她的沉稳以及锐利的眼光,而且也极为聪明。比如今天我一打电话给她,她就能猜到我的目的,可想而知,对方在头脑方面真不差。而且她今天帮我,无疑也是想我欠她一个人情,对方也算是在我身上下了赌注。

  我和刘镇宁无论争斗的最终结果如何,对她来说都没有损失,因为胜利的一方无疑代表着她倾倒的一方。

  “走吧,我送你回家吧,现在也十点半了。我还得回宿舍。”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春季,寝室楼关门是十一点,所以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余叶也没在跟我多聊,只是含笑着说一句:“要是你肯每天请我喝奶茶我是不介意的。”

  我摇摇头,这要是让我每天请一次,我还真没那钱。两杯杯奶茶也要十多块,外加点一些零食,一顿下来我们俩也得花三十左右。貌似我兼职一个晚上也才六十块钱吧,这可真是亏大了。

  见我没说话,余叶反倒是喜欢逗我了,又跟着说了一句:“你确定不请我吃麻辣烫?深夜了,这可是好时机。”

  “我擦”我感觉真要奔溃了。

  余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方完全是拿我开涮。想不到我一直逗苏瑾萱玩,没想到反而被余叶给逗。

  我白了她一眼,便护送着她往她家走出。其实送不送也没关系,也就三分钟的路程,不过毕竟对方是女生,我多少也得表现的风度一些。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和余叶走出奶茶大约一百多米的时候。我竟然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余叶她哥余申。

  此时的余申似乎也刚刚去哪嗨了回来,走路微微有点飘。他身边还跟着两个男的。当我们面对面相视的时候,余申顿时就没了之前的笑容,而是指着我骂了一句:“小子是你?”

  “哥,你干嘛呢?还不回家?”余叶看到余申那有些醉态的样子,似乎很生气。

  这时余申也看向余叶,随即是说了一句:“你怎么跟这小子在一起?他上次还打了我,是咱们的仇人。”

  我对余申可真没点好感,要不是当初余叶求我,那次我真可能将他打进医院不可。

  “鸿哥,南哥。就这小子在上个月打过我。当时小弟还不认识你们,要是当时有你们罩着,这小子也不敢打我。现在这小子竟然正好被我碰到。你们能不能出手帮我对付他。”余申随即对着身边的两个男子说道。

  这时我的余光却正好扫到了余申身边的那两个男子身上。

  那两个男的年龄应该比余申大,估计也有十七八岁吧。此时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余叶,尤其是余叶的穿着本来就性感,那两人的眼神绝对算不上好。

  “哥,咱们回去。别说了,上次要不是你的错,郭凯能打你嘛,而且要不是我求他,你还不得被打个半死。”余叶见状,立即走到余申身边,拖拽着他朝着前面走。不过毕竟是男生,以余叶的力气怎么可能拖的动。

  那两个男的没回答余申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这小美女是你妹妹?长的真漂亮,你要是早跟我说你有妹妹,出去玩的时候,我也会带上你妹妹,大家一起吃饭唱歌……”

  余申此时似乎很仇恨的看着我,见那两男的问这事,自然不敢怠慢的说:“那多谢鸿哥了。鸿哥,这小子的事情……..”

  那个被余申叫做鸿哥的男子挺高大的,至少在他们三人中算是最高大的,尤其是脖子上还有一道挺长的疤,长的倒是挺吓人的。

  他看向我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跟着就很爽快的拍了一下余申的肩膀说:“既然他敢动兄弟你,哥哥我帮你教训一顿。”

  “哥,住手。你和郭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何必在闹大。”余叶挡在我的身前,焦急的说道。

  余申似乎很不高兴,当即就抓住余叶的手臂,将余叶甩到了一旁,愤怒的说:“你怎么帮那小子说话。你哥我被打,这仇能不报吗?何况有鸿哥在。你可别说你喜欢这小子。我可坚决不同意,敢打我,还想泡我妹。怎么可能。”

  “是啊,你妹妹可不能给他泡了。现在我也很看他不爽,正好拿这小子活动一下筋骨。”那个叫鸿哥的男子盯着我,眼睛闪过一丝嫉妒和阴冷。

  “对,鸿哥,帮我干他。”余申又说了一句。

  我此时的脸也随之沉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大家记着每天投撸撸票和签到领取免费的挖掘机啊。